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贾康 > 学术观点

贾康:关于改革

作者:贾康  时间:2016-08-04

 

  现在这个阶段,我们是处在矛盾凸显的压力之下,在经济下行的严峻局面之下,确实从决策上来说要特别注意处理好克强总理所说的区间问题。我理解,在运行上过得去的区间底线一定必须托住的情况,目的就在于要防止经济问题政治化。很明显,中国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后,矛盾凸显中“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社会心态,很容易把一些事情弄过界,我们可称为经济问题政治化。底线是一定要守的,所以区间的概念是要作很实质的理解与慎重把握的。

  从积极的角度来说,咱们现在是要把每一个年度的调控和中长期的追求对接起来,这就是三中全会的文件给出带有顶层规划性质的60条以后,时间表上要求:2020年改革要取得决定性成果。现看来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指标上没有什么悬念,但全面改革取得决定性成果是很有难度的,时不我待,现在只有通过托住底线,使社会生活在区间之内有一个过得去的环境,同时抓住领导人所强调的“关键一招”、“致胜法宝”,一定要让改革符合这个时间表的要求,否则仅是全面小康已无太大意义,因为那还只是“中国梦”的一个中间节点,再向前一定要依靠改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威胁,这关系到国家前途、民族命运。克强总理上任时说别无选择、再深的水也要蹚的改革任务,就是面对这种攻坚克难的历史考验。

  三中全会之后,看得到一系列改革决心和魄力的体现。第一个由政治局正式审批通过的改革方案是财税配套改革,它对应着三中全会所说的实现现代国家治理、打造现代市场体系要以现代财政制度作为基础和重要支柱这个逻辑。

  财税改革方案通过之后,很快跟着有公车改革,是多少年不敢动的难题——1998年前后就研究这个方案了,这么多年了,有人说朱总理都没有敢干的事情现在终于下决心干了,但是现在看起来难度是非常大的。2015年公车改革上地方和事业单位必须跟进,看看怎么跟。现在规定地方各个层级的一把手可以继续配专车,另还留有机动车,那么一把手配专车,副手们是否会心照不宣地把机动车变成变相专车,这是有可能的。

  户籍改革思路已说得前所未有地清楚,但是一线城市还不得不实行最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跟很多人的预期有差异,必须要处理这些矛盾与难题。

  农村土地制度流转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改革项目,确实是很棘手的问题,现在很难一下突破。比如小产权房的事情,大家还看得扑朔迷离。我们认为深圳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工作。深圳是通过两轮举措,把所有的土地归在国有框架里面,那里法律上已不存在农村集体土地的概念,但原住民的利益怎么处理?深圳是一步一步推着来,以“两层谈判”来渐进解决,如果最后把利益摆平,就是一个国有制平台,还存在的农地是按永佃制来处理的——保留基本农田之外,其他的生产要素流动和土地市场的交易局面就能充分打开了,所以我们已专门写了长篇的研究报告。

  上面这些看得出来都是值得肯定的进展。其后,四中全会破题司法改革,削减地方司法管辖权,现在已经开始动真格的了,怎么往前走,涉及到财税体制中本来逻辑上讲应该做的先明确各级事权,但是三大财税改革方案中形式安排是把这一棘手问题排在最后一方面了。

  司法管辖权按照现在推进的改革试点,是要往垂直系统改。后面还有一系列看不清楚的事,金融改革今年说得很清楚,存款保险制,利率市场化最后的临门一脚,以及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一大批小的金融机构、村镇银行、社区银行都要建等等,这些动作可以说是很大的。现在,有学者提出了反对意见,比如关于资本项目可兑换,还有投融资,还有PPP机制创新的改革。我认为作为重点和攻关的不确定性还是不可忽视,现在提到2015年是改革关键之年,2015年之后对接的是2016年,中央提的财税配套改革2016年在重点的、基本事项上必须取得决定成果,那么财税改革的重点和基本事情必须就在今后一年多内做出来,再往后推进是整个财税改革、全面改革在60条部署下,2020年必须取得决定性成果。内部听到的是,中央领导表示2017年之前该做的事情都得做出来。这种时不我待的形势之下,改革攻坚克难的时间太紧了,现在就要进入2015年第二季度了,然后是2016年财税改革该做的事要见眉目,现在见到什么眉目了?光税制改革的六大重点就很有问题,改革时间表显示营改增今年一定要全覆盖,开始说得很确定,现在基调没变,但已经不用特别确定的说法了。

  六项税制改革的另外三项,今年根本就不可能动作,立法先行还看不到动静。再往后面说,现在有一个很值得重视的迹象,就是电力改革开始有密级文件出来了,我还没有看到,但是听说了,媒体上已经在讨论电力改革。其实12年以前的5号文件就定了框架,现在听到的说法现方案只是售电侧的改革比原来宽一点,放开两头的原则重复了一下,力度到底怎么样让人怀疑,还是没有达到12年前5号文件的决心和力度,如果这方面这么小碎步地走,就可能糟蹋了一次机会——前面好不容易下决心推出的煤炭资源税改革后面,应该顺理成章理顺产业链,比价关系、价格形成机制应该一起改,要使电力产品回归商品属性,产生竞争性、选择性,激活整个资源产品、能源产品层面的潜力,实现资源、能源层面上的新一轮价、税、财配套改革,本来这个逻辑是清楚的,如果把它轻描淡写敷衍过去的话,是非常可惜的。

  再有,三中全会非常明确地写了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如果现在六项税制改革前三项有交待,后三项等待立法,那还无从操作提高直接税比重这个事,因为后三项里有两个直接税,一个是房地产税,一个是个人所得税,个人所得税里面低端的要降税,高端要增税,关键是综合机制等等,这些事情都无从谈起。就一年多的时间,我看得越来越迷茫,这个事情到底怎么符合中央时间表的要求。

  还有反腐的问题,王岐山同志有个说法,“以治标换治本”,我觉得这个意思能领会,但以治标换治本的反腐怎么推进,现在看的也相当迷茫。现在,为官不为的精神状态大家都看到了,有这么多的紧迫任务,有这么窄的区间制约,有这样复杂的问题,如果在这方面还特别强调不得抢跑,讲规矩,继续鼓励摸着石头过河就等于是空话了,任何一个动作可能被解读为抢跑,大家都别动。发个小牢骚可能都会出事,再加上思想界的不可调和,大家好象都要拼个你死我活,动不动就壁垒分明,告起状来谁都不依不饶。

  总书记在博鳌论坛上的讲话精神我觉得是很重要的,摒弃你输我赢的旧思维,我觉得对内也适用。现代国家治理就是包容性发展,包容性发展就得讲摒弃旧思维。如果按照现在的社会环境和心态,官场、社会一起落到没法和走向共和去对接的状态了。大家都心照不宣,互相提防,互相揣摩观望,这个事情就比较麻烦,这和改革的大环境、和改革走势确实是有关系的。现在大家似乎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要加点引导和定力改革才能乘势发展。

  有些事情我不能理解,比如人口政策已看得这么清楚,无非就是放开二胎并稍微调整一下计生委,计生委的人也不会失业,怎么就不敢动,我就不明白这个事。放开二胎只涉及现在体制内一亿多人口里那几千万适龄人,放开了他们也不会一起生孩子,人口增加的效应确实到20年以后才能体现出人口结构的优化,才能顶上人口红利的对冲,但是短期内是扩大内需,并缓解“失独”等社会焦虑,是很得人心、马上得分的一张好牌,但看得这么明白的事情都这么费劲,其他的事情大家就更没信心了。

  我借此谈谈感受,如果对这些事能够在研究方面做一些推动就有点意义了。我就说这些。

  (本文为2015年一季度内部讨论速记稿)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