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宏剑:科学发展是检验真理的辩证唯物主义

作者:李宏剑  时间:2012-09-12

  毛泽东同志说:“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他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实践证明,一切事物的发展,只有导入科学发展的理念,才能自由而全面地发展社会的进步,只有建立科学发展的制度,才能促进社会的发展和繁荣。

  马克思曾说:“人的思维是否有客观的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具有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而实践性的目的之一,即对象根本要素是科学发展,用科学发展的方法,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即思维与存在,让决策少些失误,让制度更多地惠民。

  树立科学发展的理念,核心在于掌握历史知识,借鉴今古之事。论语云:“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掌握历史知识,关键掌握怎样执政的方法。

  执政者要以德施政,善待民心。这是根本,也是科学发展的根本。我们的所有决策,都要保证在这个前提下进行,也要在这个前提中理解。对此,习近平同志说:“政府要建设有限政府,提供有效服务,有所为有所不为,做那些不错位、不越位、不空位的事情。”这就从一个历史方位着重述了民心的重要性和在执政中的必要性。

  现在,是市场经济阶段,许多领域出现了新现象,甚至形成新矛盾。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一些同志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直接影响着他们的执政水平。

  最根本的一点是,他们没有树立正确的科学发展观,没有摆正权力观,没有摆正政绩权,在科学与发展上,造成了不平衡的事实,失衡的思想倾向,是我们集体面临着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等环境的考验,也经受着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等各种因素的考验。

  对此,党中央从历史发展的新高度上,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地提出科学发展观新的战略思想,用以解决在复兴中华民族大业中出现的各种复杂问题,增强我们驾驭各种复杂局面的能力,更有效地增强我们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忧患意识。发展,总是把理念建立在一个时代最有特征的那个位置上,这样,才能让我们的发展理念成为一个时代前进的风向标。

  一般情况下,唯物辩证法定义为“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发展的一般规律的科学,它存在‘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和否定之否定’三大规律。”科学发展正是立足这些基本特征上,从“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这个高度,坚持“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的要求”这个格局。恩格斯曾说:“随着自然科学领域中每一个划时代的发现,唯物主义也必然要改变自己的形式。”而这,就是科学发展产生的时代意义和必然条件。

  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个发展的标尺,因为人是万物的尺度,所以每一个时代的标尺都要以人为本。科学发展也不例外,它的时代价值在于以人为本。胡锦涛同志说:“发展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而发展的第一要素就是以人为本,不能脱离了人这个实质。我们的制度建设,都要以人为本作出不断的修正,也要以人为本不断作出新的创造,从而使我们的发展与时俱进。

  每一个时代,都存在一种进步的因素。这就在于我们要从时代的特征中给予把握,把握正确,才能把握住时代的方向。而怎么把握?这是有其时代条件的必然性的。我们要从唯物主义的历史形态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现实条件中,寻找新答案,给予新的解读或是为某种思想的存在意义进行辩护。

  当然,不管辩证唯物主义也好,历史唯物主义也罢,他们都有其最基本的特征,如唯物主义在发展中就经历了自然唯物主义、人本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三个阶段和三种形态。其中,“两种生产”这个属于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论形态,在发展中同样也经历了《德意志意识形态》、《人类学笔记》、《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三种论证过程。其中,恩格斯说:“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类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而在这种过程中,马克思的《人类学笔记》是揭示国家起源、本质和发展终结的创始人,起着哲学的范畴作用。

  社会的进步,关键是看历史以怎样的脉络发展。而社会的繁荣,核心在于树立什么样的价值观。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一切历史冲突都根源于生产力和交往形式之间的矛盾。”科学发展解决的正是怎样促进社会发展和社会繁荣的问题。恩格斯说:“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段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

  江泽民同志说:“要使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发展得更好,我们必须认真总结和发扬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成功经验,也必须注重吸取和运用历史经验,科学把握和正确运用历史规律,正确借鉴历代治乱兴衰的经验教训。胡锦涛同志则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旗帜,也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旗帜,我们必须毫不动摇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必须毫不动摇走党和人民在长期实践中开辟出来的正确道路,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解放思想始终是推动党和人民事业发展的强大思想武器,改革开放始终是推动党和人民事业发展的强大动力,我们必须毫不动摇推进改革开放,永不僵化,永不停滞,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信心百倍战胜前进道路上的一切困难和风险。”任何事物,都存在一个度。从度的轴心延续产生观点,而这个观点是检验事物标准的唯一法则,共产党将人民利益写于党章,将宣示入进誓词,并贯穿于自的行动中,且从这种行动形成为一种理想和抱负。尤其是在理论发展中,不断针对时代特征,针对怎样保障人民群众根本利益这个至高无尚的特征,不断进行新的理论阐述,逐步形成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经济结构战略调整、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全面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等战略任务,也在发展中形成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坚持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具有中国特色的核心价值等四个特色,构成了科学发展观的新内涵,使党在辩证唯物主义中创建了马克思主义新学说。

  科学发展观是辩证法的重要范畴,它主要表现在二个方面,第一,任何事物作为系统而存在,理论也是这种属性。尤其是理论,其既是人类的智慧,也是政治的产物。第二,每一种事物的形成,都建立在一个有着深刻社会内涵的历史背景。恩格斯说:“在自然界中没有孤立发生的东西。”理论的发展,更是从传承的角度延续一个观点,产生一种新主张。科学发展是朴素的唯物主义,它既是为一个时代的理论体系形成新格局的一种思想主张,也是一个检验真理的新标准。我们只有用科学发展观的高度看待事物,才是符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列宁提出:“每种现象的一切方面(而历史不断揭示出新的方面),都是互相依存的,彼此有极其密切而不可分割的联系,形成统一的、有规律的世界运动的过程、”

  毛泽东同志在《实践论》中说:“人们能够对于社会历史的发展做全面的历史的了解,把对于社会的认识变成了科学,这只是到了伴随巨大生产力——大工业而出现近代无产阶级的时候,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当然,这也是科学发展观的科学。一切科学、一切科学理论的理论,首先具备二个基本条件,一是检验真理的基本条件,二是指导现实的客观条件。从历史方位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上看,科学发展观正具备这种条件,它的创建,一边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边用于一个时代、一个政党在发展中的理论问题进行探索和实践。列宁说:“实践高于理论的认识,因为它不但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还有直接现实性的品格。”这也是科学发展观的品格。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