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贾康 > 媒体报道

林毅夫李稻葵贾康解读中国经济下半年走势

  时间:2016-07-19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中国2016年经济半年报,上半年宏观经济的许多核心数据全新出炉。手握上半年“成绩单”,我们不禁进一步展望,中国经济接下来的发展走势会是怎样?下半年,经济领域有哪些值得关注的重点,又有哪些值得期待的新亮点?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对国际经济有何影响?思客特别邀请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李稻葵、贾康为您解析宏观经济走势。

  林毅夫:用好政策手段,维持6.5%以上的增速没问题

  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发达经济体由于难以像我们这样有一个坚强的政府保持定力去推行结构性改革,很可能发达经济体会陷入日本那样长达10—15年甚至20年时间的经济疲软。所以我们在展望未来时,外部增长环境肯定比较低迷,对我们的贸易增长会有负面作用。在这种状况下,我们必须依靠来自于国内的需求。

  来自于国内的需求有两块,一是投资,一是消费。从投资来讲,机会非常多,即使现在不少产业的产能过剩,但我们目前所处的产业基本上都在中低端,可以往中高端的产业去升级、去投资。基础设施方面也有继续完善的空间。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比,我们的基础设施相对较好,但过去投资的基础设施是连接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像高速公路、机场和港口,而城市内部的基础设施,如地铁和地下管网等,还严重不足。此外,我们在过去高速增长时,环境污染的情形相当严重,环境的治理需要加强。而且我们还在城镇化的进程中,目前城市人口占总人口比重的56%,一般发达国家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在80%以上。

  展望未来,城市化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在住房和公共基础设施方面都要投资,这是非常好的投资机会。在投资机会上的差异,是我们跟发达国家最大的差异。因为发达国家目前同样面临着经济疲软,面临产能过剩,但它们的产业已经在世界最前沿了。另外它们的基础设施普遍比较完善,环境普遍比较好,城镇化已经完成,所以在发达国家不容易找到机会。我们作为发展中国家,投资的机会还非常多。

  不仅投资机会多,我们可以动员投资的资源也很多。地方和中央政府的财政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在全世界处于较低水平,所以利用积极财政的空间还相当大。我们民间储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将近50%,属于全世界最高储蓄率的国家。可以用政府的钱来撬动民间的钱。我们还有3.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些可动员的资源是我们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最大的不同。其他发展中国家在经济下行时,跟我们一样拥有好多机会,但它们经常受限于政府的财务状况不好,或者民间储蓄低。

  所以我们发展的潜力足,韧性大,可用的政策手段多。我相信只要把政策手段用好,那我们维持6.5%以上的增速应该没有问题。如果我们能够维持6.5%以上的增长,就可以补短板,同时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速也会为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等改革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

  我们现在国内生产总值占全世界的15%,如果维持6.5%以上的经济增速,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就是一个百分点。而现在全世界经济增长就在3%左右,世界银行最新预测2016年全世界的经济增长可能只有2.7%。如果我们贡献一个百分点,就代表我们对世界的增长贡献达到将近40%。

  只要我们利用这些有利的条件,“十三五”规划提出的6.5%的经济增长、十八大提出的“到2020年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就能实现,并且能给供给侧改革创造一个较好的外部环境,同时也能继续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李稻葵:去产能、房地产和全面二孩是三大影响因素

  下半年经济走势取决于三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去产能、去库存的步伐可能会加快。这个任务已经分解到各个地方政府,但是去产能对经济增长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很多地方的GDP会下降一点。第二个因素是房地产,我估计房地产下半年会有所降温。一、二线城市可能会出台一些政策来控制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的局面,这对房地产投资开发会有些降温的作用。其实今年一季度经济的恢复,很大程度上是由房地产投资的恢复带来的,从0%到7%,去年是0%,今年是7%。第三个因素是正面因素,就是全面二孩开始出现。我估计大概有200到300万新生婴儿,这部分新生婴儿都是出生在条件相对好一点的家庭。这些家庭过去想生,但是出于政策约束生不了,想在生育期后半部分抓住最后的机会。这部分孩子出生后,由于他们的家庭条件好一点,所以家庭消费会上去一些,我测算GDP大概是0.2%。

  所以综合几个因素,我预计下半年经济略有下降,基本保持全年的态势,6.7%是全年的GDP,明年可能会到6.6%或再往下一点。如果这些因素开始调整到位,2018年可能有所回升,我想2017到2018年左右是一个周期。关键要看能否启动新一轮改革的热情、动力,能否在2018年树立一系列改革的样板,相关的地方政府、国有企业能否开始推动改革,产生一轮新的改革动力,吹起一股改革新风。

  未来十年中国经济最有可能前低后高。中国经济潜力还是很大的,前几年可能会有调整的压力、改革的压力,调整到位后,后半期可能会稍微高一点,能回到7%。其中,最大的看点还是城镇化。如果城镇化能启动起来,让一大批城市升级、提高体量,那么中国经济新一轮的增长就会来到。

  贾康:力争在6.5%实现阶段性探底

  在年初,我们看到了一些好的苗头,现在这些好苗头都消失了,出现一些纠结、困难,也出现了民营企业下滑这种值得警惕的风险因素。但总体上,如果管理部门及时出台对应措施,在某些方面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的。比如说推进PPP项目,它既是稳增长——把一些所谓过度产能转为有效产能,钢材、建材等很多跟投资相关的产能都可以用起来,又是调结构——因为我们的基础设施,比如产业园区的建设,在补短板方面有巨大的现实需求和空间可以用起来。同时,它也是促改革——PPP的建设是天然地对接混合所有制,天然地对接法制化。这些事情应该抓紧做。我认为年初已经看到了一些向好,某些制造业的指标包括企业利润水平、工业增长值、用电量等,也开始有向好的苗头。我们的采购经济指数在波动之间曾经一度是向好的。在实际生活中,我们感受到消费的潜力仍然非常强劲,释放过程中还有强劲的托举力量。

  这些事情合在一起,如果能够把调结构、促改革、稳增长结合在一起,在今年年底之前或最晚明年年初,中国经济有希望在走到6.7%或者再往下走一点的情况下,在6.5%处实现一个阶段性探底,我们要力争这个前景。探底之后要努力升回来,之后市场上不良的恐慌情绪会进一步收敛、消除。相应地,我们会有一个增长质量提升的升级版中高速增长平台。“十三五”期间,这个平台的底线就是6.5%。

  “十三五”之后,不排除经济增长速度再继续往下调,但质量一定会往上提升。其中,最大的看点是我们能否努力不让它继续下台阶,将6.5%维持八年、十年是最好的。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