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尚希:降成本需要稳定预期 稳定预期就要稳定政策

作者:刘尚希  时间:2017-04-30

  其表示降成本最重要的其实是稳定预期,稳定预期就是要稳定政策。企业如果处于这种不决定性、风险很大的环境当中,今天税费降低了一些,明天怎么办呢?后天怎么办呢?如果未来的不确定性大了,风险大了,成本水平整体就上升了,资产减持,盈利水平怎么上升?成本怎么下降?

  以下为发言实录:

  刘尚希: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再来参加这个论坛,我讲的主题是站在财税的角度看怎么降成本,从现有的一些解读和现有的政策来看,我国的降成本思路很明确,但要从研究的角度来看,似乎降成本还有新的空间,还有新的路径。

  怎么说呢?这就涉及到我们对成本的理解,究竟什么是成本?这在财务会计领域似乎不是个问题,已经是一种确定的知识,无需再来讨论,从传播知识、传授知识的角度来说,我们确实不需要讨论这个问题,但是从研究的角度来说,究竟什么是成本是需要重新讨论、重新研究的。如果对成本有了一个新的理解,新的定义,我想降成本就会有新的路径、新的举措,就可以看到现有的一些降成本的措施,可能还有不断完善的空间。

  究竟什么是成本呢?有经济学的定义,有会计学的定义,关于成本我想从会计学的角度来说,不下几十种说法,但我不想从现有成本的概念出发。我们必须重新解释这个成本,必须要从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所处的新阶段出发,不然我们过去形成的成本的定义是无法修正的,因为思维是有惯性的。我们按照确定的路径去理解成本,只能是现有的定义,但我们从现实和实践来看,对成本的理解在悄悄发生变化。

  从刚才舒司长的讲话中我捕捉了一个关键词,他说要从已经发生的审视变为预期审视,在会计计量、成本核算发生变化,我们有一个专门的会计准则,第8号叫减持准备,减持准备是不是说已有的资源损耗的记录呢?不是,实际上是针对预期的审视。预期的审视是没有发生的,那是什么?就是风险,实际上这就是对风险的一种准备,在会计计量上面的一种体现,会计学从历史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这是一种主导性的思维,我们讲成本都是历史成本,已经发生的事才能记入成本,没有发生的事怎么能记入成本呢,在过去的思维中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在今天的会计实践中,会计准则已经在悄悄发生变化,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呢?就是我们所处的经济社会形态已经发生了大的转换,这个转换就是我们过去认为经济运行中、社会运行中有风险,这个我们都认识到了,但是这种风险我们当做是衍生出来的东西,当做是附加的东西。所以,我们在管理中,在更多的关注风险,其实这些附加的衍生的东西,现在越来越成为基本的东西,本原的东西,或者说是主导性的东西,那就是说我们的经济、社会形态已经由过去传统的认为确定性的,有规律的运行形态转化为一种不确定性的运行形态,那就说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我们的经济应当是风险经济,我们的社会是风险社会,风险社会这个概念有社会学家已经正式提出,这意味着跟以前的社会形态是不一样的,经济成为风险经济,看到这种正式的,作为一个学术概念而提出来。

  当社会成为风险经济、风险社会的时候,这意味着不确定性风险成为基本特征,它一旦成为基本特征,意味着我们在思考这个经济、思考社会的时候,就要把它作为一个逻辑起点去考虑,就要把它当成一个出发点,就要把它当成一个原概念、基本概念,可能一切的问题都是起源于不确定性和风险。如果大家认同我们的经济、社会已经进入风险经济、风险社会,这么一种新的形态,我想我们原有的按照决定性思维构建的知识体系,包括财务会计,是不是应当进行调整呢?我想这是毫无疑问的。

  所以我们站在风险经济、风险社会这么一个角度来重新看待我们所处的大环境,就发现我们对成本需要重新定义。重新定义需要做大量的研究工作,我在这里简单定义一下,我认为成本就是风险的函数,这可以编成一个数学的模型,成本是怎么来的呢?我们过去说资源已经损耗的历史记录而来的,但在今天成本可能更多的是来自于我们对风险的判断,我们现在处于一个高成本的时代,为什么?就是我们已经进入了风险经济、风险社会这样一个新的时代。

  不从这个大的环境来考虑,我想我们降成本的措施可能是延着即有的财务会计的定义和路径去降成本,这样也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用我们现有的成本越来越多的是来自于不确定性,来自于风险的转化,所以企业里更多的成本,不是说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是我们对未来各种各样的预期。

  所以在会计记录上面相应的发生变化,成本高,为什么高?就是不确定性大了,你的风险就会增大了,你应对风险的准备也就扩大了,这体现在会计上你的减持准备,范围会扩大、数额会扩大,你的成本也会提高,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就会影响到企业的行为,你的投资行为,你未来盈利的预期,等等这一些都会发生改变。一旦在整个社会像网络一样的传播开来,有可能形成一种整体性的、螺旋式的成本上升和对未来利润预期的下降,在这么一环境下经济会上升还是会下降呢?这是不言自明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降成本实际上需要一种新的思路,新的思路就是要从经济社会新的形态出发来考虑问题,来考虑我们的政策,因为在风险经济这种新的形态下,我们的定价机制也已经发生变化,在经济学里头定价一般都是按照历史成本去考虑的,我卖出去的东西价格不能低于我的成本,这个成本是历史成本,但要把风险考虑进来,那么这个定价机制就不再是遵循历史成本法,而是要遵循风险成本法。

  这种定价机制实际上就是依据风险来定价,而不是依据我已经发生的实际成本来定价。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是实际的已经发生了变化,其实这让我想起了量子力学的思维,量子力学最大的突破就是在思维上让我们重新认识这个世界,我们过去认为这个世界是确定的,我们的知识体系就是在确定性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但量子力学打破了这一点,把我们原有的知识体系赖以存在的基础打掉了,我们必须树立在不确定性的基础之上,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其实我们过去讲的实际、真实这么一些概念都要重新定义,还有主观、客观这么一些说法也要重新去诠释。

  比如说,我们在会计里头,会计计量中越来越多的应用到公允价值计量属性,意味着我们的计量越来越主观化,这种主观化越来越大,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实际上它就会反转,并不是说变成了客观,而是说主观与客观的界限已经没有了,所以从哲学的角度上来讲,我们的会计实际上越来越主观化,经济越来越主观化,我们所处的环境越来越主观化,在这种情况下意味着我们无所谓客观了,但是我们在确定性知识系统的观念中,客观和主观是二元对立的,但在今天它已经不存在了。其实这种变化已经在悄悄发生,只是我们可能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它会颠覆我们所有的观念,颠覆我们对整个世界、整个经济、整个社会的认识。

  我的话题展的太开了,如果我不展开说一说,重新定义成本这个说法就无法说清楚。所以我正是基于这种整体的认识,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成本是风险的函数,我们就要从不确定性、从风险来重新定义成本,怎么来降低成本呢?这个就意味着降成本就是要降低不确定性,要降低风险,不是站在企业角度的风险,而是整体的风险,宏观的风险,或者说是公共风险。每个企业所处的环境,不确定性增大,风险水平整体上升的时候,你的成本就会急剧上升。我们传统的思维就是减税降费,按固有的观念来说有生产成本、销售成本,还有税收成本,减税降费就可以降低税费成本,这当然是一种有效的方式,但这种方式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它不足以对成我们整体环境的不确定性,以及整体风险上升给企业带来成本的增加。那怎么办呢?

  我想必须要转到不确定性和风险上来,所以财税降成本,除了减税降费之外,应当更多的注重从整体上怎么样降低企业所面临的环境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企业的各种不可预期的审视,各种各样减制的准备,未来越来越大的风险所转换来的成本就会降低。从这一条能得出什么样政策性的结论呢?那就是说降成本最重要的就是稳定政策,因为任何一项政策的变化,都会引起整个经济社会的连锁反应,而我们对现有的政策所产生的影响,影响的路径实际上难以准确的把控,我们的政策是很难像医疗上面的靶向治疗,不是导弹一样能精确致导,尽管我们努力的这么去做,但是非常困难。因为任何一项政策的调整会引起各个行业、各个企业之间各种比价关系的变化、利益关系的变化、风险配置的变化。所以,如果说从风险不确定性这么一个概念出发来考虑现有的资源配置,其实我们配置的不是资源而是风险,我们所有的资源都是为风险做准备的,是用来应对风险的。

  所以,财税促进降成本,我们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稳定政策,这样的市场是可以预期的,企业也是可以预期的,如果说政策尤其是各个部门的政策都在不断地变化,那这个时候我们就没法预期,没法预期就意味着确定性急剧增大,风险增大,我要做好各种各样的准备。大家想一想我们坐飞机的时候看到显示牌,在几号登机口出发,几点几分出发,告诉你确定的,但是航班告诉你取消了,这个时候你要赶紧决策了,一会儿又说航班不取消了,你刚刚说换完票了,是不是再换回来呢,一会儿说登机口又变了,出发的时间又调整了,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办?你会非常的焦虑,你会做好各种各样的准备,那么你准备的方案就要有N套,要么干脆别坐飞机了。

  当市场的环境变成这样一种状态的时候,很多人干脆就不投资了,企业不办了,退出来。我们现在为什么民间投资增长乏力呢,为什么成本高起呢,民间投资增长乏力就是对市场的预期难以确定,市场预期难以确定就是对未来风险难以判断,也就是对成本没法进行估算,我对成本都不能估算,我怎么知道未来能挣多少钱呢?不知道的时候在这种极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状态下他就会停下,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停下观望,经济就难以上升,动能就丧失了。

  从这一点来讲,降成本最重要的其实就是现在讲的稳定预期,稳定预期就是要稳定政策。稳定不是消极的稳定,财税降成本,还有一个基本的功能,对称经济社会中的各种不确定性,也就是降低了风险的整体水平,对企业的行为对企业的成本产生的影响,也就是只有风险转化的成本就可以大大降低,在这种情况下降成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里面还有很多的细节是需要研究的,我认为从总体上考虑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降成本。

  企业处于这种不决定性风险很大的环境当中,今天税费降低了一些,明天怎么办呢?后天怎么办呢?我们讲的不确定性、风险都是指向未来的,如果未来的不确定性大了,风险大了,成本水平整体就上升了,就会体现到会计记录中,就会体现到资产的各项减持准备之中,盈利水平怎么上升,成本怎么下降。这些都是我们应当重新思考的问题,这当然涉及到经济学,我们现有的微观经济学恐怕也要重新认识,我们对价值要重新定义,成本重新定义,财务会计他的属性实际上也要重新思考,当然像财政学等等这些社会科学,恐怕都得要另一个角度、新的逻辑起点来思考。

  这是我研究的一些心得体会,讲得也许错了,但这是我思考的结果,分享给大家,谢谢!

来源:新浪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