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贾康 > 访谈

贾康:房地产税就是抽肥补瘦 在2016年前后会见眉目

作者:佚名  时间:2014-07-03

  CCTV2《央视财经评论》:个税 房产税 企业税 如何改?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方案明确提出,在预算改革、税制改革、中央和地方事权以及支出责任划分等三方面推进改革,在2016年之前完成基本的重点工作和任务,2020年基本建立现代财政制度。那么,财税体制改革会对老百姓的经济生活带来怎样的影响?税收变化会直接影响到哪些行业、企业?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财税体制改革步入快车道,个税、房产税、企业税,如何改?

  6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财税体制改革被视为中国改革路上难啃的“硬骨头”,经济社会发展诸多难题的破解都与之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也成为中国新一轮改革向深水区攻坚的重点。

  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将重点推进三个方面的改革:

  第一,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加快建立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现代预算制度;第二,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建立有利于科学发展、社会公平、市场统一的税收制度体系;第三,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间财政关系,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

  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要在2016年基本完成重点工作和任务,2020年基本建立现代财政制度。作为深化税制改革的重头戏。

  贾康:财税体制改革关乎千家万户的利益

  实际上现在越来越多的纳税人意识上升以后,他知道我们消费品里边包括增殖税、营业税这样的流转税。比如有人说馒头里原来还有税,我中秋节买的月饼里还有税。当然,有些人听了以后还很气愤,这是间接税和老百姓生活要发生的关系。

  直接税那就可能更有感受了,比如现在很多人要交个人所得税,或者说预期我工作一段时间,我收入上到什么水平以后,要交个人所得税,这是跟老百姓关系很直接的一种直接税。还有就是,现在大家更多关心房地产税,以后在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这个进程中间,可能有不少的家庭作为纳税人,也要有这个税的问题。这就是和千家万户的利益,必然要产生大家会看重的关联。

  张鸿:财政体制改革要让我们纳税人做主人的概念越来越清晰

  我看到这个方案的新闻出来以后,我看很多女性朋友在网上说,说以后消费税要改了,一般消费品,可能化妆品,洗发水什么的,可能消费税就免了,只有奢侈品才交,消费品有30%。具体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他们会怎么样?但是在我看来,就是我们这个改革方案总体这样的一个框架出来,最大的意义不在于说我是不是少交点儿税,或者说是不是多交点儿税。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那这个改革其实是特别大的一个抓手。

  我们要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深化改革首先基础是什么?是钱。怎么分配钱,怎么花钱?这个里边其实有约束,无论是预算,还是税收的改革,其实都是约束。你看预算,我们以后就透明了。你就能看得见,家里的柴米油盐的这个钱怎么来,怎么花掉它,是我们是可以看得见的。那这个比我们今天是不是少花点儿钱,是不是少挣点儿钱,要重要得多。所以我们要更多的参与到我们的整个预算体系,我们的财政、税务这样的一个体系当中来。我觉得这个才是,纳税人的这个概念,就是我们做主人的概念才会越来越清晰。

  贾康:政府要提供老百姓尽可能满意的公共服务 首先要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

  现代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是财政,那财政处理的什么事情呢?非常简要地说,它首先表现为钱从哪里来,跟着要问用到哪里去。这样一个公共资源的配置表现,钱从哪里来?最主要的这个政策上面运用工具是税收,税收要占财政收入的90%以上的比重。那这个税收又联系到千家万户。那么在具体的税收产生的支柱作用上面,首先它要满足我们各级政府履行职能的需要,政府是要为老百姓办实事,给老百姓的美好生活来添砖加瓦,提供老百姓尽可能满意的公共服务。这是政府职能要履行的,哪个事情要把它做实,都离不开一个财力后盾,就是钱的问题,所以首先要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

  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钱在筹集的过程中间,这个税还会产生调节作用,不同税种的调节作用还要分别来具体考虑。有的税种更多的是筹集收入的功能,有的税种可能更多的是调节收入的功能。它在这里边我们称为再分配的一种调节,实际上是在整个社会里还要起点儿抽肥补瘦,来增进整个社会和谐度的再分配作用。

  贾康:房地产税就是抽肥补瘦 在2016年前后会见眉目

  现在房地产税要加快立法,那么它在以后要通过立法,然后正式推行的税制的运行中间,首先给地方政府形成地方税体系里面的有望逐渐成为支柱的这样一个税收来源,在未来有可能在很多地方政府的辖区之内,这还是个主力的财源。

  那么,有多套房,住豪宅的人的支付能力比较强,那么他应该给我们的财政公库,我们国家金库多做点儿贡献。他多做贡献的时候,对他来说不伤筋动骨,因为他比较富裕,他是在自己享受的层面让出一些利益。从全社会来说,这样一种所谓抽肥补瘦,让有支付能力的社会成员多交一些税,比如在房地产税上,他多承担一些纳税义务,同时政府手里的钱可以再转回来,用到哪里去呢?加快保障房建设,扶助弱势群体,推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现在的房地产税就有一个很明确的说法,加快立法,如果按照前面时间表说,2016年,我们重大的事项上要见眉目的话,那么我的理解就是那是不是房产税,它作为一个应该称得上重大事项的改革任务,那么能不能够按这个理解,2016年前后应该见到眉目。

  张鸿:财税改革还涉及中央和地方势权和财权的重新分配

  它其实这也是一个抓手,它其实提到的不是财税改革,它提到的是整个宏观经济的结构和经济发展更科学。所以我们通过财税这样的一个调整,包括富人和穷人之间的这样一个平衡,还有富地区和穷地区这样的一个转移支付,所以第三点就是这个任务,就是中央和地方势权和财权的一个重新分配。

  其实,我们看到一个一个小的税种,比如说营改增,其实我们最后要达到的目的,都不是单纯的税收的目的,或多拿点儿钱,少拿点儿钱的目的,是一个产业升级的目的背后。比如说我们的资源税,或者环境这样的税费,它其实是产业结构调整的目的。比如你要环境友好型的产业结构,还有包括房地产税,房地产其实是我们房、整个房地产市场的一个结构调整,让它市场的归市场,保障政府的归政府,这样的一个结构。所以我们全都是在通过财税这样一个手段完成我们整个宏观经济,让它更健康。

  贾康:财税改革牵一发动全身 配套一定会跟上

  首先还是要讲配套,因为财税改革是牵一发动全身。那么现在看起来在推进过程中间,又要掌握所谓最小一揽子式的推进,不可能全面改革齐头并进一起推,还是要有一个配套。这个配套应该体现为一揽子的特征,这个一揽子在每一轮的推进中间要够格。现在这一轮的最小一揽子,首先是营改增动起来了,它会倒逼财税改革必须要考虑怎么样加快配套,为什么?地方政府过日子,原来手里稍微像样一点的税种就是营业税。按照体制,现在的办法是四分之三归中央的增值税了,那地方靠什么过日子呢?要打造地方体系,要发展地方阳光融资,地方债制度。这些事情要配套改革一起考虑。

  另外,要强化和合理化,中央省两级自上而下的对欠发达地区的转移支付,哪怕是穷地方、欠发达地方,也要有财政支持让他们能够推进基本服务均等化。这样一揽子式的配套,首先是个着眼点。这里面还不能太允许我们比较早期改革上的思维,你抓住一个突破口,突破了以后,全局皆活,在这个阶段上也有突破口的选择问题,也有轻重缓急的掌握,但是首先一个视野,还是在中央讲了顶层规划之后,我们抓住这一轮财税配套改革,通盘是怎么样的一个设计。

  贾康:营改增要全行业覆盖 最后营业税这个概念要退出历史舞台

  营改增这一方面,首先是会使大量的小微企业,他按照小规模纳税人定位,然后就是一个比较低的比例税率,那么是得到减税的好处的。所谓营改增叫做结构性减税,结构上的重点首先还是照顾了小微企业。小微企业能够得到减税的好处,不能说就解决了他一切问题,但是体现了政策信号,体现了在我们现在这个阶段上,更鼓励从草根层面创业创新这样的一个税收的配合。

  从中型企业来讲,我观察,营改增里边内在有一个机理,就是打通整个市场上的抵扣链条。中型企业一般来说,能不能做大做强,这个阶段很关键。那么他要做大做强,要进一步的发挥潜力,专业化细分方面体现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那么营改增恰恰是鼓励专业化细分的。你在可细分的方面,把它形成一个新的企业的组织结构,没有重复征税这方面的顾虑。营业税的特点实际上不鼓励企业做专业化细分,这时中型企业就可以在没有顾虑的情况下做专业化细分。这个抵扣链条有什么好处?他做大做强,他应该更稳定的形成自己的上游,就是来要这方面的客户跟他形成长期的合作关系。另外,他对自己的下游,自己的产品卖给谁,也应该拉入一批客户,形成长久的合作关系,恰恰按照一般纳税人定位的中型企业,他可以很好的贯穿上下游的抵扣链条,来争取更稳定住和发展出一批上下游的客户。

  再者,后面的配套要进一步的考虑,在各个行业里的营改增里要解决一些具体的问题,各个行业的特点不一样,逐渐的推行,最后一两年内要全行业覆盖。那么按照全行业的说法,就是营业税这个概念可能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张鸿:如果营改增增加了中小物流企业的税费 那就应该给它减掉

  营改增,它方向肯定没问题,而且国税总局也公布了,说去年光营改增减税就1400亿,占比占到了95%,所以它也不仅仅是一个税制的问题,它也是我们整个经济转型,对我们的产业升级会起到很好的作用,但是那5%,我觉得应该研究研究。因为前阶段,我们和物流业协会也交流过,就是很多物流企业集中在这里边,它没有可以抵扣的,所以它就会面临着这个问题,可能没减到它,所以这5%咱们研究一下,是不是集中在某一个领域。

  因为中国物流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我们都说经济的梗阻,所以他那个地方成本反而增加了,尤其这些中小企业,如果增加了的话,那我们就要把这个给他减掉。

  贾康:营改增倒逼我们把改革的配套政策都要考虑进来

  配套政策很关键,我们前面说营改增是个倒逼,倒逼出来的就是要把其他的配套的事情都要考虑进来。那怎么样鼓励创新,光靠营改增本身有限,专业化细分是有一些鼓励创新的意味,但特定的,比如说有一些现在营改增里并没有感受到在这个改革事项之下得到什么特定的政策倾斜支持的,那么是不是需要一些别的政策配上去呢?那显然是有必要的。

  比如说有些企业在这个阶段上特别需要增加研发投入,争取能冲破技术制约的瓶颈,然后打开一个新天地的……

来源:央视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