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匡贤明 > 访谈

提速降费, 激活“互联网+”新业态

  时间:2017-03-15

  引子: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网络提速降费要迈出更大步伐,年内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降低国际长途电话费。三大运营商表示,今年10月1日起将全面实施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本期“思与辨”就该话题进行讨论。

  ■ 主持人:尹传刚 (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 嘉 宾:匡贤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导)

  张敬伟(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三大电信运营商竞争不充分,让消费端无可选择,只能被动接受漫游费服务,增加通信成本

  主持人:国内漫游费已经收了20余年,继续收取还有无合理性?

  匡贤明:国内漫游费继续收取,反映的已不是一个正常的业务,而是赤裸裸的垄断。回顾政策,根据1994年原邮电部发布的《关于加强移动电话机管理和调整移动电话资费标准的通知》,移动电话需收取0.6元/分钟的自动漫游费。按这一规定,用户在异地漫游状态下,运营商向用户收取的话费中均包含“自动漫游通话费+长途话费”。在特定的时期,这项收费有助于收回电信投资。但两方面的原因使得这一收费被社会所广为诟病。

  一方面,从技术层面来说,通话漫游费产生于2G网络时代,随着技术发展,漫游成本已大幅降低,但目前,部分3G用户乃至4G用户仍普遍被收取国内漫游费。另一方面,从经营管理上说,过去的运营商是以各省甚至各地级市为单位运营的,成本独立结算。目前三大运营商早已实现全集团整体核算成本,但国内漫游费却照旧收取。这只会导致社会对电信运营商形象的负面化。

  张敬伟:国内漫游费收了20余年,公众诟病了20余年。三大电信运营商竞争不充分,让消费端无可选择,只能被动接受漫游费服务,增加通信成本。从技术层面分析,国内漫游费也不合理。当年,电话服务属于稀缺产品,因为那个时候电信技术处于初级阶段,中国社会还未进入电信通话普及时代。此时收取电信漫游费似乎有道理。但是随着固定电话的普及,特别是移动电话慢慢成为主流的通讯工具,且从模拟到数字,再从1G、2G、3G升级到4G时代,通信技术在更新,原来的技术屏障已不存在,征收漫游费也就没有道理了。

  李长安:目前我国的手机用户早已超过了13亿,而且取消漫游费,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从成本角度考虑都不是问题。因此,现阶段继续收取漫游费就很不合理。

  如果能够加快推进电信市场开放,至少在某些环节引入社会资本,提高竞争程度,将对消费者带来更大福利

  主持人:三大运营商表示,今年10月1日起,将全面实施取消手机长途和漫游费时机,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表态?

  张敬伟:这次三大运营商的表态还算是干脆,但还是给自己预留了半年多的缓冲期。可见,三大电信运营商还是缺乏主动性。三大运营商的套餐服务,已经取消了长途漫游,使手机漫游费变成了鸡肋。关键是,微信时代的流量通话,则彻底使手机漫游费成为“昨日黄花”。智能电话时代,短信和通话两大功能已经退居其次,移动上网和附加的通讯功能,已经成为主流。就此而言,三大电信运营商取消手机长途和漫游费,来得太迟了。

  李长安:现在三大运营商都明确表示了即将取消国内漫游费,这既有外部广大民众长期强烈地呼吁发挥作用,实际上也是电信运营商自身走改革创新发展道路的选择。在寡头竞争情况下,每一个电信运营商也需要在市场竞争的环境下生存,需要靠更好的服务、更优惠的资费标准,更多个性化的产品来适应市场消费心理的快速变化。目前电信商的主要盈利已经不是依靠漫游费等资费收入了,而是更多地转向了依靠流量费,收入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匡贤明:不必过高评价此类表态。第一,去年李克强总理明确提出要降低相关的资费,但从现实情况看,三大运营商降低幅度有限。去年7月,工信部曾表示,取消漫游费等社会期盼何时成为现实,最终决定权在运营企业。在没有竞争压力的情况下,让企业主动舍弃这块蛋糕,恐怕相当困难。第二,在电信市场上,虽然运营商面临的竞争有限,但新技术的出现事实上已经打破了运营商的技术垄断。在4G时代,传统的语音通话很大程度上被微信、QQ等低成本网络通话技术所代替。2016年,电信业务收入结构中,非话音业务收入占比由2015年的69.5%提高至75.0%;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占电信业务收入的比重从2015年的26.9%提高至36.4%,传统话费业务比重继续下降。当前,消费者购买电信套餐时,更多考虑移动流量因素,而不是漫游费因素。运营商的漫游费收入从趋势上不断缩水。因此,这次三大运营商表态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并不是竞争的结果,不必过于高估。

  在取消漫游费后,如果能够加快推进电信市场开放,至少在某些环节引入社会资本,提高竞争程度,将对消费者带来更大福利。

  在信息化时代,信息网络已经不是简单的公共产品,而是基本必需品。提速降费,有助于降低整个社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

  主持人:信息网络已成为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关键基础设施。从更大的层面来说,互联网+时代,提速降费,有哪些积极影响?

  张敬伟:“互联网+”彻底改变了市场,也为创新时代的中国经济提供了活力。电信市场,要适应时代的发展,不能再像以往那样收取不合理的费用,必须跟得上“互联网+”的节奏,提供符合市场需求的电信服务。否则,就会被新技术所淘汰、被市场所抛弃。供给侧改革,对电信运营商而言是挑战也是机遇,提供更好的电信服务,正视来自“互联网+”新技术的倒逼和竞争,否则难以在市场立足。

  对电信运营商而言,提速降费依然是进行时,宽带速度要提上去,流量费用要彻底降下来,这样才能站在新技术的潮头,激活更大更强的“互联网+”新业态,促进电信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融合,打造更具活力的共享经济,并使之成为中国经济的新引擎。

  李长安:提速降费可以促进信息技术的普及和应用,也可降低企业的信息服务使用成本,同时也可起到普惠民生和缩小城乡之间数字化鸿沟的作用。毫无疑问,取消漫游费会降低电信运营商的利润水平,不过如果从长远来看,这又会刺激更多的消费者使用电信网络,实现“薄利多销”。

  匡贤明:在信息化时代,信息网络已经不是简单的公共产品,而是基本必需品。提速降费,有助于降低整个社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第一,有助于降低双创的成本,促进创新创业的蓬勃发展;第二,有助于降低居民在信息消费上的支出,从而释放出其他支出。第三,有助于缩小城乡、区域的信息鸿沟,促进社会均衡发展。

来源:深圳特区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