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回流:购物靠制度 体验靠对冲

  时间:2015-05-21

  消费分为购物与体验两类,两类消费的回流是否有所区别呢?相关受访专家表示,前者回流依靠制度创新,如保税模式跨境电商、降低进口品税收等,后者回流则主要依靠对冲实现平衡,如以入境游对冲出境游,以增加外国留学生对冲出国潮,而对于体验式消费占更大比例的趋势,则需要提升多元化消费供给的力度。

  购物消费回流靠制度创新

  购物消费外流体现得最明显的是在海外抢购奢侈品。据财富品质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2014年在本土消费额明显下降,为250亿美元,同比下降 11%,中国奢侈品市场占全球奢侈品市场比重由2013年的13%下降到2014年的11%,但同时,中国消费者境外消费进一步加强,中国消费者2014 年境外消费达到810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9%。这说明2014年中国消费者76%的奢侈品消费发生在境外。

  因为产品是标准化的,不会有地域上的差别,因此在制度支持下可以直接回流,保税模式跨境电商是方案之一。据了解,保税模式是商家通过大数据分析,提前将热卖商品囤放在国内的保税区,消费者下单之后,直接从保税区发货,一方面节省商家的物流成本,另一方面物流速度几乎与国内订单无异。

  以深圳保税区为例,2014年,深圳保税区域实现工业增加值157.8亿元,增长8.9%;进出口额1142.8亿美元,占全市进出口总额的23.4%;商贸企业实现销售额440.6亿元,增长19%。

  跨境电商的一大优势就是价格,海通证券分析师姜明表示,以电子产品为例,如果是贸易商正常渠道进口,其关税为10%,增值税为17%,综合税率为27%,而保税区模式下,跨境电商平台仅对消费者收取8%~10%的行邮税(即海关对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征收的进口税),且行邮税在50元以下的免征(即订单单笔消费在500元以内的订单)。

  保税模式跨境电商解决了热卖商品的价格问题,而进口品减税则是能够全面降低商品的价格。4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对国内消费者需求大的部分国外日用消费品,于今年6月底前开展降低进口关税试点,逐步扩大降税商品范围。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目前很多境外消费是“旅游+购物”模式,因此进口品降税有一定的效果,但难以满足旅游等体验式消费需要。其实,许多欧洲的奢侈品都在国内生产,重点在于其拥有品牌的核心竞争力,因此,短期内降税有一定效果,而长期看,仍然需要提升国内产品的质量和品牌影响力。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赵萍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目前境外消费火爆,部分原因是国内外差价大,造成了买得越多赚得越多的消费心理,而进口品减税能使差价上涨的因素有所减少,这对于因为价差过大进行海外购物消费的部分回流有一定吸引力。不过,如果是因为认为国外产品质量好,选择面宽的话,这部分很难通过减税吸引过来,可以通过构建更多的流通渠道完善,例如跨境电商、Outlets业态发展等,使得消费者选择面更宽。

  体验式消费回流靠对冲

  体验式消费,是指花钱购买的各种服务,如旅游、留学等,其主要目的是提高生活水平。体验式消费显然难以直接回流,而可行的方法是采取“对冲”的方式来实现贸易平衡。例如,以入境游对冲出境游,以增加外国留学生对冲出国潮,这样既能在微观上满足个性化消费的需求,也能在宏观上填补部分消费缺口。

  以旅游为例,根据《中国经济旅游蓝皮书N.7》(以下简称《蓝皮书N.7》)预计,2015年出境游将达到1.35亿人次,同比增长达16.8%,而其预测2015年出境游花费或将达到1800亿美元,同比增长达18.5%。

  与出境游的火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入境游则显得相对萧条。根据《蓝皮书N.7》的预计,2015年入境游1.27亿人次,同比无增长,入境游创收518亿美元,同比增长仅为1.3%。

  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旅游服务贸易逆差最大的国家,高达1000多亿美元的逆差引发多方争议。从服务贸易平衡的角度,入境游的增长可以对冲一部分出境游所带出的消费,赵萍表示,目前入境游有很多利好政策,如离境退税,促使外国人在国内旅游时更多地消费大额商品,以及申请中国的签证较为容易等。而将国内知名景点推广至全世界,从餐饮、购物、住宿等多方面完善旅游环境,同时打造中国特色的知名品牌,例如特色农产品、工业品,增强“中国制造”对于国外旅游者的吸引力,是促进入境游发展的重要方面。

  国内旅游门票偏高也是重要原因之一,胡迟表示,许多国外旅游者为了培养开拓精神,穷游盛行,其预算约束较紧,国内较高的门票成为制约因素,加上很多地方仍然采取“内外有别”的定价方式,更加导致了对冲的困难。

  旅游可以对冲,留学也是一样。据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为45.98万人,同比增长11.09%,而同期来华留学生人数为377054人,同比增长5.77%,占全球留学生份额的8%。

  对冲效果能否实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留学产品的质量与服务水平。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洪成文表示,在我国现阶段,留学产品质量虽然逐步提高,但是离提供高质量的教育产品这一目标还有距离。从高等教育制度灵活性来看,学分是否可以自由转换、高校能否接受转学学生、国内学分与国外学分能否打通使用等仍是很大的制约因素。

  因此,中国大学应摆脱“跟跑”欧美的困境,培育“世界高等教育第三极”,洪成文表示,我国高校的努力方向至少有三点:一是提高教师对外汉语教学水平和以英语为主的外语教学的水平;二是加大本土教师的培养和培训;三是改善僵化的高校教学管理体制,优化高校行政服务,减少高校教师因为行政化而带来的过度的管理负担和有效时间的消耗。

  消费供给端需多样化

  随着消费的升级,体验式消费占更大比例是发展趋势,因此,供给端的个性化、多样化已经刻不容缓。

  多元化指数是衡量城乡居民消费结构的一个重要指标。据研究,我国城乡居民消费多元化指数分别在1998年和2006年超过1.7,表明消费结构多元化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2012年,城乡居民消费多元化指数进一步提高到1.85和1.77,逐步趋近2.08的最优值,城乡居民消费的多元化趋势正在加快。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所所长匡贤明表示,创新消费供给,加大消费供给力度是关键,尤其是加大个性化、多样化的新型消费供给力度。一般来说,工业化大生产可以有效适应模仿型、排浪式、总量化的消费,但难以适应个性化、多样化的新型消费需求,后者对“定制化供给”提出了新要求。另外,通过鼓励消费者参与产品或服务研发,可以有效地将消费者的需求反映内部化,让消费者在研发过程中就表达自己的消费需求,从而避免研发脱离实际需求的困局。

  供给方面要实现多元化,如品牌多元化、时尚多元化和产品多元化,赵萍表示,从研发设计角度而言,根据流行趋势设计更多潮流和多元化的商品,引导多元化的流行趋势,而非同一时期内追风一个趋势。

  中国制造业目前不够精细,离国际先进水平还有一定的距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巡视员张立群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同时,安全消费也很重要,例如加快产品代码、信用代码制度,通过互联网使生产及供应过程全透明、可追查。

  仅从需求侧看消费,带有过强的静态特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表示,这与真实产品市场中种类更新日新月异这一现实大相径庭,许多新消费动力的产生并非因为消费需求发生了变化,而恰恰是对消费的供给发生了变化。

  因此,消费供给、投资供给和出口供给,实际上构成了供给侧的动力机制,这种动力机制带有非常明显的结构性特征。贾康表示,与需求侧的均质、可通约明显不同,供给侧的产出是千差万别、不可通约的产品和服务,以及以各种特色表现的必须具体设计、鲜可照搬的制度供给——产品服务供给的升级换代产生“供给创造自己的需求”的巨大动力,制度供给的优化更会带来“解放生产力”的巨大“引擎”与“红利”效果。

  结束语

  鼓励所有消费都回流既不现实也无必要

  加上本期,我们陆续做了8期关于消费回流的报道,涉及了出境旅游、出国留学、跨境电商、进口品减税、五一错峰等诸多方面,较为系统地报道了我国在消费领域如何通过改革和创新增加供给,来促使消费回流。

  我国正在经历一场消费结构升级“革命”,城乡居民的物质型消费需求基本得以满足,服务型消费需求不断增长,而后者在需求端的多元化与个性化,亟需更为有效的制度设计与更加畅通的流通渠道。通过对业内专家学者的采访,我们获得了一些合理化的建议,借助中国经济导报的平台与广大读者分享。

  最后尤其想强调的是,我们并非鼓励所有的消费都回流,这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实现。其一,做消费回流这个系列报道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促进改善我国国内消费环境,包括物流、品牌,以及消费者信任等,当然,还可以通过创新的手段,比如通过跨境电商与进口品减税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物品消费回流的问题;其二,事实上,我们并不鼓励所有的消费都要回流。比如,对于出境旅游和出国留学,即使改善了国内的旅游环境、教育水平,也无法完全替代。总之我们追求的是将不同消费类型做出合理区分,进而有针对性地采取些措施,从而助力我国消费健康成长。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