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廉夙 > 学术观点

廉夙:樱花的凋谢

——反思日本经济泡沫的破灭

  时间:2012-04-10

  日本,我们一衣带水的邻邦,一个拥有2亿人口、资源匮乏的岛国。而它却成为了亚洲最先崛起的国家,无论是其经济增长的质量、工业化产品的竞争力、还是财富积累的速度和规模,都足以让人为之惊叹。前美国财长萨莫斯曾经说过:“一个以日本为顶峰的亚洲经济区造成了大多数美国人的恐惧,他们认为日本对美国所构成的威胁甚至超过了苏联。”而今天的日本,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从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开始,经济增长长期停滞、国民收入降低、失业加剧。1993年,日本人用了22年的时间,终于使人均GDP从世界第18位达到了世界第1位,而17年后的今天,日本人均GDP又从世界第1位跌回到了世界第22位。从经济泡沫破灭开始往后的十几年时间,被日本人称作“失去的十年”。而直至今日,日本都没能摆脱经济滞涨的困扰,而往日经济崛起的辉煌也仿佛成为追忆。

  而这一切,还是让我们从头说起。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在美国的扶持下,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直至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经过30年的发展,不仅在低端国际市场拥有了巨大的优势,在钢铁、汽车、家电等高端行业也具有强大的竞争力,一个个绚丽的光环不停的笼罩在这个岛国头上:世界最大债权国,美日贸易逆差屡创新高,用一个东京都的地价就可以买下整个美国,用一平方英里东京帝国广场的地价就可以买下整个加州!日本人甚至自豪的说:“要买下整个美国,然后再把美国的土地再出租给美国人让他们居住!”在当时的日本,所有人都认为明天的房价、地价会比今天更高,没有人相信这一切会停止下来,仿佛这一切都将美好的持续下去。而大洋彼岸的美国人,却强烈的感受到了日本经济的巨大冲击和威胁。

  美国人不傻,而日本人仿佛已经忘记了二战之后,日本作为战败国,已经在军事、政治、经济上被美国所牢牢控制。美国开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打击、削弱日本经济,如:1985年与日本签订广场协定,迫使日元快速升值;1989年与日本签订《维持市场秩序协定》,迫使日本自动采取对美出口的限制;迫使日本始终保持低利率和宽松的金融政策,引导美国金融资本大量涌进日本,通过投机赚取巨额利润。而这些手段,美国直至今天都在用以对付那些经济快速崛起的国家。

  而由此带来的影响迅速显现。

  首先是日元迅速升值。由于日元升值,直接导致出口受到巨大打击,利润大幅下滑,出口企业的产能严重过剩。迫于压力,很多出口型企业转向内销,进而直接挤压国内企业的空间,又直接导致了国内企业利润的下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整个日本制造企业由于出口下滑和国内企业“自相残杀”,导致利润大幅下降,甚至亏损,整个日本产业界陷入经营困难,扩大生产的积极性大大受挫。

  同时,随着热钱大量流进日本,快速的进入日本证券、房地产市场等各个投资领域,而日本迫于美国和刺激内需的双重压力,大幅降低利率水平,由此导致本以高涨的房价更加飙升,而股票也开始屡创新高,从1985年的14000点左右,上涨到1989年12月的38915点。

   面对如此严峻的经济形势,为防止泡沫的持续扩大,日本政府开始采取一系列措施。首先便是提高利率,把利率从2.5%快速提升至6%,同时紧缩贷款。而由此引发的崩溃,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在日本各个领域接连发生了。

  首先是股市,从1989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点位38915点开始,日经指数直线下跌,一路突破多个整数关口,到1992年8月份,基本回到了1985年的水平。

  其次是房地产泡沫开始破灭。由于日本政府意识到资产泡沫的巨大,期望通过土地税制改革、限制房地产投融资和金融手段来挤压泡沫,与此同时,还配合上了巨大的新闻舆论压力,在多种冲击力的撞击下,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终于破灭了。 

  其三是金融体系坏账急剧增加。由于日本的金融体系与土地捆绑太为密切,随着土地价格急转直下,作为土地担保的债权转眼都变成了不良资产。而由此引发了长期的金融滞涨,直至今日仍然存在。

  其四是实体经济遭受巨大冲击,大量企业停产倒闭。随着利率的上升,大大提高了企业的生产成本。于此同时,由于房价、股价大幅下跌导致的民众资产大幅缩水,国民消费能力不足,加之由于泡沫经济引发的工人工资大幅上涨和银行贷款难度加大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影响,直接导致了大量的企业破产倒闭。

   其五由泡沫经济所导致的全体国民投机成风。一时间,仿佛所有日本人都在炒房、炒股,对能拥有一份安定的“铁饭碗”工作趋之若鹜,而对创办企业实体却越来越少有人问津,整个国家的创新能力大幅下降,一向以创新理念为企业生命的日资企业,仿佛也好景不在。

  而今,距离日本经济泡沫的破灭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反思这段历史,其中的教训可以说是深刻的,原因是复杂的。但究其重点原因,笔者认为,日本政府的监管和调控不利是其最主要的因素!

  首先,忽略了固定资产价格高启对整个物价水平和国民消费水平的影响。经济泡沫期,房价飞涨;泡沫破灭期,房价大跌;这都直接影响了每个日本人。由于房价在每个国民的资产中所占比重过大,直接影响他们对其他生活品的消费,大大降低了国民的生活质量,由此直接造成的内需动力不足,并引发了一系列负面连锁反应。 同时由于房价所造成整个物价水平的上涨,又反作用了国民消费水平的提高。

  其次,推行金融政策没有采取谨慎、稳健的态度。推进“金融自由化”改革过于激进,直接导致了银行业、证券业的风险加剧。同时对热钱的流入监管不力,货币政策严重屈服于外在压力,尤其是美国的压力,由此造成了难以估量的严重后果。

  其三,宏观调控政策的制定没有把握好节奏和力度,进退失据。泡沫形成时期,宏观调控政策放的过开,而泡沫破灭时期,“急刹车”过猛。这都反映出日本政府在危机面前缺乏成熟度,这都直接导致了日本经济的一蹶不振。

   而今天的中国,在某种程度上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日本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如靠出口拉动内需,房价暴涨,物价上升等等,而去年,我国GDP总量已经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二。我们不禁要问,如今的中国如何才能避免步日本经济盛极而衰的后尘?如何才能保持中国经济持续、平稳、健康的发展?也许,深刻反思日本上个世纪后半叶的历程,会对我们有所帮助。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