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贾康 > 访谈

贾康:地方债务脱困路径:深化分税制改革

作者:胡健  时间:2014-07-22

  1994年分税制改革的确定对于我国建立公共财政体系和推进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具有里程碑意义。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财税体制暴露出的问题也日渐突出。十八届三中全会将财政定位为“国家治理的基赐重要支柱”,这意味着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上升至国家层面。

  6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明确了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的三大领域。在贾康看来,我们亟须把财政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任务,落实到一套以“现代性”为取向的“路线图与时间表”的状态上。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会议指出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应重点推进三个方面的改革:改进预算管理制度、深化税收制度改革以及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间财政关系。

  财税体制改革不仅关联经济领域,还关联行政体制,涉及各个方面的利益关系,更何况改革已走过30多年,剩下的任务更是难啃的硬骨头。既然已经明确财税改革要再闯大关,其路径、意义和作用自然备受关注,《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带着这些问题专访了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现代国家治理离不开财政改革/

  NBD:怎样理解财政与现代国家治理之间的关系?

  贾康:现代国家治理,是十八大确立“五位一体”全面改革纲领后提炼出的治国施政基本理念,其相关的“治理”概念,不同于过去说得很多的“管理”、“调控”,表述的是多元主体充分互动的整套制度安排与机制联结,其中有管理也有自管理,有调控也有自调控,有组织也有自组织,追求的是在最大包容性发展中以多元主体互动带来最充分的潜力释放。

  财政是国家政权“以政控财、以财行政”的分配体系,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表述为“国家治理的基赐重要支柱”,这完全合乎学理,因为财政处理的是公共资源配置问题,而它必然拉动、影响整体资源配置,服务于全局治理。关于整体的资源配置,《决定》中明确表述为依靠“现代市场体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因此,财政的基赐支柱作用就是要服务于现代市场体系健康运转,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的正面效应,同时辅助性地弥补市场失灵,使政府更好地发挥应有作用。

  财政在具体管理表现形式上的预算收支,是体现国家政权体系活动的范围、方向、重点和政策要领,必须首先在自己制度体系的安排层面,处理好政府和市尝中央和地方、公共权力体系和公民这三大基本的经济社会关系,要使政府既不越位又不缺位,在市场发挥决定性资源配置作用的同时,来发挥政府应该发挥的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市场主体在公平竞争中释放活力、弥补市场失灵、扶助弱势群体、优化收入分配等作用,以促进社会和谐和长治久安。

  我们亟须结合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的整体改革设计思路,把财政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深化改革任务,落实到一套以 “现代性”为取向的“路线图与时间表”的状态上。

  NBD:今年距离1994年分税制改革敲20年,伴随这么多年的经济发展,又有不少矛盾问题显现,现行财税体制是否已经不适应现状?

  贾康:我们必须充分肯定我国于1994年推出“分税制”配套改革的基本制度成果,并加以巩固和提升。1994年分税制改革的里程碑意义和历史性贡献在于 “三位一体”地规范政府与企业、中央与地方、公权与公民关系,从行政性分权转为经济性分权,决非所谓“重启集权时代”之举。

  分税制契合市场经济体制,是邓小平南方谈话和党中央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模式后,现实地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现“三步走”现代化战略的必然选择,坚持深化分税制改革必须坚定不移,使之在统一市场中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地全覆盖。

  近年来批评之声不绝于耳的“地方隐性负债”、“土地财政”以及仍未完全解决的“基层财政困难”等问题,其产生的根源决不是由于分税制,而恰恰是由于我国省以下财政体制至今迟迟不能真正进入分税制状态,实际上是五花八门、复杂易变、讨价还价色彩还较浓厚的分成制与包干制。

  正是这种省以下我们早知道其不能适应市场经济目标模式的分成制和包干制等,造成了上述种种为人诟病的问题。所以,在大思路上要合乎实际、“对症下药”地以分税制在省以下的实际贯彻落实为重点,设计可行的深化改革方案。

  NBD:财政在具体表现形式上的预算收支管理是改革重点之一,您认为方向应该是什么?

  贾康:应该是以信息系统和预测能力为支持,积极编制和发展完善中期三年滚动预算,在提高透明度的前提下,加强全口径政府财力的统筹调节,消抑以往诸多“法定刚性”项目的“板块化”效应,以及过多过滥的补助项目、税收优惠措施的副作用,加强财政支出全流程的绩效约束,结合配套改革和加强管理,压缩行政成本,追求预算资金综合绩效水平的提升。

  地方债阳光化以及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机制,在《预算法》修订时应该有所表述或作出呼应。转移支付也需要改进,应提升一般性转移支付比重,专项转移支付要尽可能整合减并,其比重要往下调。

  专项转移支付资金不应再附加条件要地方配套,那实际上是逼着地方特别是欠发达的地方弄虚作假,是政府公权体系运作的一种扭曲,会把局面弄得更加紊乱,不符合现代国家治理的要求。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