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胡敏 > 学术观点

胡敏:三大运营商宽带提速降费只是一个开始

作者:胡敏  时间:2015-05-17

  

  在上周五下午,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同时宣布宽带提速降费方案,这是落实上周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促进宽带网络提速降费”的五项措施的一项具体行动,也为国内广大电信消费者长期诟病的我国电信“网速慢、资费高”问题打开了通道。 

  资费高、网速慢是国内电信用户对我国宽带服务投诉最多的问题。近几年许多互联网企业也一直诘责国内主要运营商资费太高严重制约了企业的发展。为了回应社会的普遍诉求,李克强总理今年以来已经连续三次督促宽带提速降费。早在今年3月5日,总理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的经济、农业界联组讨论时就提出,“有些发展中国家的网速都比北京快”。在4月14日在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对于与会者“流量费太高了”的反映,李克强又要求有关部门负责人尽快研究把宽带流量费降下来的方案。到上周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上,国务院部署推出“促进宽带网络提速降费”的五项措施,总理指出,降低网费和流量费,这不是政府的决定,而是“不降不行”的市场选择。一个大国总理就一项具体商业运行中的问题三番五次提出具体要求,亲自推动问题的解决,这还不多见,可见这是一个“民生关切、问题集中、梗阻较多”的大问题。 

  在信息技术特别是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中国已经是网民数量和手机拥有数量的世界第一大国,尤其是当前我国各行各业都在拥抱“互联网+”时代,但目前我国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建设却远远滞后于经济提质增效和“互联网+”产业的发展需要。业界人士就指出,国内无论固网宽带还是移动宽带,网速与欧美国家相比有明显差距,比如,固网宽带落后美国约五年,移动宽带落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约四年。诟病最多的还是,由于几大运营商处于的“垄断地位”,其电信业服务能力也与“互联网+”时代的市场需求存在巨大落差。问题最后就聚焦在 

  “资费高、网速慢”这个我国电信业最具争议的两大话题上。 

  事实上,这几年我国电信业三大运营商的竞争十分剧烈,价格战频发,资费客观上一直在下降,但缘何“网速慢、资费贵”现象仍屡遭吐槽呢,其根源不仅涉及到技术创新进程,更涉及到国有电信企业的全面改革和体制机制的进一步创新,以及促进市场公平竞争的电信法律法制尚需弥补“短板”。目前资费偏高、网速慢问题,与4G网络发展、宽带的普及覆盖程度和运营商摊平前期大量基础设施建设成本相关联。与国外电信业一个很大不同的是,国内电信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又受到管理体制的束缚,网络经营有着不同的市场主体而却有着血缘关系,并未展开实质性的竞争。与此同时,运营商既要保证持续的盈利能力,有着监管部门严格的关键绩效指标(KPI)考核制度,又要顾及社会公共事业而投入巨大的建设成本,但受制于政策因素其发展驱动力普遍不足,企业和个人回报却十分有限,由此也导致电信行业营收模式单一,主要集中在短信、语音、流量等管道型收入上,增值服务收入低,业务模式缺乏创新,等等。 

  虽然这次在民间强烈呼吁和总理直接以行政命令方式的推动下,三大运营商客观上是一种网速的“被提升”和资费的“被降价”,但烦冗的计费方式太让消费者“云里雾里”,虽然有所受惠但颇感一种运营商的“自不情愿”。不过,工信部门和电信运营商必须明白的是,网络生态不仅事关网民的网络体验,也与宏观经济联系到了一起。中央政府的思路已经非常清晰:若网费贵、网速慢的问题不解决,中国“互联网+”就难以形成引擎效应和财富效应;只有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促进提速降费,才可以降低创业创新成本、为“互联网+”行动提供有力支撑,并进一步拉动有效投资和消费、培育发展新动能。因此,网络降价提速是大趋势,目前三大运营商提速降价还只是个开始。 

      以网络降价提速为始,进一步促进我国电信业改革和电信行业的充分竞争,是一个根本。首先,当务之急是要切实降低运营商网络运营成本。有关部门要厘清运营商的公益与非公益之间的差别,目前三大运营商作为国有企业承担着公共服务职能,运营商必须加快网络建设和尽快降低资费以让更多的消费者获益,但又要促进电信企业做强做大,国家需要通过扶持政策和加快像基站、铁塔公司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化解运营商成本压力。其次,要变革现有的对运营商的考核体制,对现存的考核机制要做深入的分析,把阻碍运营商运营的相关制度废除,迅速建立适合现代通讯市场系统运营的新体制。再次,作为电信运营商传统业务收入已经下滑,必须要加快向流量经营转型,通过创新实现流量多元化模式,增强电信增值服务盈利能力。更主要的,是健全电信市场活力,通过完善法律体系,促进电信法建规立制,加快基础电信服务开放步伐,形成有序的电信市场竞争,解决供给不足和差异化竞争不足的问题。资费贵与市场竞争不足直接相关,因此要加大在信息基础建设、网络服务供应方面的民资引入,让民资能进得来、活下来又能竞争起来。 

  李克强总理说,提网速降资费是市场选择。更深一层意思是,推进电信市场开放和公平竞争,这是最大的市场,也是中国电信行业的发展潜力和巨大所在,空间也很大。理解了这一点,三大运营商乃至于整个电信业就真正走出了发展的“最先一公里”。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