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宏剑:一种通向文明彼岸的哲学维度

作者:李宏剑  时间:2014-12-17

  哲学是一种视域上的思想维度,它的逻辑前提是在人类既定的条件下观察、探索,从而得出理论上的结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是中国梦的哲学维度,解决得就是马克思主义树立起共产主义这面伟大旗帜的最根本问题,那就是使全人类得以解放。全人类从精神过程到物质过程得以解放首先是一种理想的塑造,塑造成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这依然是哲学范畴,但它需要一个梦想在现实过程的依归,既理想的着力点。中国梦虽然只是一个崇高理想的基本范畴,但它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现实奋斗的客观要素和理论形成现实要素的客观依据,只有掌握了中国梦的哲学真谛,只有知道了中国梦的实现规律,只有构建起中国梦的哲学体系,中国共产党就会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结合中国国情,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从中国梦的历史内涵和本质特征中得出一种伟大的结论,既形成一种通向文明彼岸的哲学维度,那就是实现中国梦光辉历程的哲学体系的构建。 

  一、中国梦的辩证法 

  ——一种价值观在世界意义上的共性 

  一切文明的孕育和发展历程,终归要把脉络和遗产留一些给历史,人类在文明价值观上的一脉相继,使世界范围在某一观点、某一思想体系、某一范畴上总要保留一种共同的价值。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虽然是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其实,从全球各个执政党的思想脉络分析,这一思想观点从某种程度上讲,带有价值观上的共性,既其的思想主张是所有执政党思想主张在某些刻度上的共识。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理,也是一个最有哲学意义的维度。 

  分析一下各阶级的本质特征; 在世界范围,一般状态下阶级可分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二个阶级。这仅是一种政治上的逻辑前提和价值取向上的概念。但是研究发现,全世界各国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政治术语的表述是不一样的,如美国就和德国在施政等纲领上就不一样,虽然它们同为资产阶级的政治范畴。中国则又和朝鲜的表述范畴有根本上的区别,虽然中国和朝鲜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这就表明,一切的价值观可能在表述上不一致,但在本质特征上有某些的共同性。 

  共同性是人类的精神纽带得以连结的最好形式和根本方法。从哲学原理上分析,中国梦的历史刻度及价值观和世界其它国家的梦想有本质意义、理想、纲领、奋斗目标上的相似性,即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这一种价值观是没有差异性的。所谓的差异性,既其在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差别。 

  共同性是人类历史的标签,总会多多少少贯穿于各个国家的梦想之中。中国梦也不例外。它源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中,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中国化表述的思想产物。中国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和制度自信的辩证性结论。它的产生,是中国共产党在现代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上的理论依据,是解决混合性经济形态形成条件下的方法论。 

  中国梦在每一个历史阶段,首先是一种哲学维度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社会实践意义上的结论,它有张有驰,给中国从改革开放的视角上进行顶层设计。在十八大,中国梦要解决三大社会矛盾,这些矛盾也是改革开放时期遗留下来的问题。一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顶层设计问题,它关系到党要如何举旗、举什么旗的问题,它关系到党要走什么路如何走路的问题。这不是一般的政治常识问题,而是关系到一个政党、一个民族用什么挂帅的问题。这就是孕育和产生中国梦新思想的历史意义和现实要求。自然,这也是中国梦新思想哲学维度和理论体系形成过程中的辩证法。 

  二、中国梦的哲学维度 

  ——一种理论体系的思想共性 

  中国梦是一种哲学的范畴,必须是一种哲学的结论。它的结论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也是其政治逻辑的前提。 

  一切的哲学,必然有基本的前提,也有必然的结论。中国梦的前提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结论就是实现中国梦。这也是其的哲学维度。 

  一个根本的问题是;中国梦既是中国共产党的梦想,也是中华民族的梦想。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共同梦想就是中国梦,这也是其的思想共性。 

  思想共性的特色性,是形成哲学条件的必备基础,如果一种思想只有共性,没有特色性,是很难形成为一种具备理论指导意义上的哲学条件的。中国梦的特色性是什么呢?有三大理论特色可供阐述,也是其特色性的哲学标志。一是历史的连贯性,把建国后的历史和改革开放的历史有机地联系成一个整体,辩证地相互融合,既不否认建国后的革命、建设历程,也要肯定改革开放的历史地位,使二者相辅相成,融为一体,成为中国的精神财富,也成为中华民族的重要历史。这既需要突破理论禁区的胆识,也需要敢于承担责任的胸怀,还需要把握政治脉络的智慧。只有全面揭示历史的原因,肯定历史的作用,才能把握好现实的发展方向,开创美好的未来。这是哲学意义上的结论,也是一种理论高度的思想自觉。二是混合性经济概念的提出。恩格斯曾这样表述:“政治经济学,从最广的意义上说,是研究人类社会中支配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交换规律的科学。”而混合性经济的实质也是一种政治经济学的范畴,一切的政治经济学的最根本立足点在哪里呢?毫无疑问,在生产条件和交换条件的各种社会实践和理论抽象之中,因为政治经济学首先是一种政治制度上的经济形态的具体产物。自建国后,我国大体经历了计划经济阶段、市场经济阶段二个重要阶段,第一个阶段统一了全国的货币经济,形成了全国一个格局的生产和交换局面,稳定了物价,抑制了通货膨胀。第二个阶段使一个封闭的国家形成全面开放的制度体系,建立了新的经济秩序,使私营和个体经济蓬勃发展,小康社会和新农村建设的格局初步形成,宏观调控和微观指导成为市场经济的主要杠杆。在计划经济阶段和市场经济阶段,我们对经济的指导方向既以公有制为主体的方向始终没有改变,从而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政治经济秩序处于科学发展状态中。现在,计划经济逐步成为历史,市场经济已成为经济工作的主导,但面临的问题是国营和民营企业很难突破体制瓶颈,很难突出某些经济要素限制的藩蓠。对此,只有用混合性经济的变革实质,来解决这些问题,处理这些矛盾,使城乡发展趋于一体化,从经济层面上解决钱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地由谁来种等诸多积累下来的历史问题。三是党建的问题。保持党的先锋性和纯洁性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保持先锋性,这是我们党的生命力的根本意义所在的关键环节。其次是纯洁性。如果纯洁性发生了问题,就证明我们党在某些环节上有了问题。解决纯洁性就在于坚持走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通过反对腐败等辅助手段重整党风,并使整风成为我们党在发展中的硬道理。在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审时度势,全力反腐,重温了马列毛选等著作,从道理上明白了党的宗旨是什么,从实践中知道了共产党人应该在精神上守望什么的原理,由此在社会实践中得出一个具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国情普遍相结合的新思想,即中国梦。 

  中国梦以前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当时社会进步的根本产物,是历史在每一个关键节点上的里程碑文献,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观察和认识世界的方法,解决了社会在每一个阶段的基本矛盾。集合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先进的理论体系,创建了中国梦新思想体系。中国梦的诞生,宣告中国由此走在一个民族伟大复兴的新的历史阶段,中国共产党在与时俱进中迎来新的发展阶段。历史的峰回百转,总让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思想留存岁月之中,一脉相承,成为我们思想上的力量,信仰上的旗帜。我们的进步,就是中国梦哲学意义在马克思主义体系上的深刻形成。中国梦是一种思想方法的方法论,既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国情相结合条件下的方法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历史逻辑辩证统一的方法论,是复兴中华民族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方法论。 

  三、中国梦的方法论 

  ——一种理论体系的哲学维度 

  习近平主席说:“改革开放是前无古人的崭新事业,必须坚持正确的方法论。”从而得出一个历史性结论,就是一切的社会实践条件的形成,最根本、最实质的一个问题就是任何形式的发展,是离不开方法论的。离开了方法论,就离开了一个哲学意义的根本条件,就离开了人的社会性,就会缺乏哲学要素上的历史性。 

  当然,哲学是解决如何遵循社会规律的问题。每一个社会的存在,必然有其基本的历史内涵,也有其基本的社会规律作条件,更会从另一个社会制度的前提中扬弃糟粕,继承优秀。 

  自然,哲学是一种社会条件如何存在的根本问题。历史的形态证明,当哲学元素成为一种社会实践的理性判断时,这个社会,这个民族正走向辉煌,走向复兴,中国梦正是在这种社会背景、这种社会状况、这种社会环境下诞生的。 

  中国梦的诞生,首先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一种新的思想主张,这种主张的核心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 

  中国梦是一种马克思主义历史背景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条件下的哲学产物,他的形成,有二种最基本的哲学维度,一是中国梦是中国共产党的旗帜这个本质意义上的哲学维度,解决的是党在一个多元的社会条件下如何举旗的问题。旗帜问题至关重要,是党的思想灵魂,事关党的生死存亡。一个政党,不从理论上解决旗帜如何举的问题,就会失去生命力,更谈不上特色性。党从诞生起,就确定以马克思主义作旗帜,并在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依然以马克思主义作旗帜,解决了党的思想信仰问题,解决了党的理论与实际相联系的问题,形成了党在思想方法论上的辩证法,使党的思想价值在不同时代、不同历史条件下都能正确表述,科学体现,从而代表了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在科学发展中始终走在了时代的前列,既保持了先进性,又保持了纯洁性。二是构建了马克思主义在复兴中华民族大业上的哲学体系,既形成了复兴中华民族的方法论。复兴中华民族虽然是我们致力于奋斗的一个崇高目标,但他首先要有基本的方法论作条件。中国梦的理论源于道路、理论和制度自信的三个基本条件,源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规律、社会主义的建设规律、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这三种规律的逻辑前提,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原理中,孕育出中国梦新思想的战略理论体系,为中国共产党、中国工人阶级和中华民族的发展和伟大复兴得出一个价值观相同的共同时代结论,那就是中国梦哲学维度的构建,即中国梦理论逻辑、根本方法形成条件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证明。 

  世界上任何一种方法,离不开人的社会性,离不开人的历史条件下的创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的任何一种具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方法论,同理也离不开这些要素,但更为重要的一点启示是,中国梦哲学维度的形成,最主要的要素是离不开生产和交换之间相互物化的社会关系,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离不开中国国情特色这一历史条件,这些条件的客观存在,才形成中国梦的方法论。 

  四、中国梦的新常态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本质特征 

  新常态是一种经济形态,但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角度考证,它应是一种哲学范畴,即经济哲学的历史形态。 

  新常态的哲学形态的条件形成,是有历史前提的,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建设规律、中国道路、理论与制度自信规律中得出的一种历史性结论。 

  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工作时说:“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同时在党外人士座谈会上又指出:“要正确认识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进一步增强信心,适应新常态。”从而构建出新常态的哲学形态。 

  每一种哲学形态的构建,必然是一个时代在某种刻度、某一领域的结论,必然是必然性要素和偶然性因素的辩证统一,必然是一种思想上的方法论,必然是观察事物、认识了解新生事物,以此进行解放思想、突破利益固化藩蓠的重要方法。而一切哲学形态的构建基础,第一要遵循哲学的规律,这是形成这一条件的前提逻辑。如果没有这一前提假设条件的形成,哲学的要素、哲学间的逻辑要素、哲学中的论证成分很难统一于哲学的各种环节之上,也会导致哲学与现实的脱节。第二要遵循中国共产党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上的基本规律。这一规律高于一切。我们搞党建的根本是什么?是增强党的思想的凝聚力、向心力,因为从历史的规律上分析,凡是在脱离规律状况下形成的哲学形态,是空洞的,缺乏生命力的。从党建的角度抓好哲学形态的创建,才能使哲学的形态富有生命力。第三是从观察社会主义历史命运的规律上形成新常态的哲学条件。社会主义如何发展,马克思主义给定的是一个最基本的原理,社会制度的设计依然靠我们探索。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们逐步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和基本制度,实践也已证明,社会主义适合中国国情,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和制度在中国形成的特色性,既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性结论,也是中国特色化的历史性结论,这两大结论,是复兴中华民族、实现中国梦的历史性条件。 

  新常态哲学形态的形成,解决的将是诸领域的事情,处理的是各种社会矛盾。而且,我们的制度,我们的思想上的方法论,也将以新常态作检验事物,判断事物的唯一准则。但是,面对历史,面对各种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制度、理论,第一前提是不予否定。虽然社会环境不断发生着变化,社会不断涌现新生事物,尤其是在变革条件下,特色性的新生事物总会不断涌现,横亘在我们面前的,可以存在要否定以前的结论的事实。但是我们对此的态度是,可以用新结论覆盖旧结论,但对旧结论不批评,不作否定,旧结论在另一个时段是当时社会条件下科学的结论和制度的选择,我们要尊重历史,尊重历史过程中的各种社会形态。我们要开创未来,就要延续历史的血脉,历史的血脉不能割裂,一切事物的存在条件才是客观的,也是辩证的,还是历史的,历史是由前天、今天和明天组成的。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