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尚希:不能一味控制地方债 还要问增加债务干什么

  时间:2017-08-03

  由凤凰财经研究院与南开大学金融学院联合主办的中国经济形势座谈会(第二季度)于7月29日举办。会议围绕二季度经济增速超预期背景下,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金融监管如何防范化解系统性风险,人民币汇率机制的完善等话题展开。

  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座谈会上从中国经济结构变化、地方债务、新形势下的财政政策、过度金融化几个方面解析了当前中国经济形势。

  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GDP增速达到6.9%,超过很多经济学家和机构预期,世界上各大机构也纷纷上调2017年中国GDP增速预期。刘尚希表示,经济增长本身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经济预测有的过于悲观,有的过于乐观,正好踩上点非常困难,而此次经济增长超预期只是一个结果。从传统的凯恩斯“三架马车”理论框架来看,消费比较稳健,进出口明显改善,投资方面国有投资保持强盛,民间投资比去年好转,因为大家对国内整体形势的预期变好。他认为,上半年经济超预期在于,政府与市场形成了一个合作,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他认为,投资上的增加可能有上游产业价格上涨、PPI由负变正的因素。一些上游企业如钢铁、煤炭因为去产能一下子由亏变成盈,状况好转,而价格因素的变化对改变预期、提升信心有积极作用。这也表现在财政方面,财政收入增长也是超预期,因为当前的财政收入增长机制与PPI高度相关。

  地方债问题,7月14日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7月24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7月2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均点名提及地方政府债务,并对控制地方债务、防范风险提出了明确要求。刘尚希觉得要两方面看,他抛出一个问题“地方政府为什么要增加债务?增加债务去干什么?”他认为,一方面是要控制风险,另一方面也说明地方政府有发展的积极性,所以才有地方债务增加的问题,而不能仅仅当作一件“坏事”来看。他认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一是靠市场,再一个是靠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主动性、积极性至关重要。从行为角度来看,地方政府想方设法融资、投资,搞建设,要保护这种积极性。至于规范举债行为,重在引导预期,绩效导向,要帮助解决问题。

  他还谈到财政政策,他认为财政政策不只是一个经济政策,还要解决社会问题,民生兜底、农民和市民同城待遇平等,这些都离不开财政政策。在这些方面,财政政策更多是体现社会属性,是一种社会政策。他认为,财政政策过去认为只是一个宏观调控的手段,现在应该归位,是公共风险管理的工具。已经不能按照传统经济分析框架来理解财政政策,比如财政政策放水漫灌,靠赤字、债务,这是老一套,已经过时了。

  他还谈到经济和金融的关系,他认为,过去的经济是货币化,现在的经济是金融化。金融化后商品都变成了金融产品了,而商品一旦变成金融产品,其定价机制就完全变了,就不完全是供求决定的了。他认为,经济金融化是一种趋势,而经济金融化的速度太快容易造成各种泡沫,聚集风险。中国当前的问题,是整个经济的金融化速度太快了,各行业都想变成金融业,实体企业也都倾向于经营资本,投资更是金融化,名股实债的流行是一个佐证。

  刘尚希:不能一味控制地方债 还要问增加债务干什么

  2017-08-02 17:00:32

  来源:凤凰财经

  10人参与 2评论

  由凤凰财经研究院与南开大学金融学院联合主办的中国经济形势座谈会(第二季度)于7月29日举办。会议围绕二季度经济增速超预期背景下,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金融监管如何防范化解系统性风险,人民币汇率机制的完善等话题展开。

  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座谈会上从中国经济结构变化、地方债务、新形势下的财政政策、过度金融化几个方面解析了当前中国经济形势。

  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GDP增速达到6.9%,超过很多经济学家和机构预期,世界上各大机构也纷纷上调2017年中国GDP增速预期。刘尚希表示,经济增长本身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经济预测有的过于悲观,有的过于乐观,正好踩上点非常困难,而此次经济增长超预期只是一个结果。从传统的凯恩斯“三架马车”理论框架来看,消费比较稳健,进出口明显改善,投资方面国有投资保持强盛,民间投资比去年好转,因为大家对国内整体形势的预期变好。他认为,上半年经济超预期在于,政府与市场形成了一个合作,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他认为,投资上的增加可能有上游产业价格上涨、PPI由负变正的因素。一些上游企业如钢铁、煤炭因为去产能一下子由亏变成盈,状况好转,而价格因素的变化对改变预期、提升信心有积极作用。这也表现在财政方面,财政收入增长也是超预期,因为当前的财政收入增长机制与PPI高度相关。

  地方债问题,7月14日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7月24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7月2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均点名提及地方政府债务,并对控制地方债务、防范风险提出了明确要求。刘尚希觉得要两方面看,他抛出一个问题“地方政府为什么要增加债务?增加债务去干什么?”他认为,一方面是要控制风险,另一方面也说明地方政府有发展的积极性,所以才有地方债务增加的问题,而不能仅仅当作一件“坏事”来看。他认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一是靠市场,再一个是靠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主动性、积极性至关重要。从行为角度来看,地方政府想方设法融资、投资,搞建设,要保护这种积极性。至于规范举债行为,重在引导预期,绩效导向,要帮助解决问题。

  他还谈到财政政策,他认为财政政策不只是一个经济政策,还要解决社会问题,民生兜底、农民和市民同城待遇平等,这些都离不开财政政策。在这些方面,财政政策更多是体现社会属性,是一种社会政策。他认为,财政政策过去认为只是一个宏观调控的手段,现在应该归位,是公共风险管理的工具。已经不能按照传统经济分析框架来理解财政政策,比如财政政策放水漫灌,靠赤字、债务,这是老一套,已经过时了。

  他还谈到经济和金融的关系,他认为,过去的经济是货币化,现在的经济是金融化。金融化后商品都变成了金融产品了,而商品一旦变成金融产品,其定价机制就完全变了,就不完全是供求决定的了。他认为,经济金融化是一种趋势,而经济金融化的速度太快容易造成各种泡沫,聚集风险。中国当前的问题,是整个经济的金融化速度太快了,各行业都想变成金融业,实体企业也都倾向于经营资本,投资更是金融化,名股实债的流行是一个佐证。

  关于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关系问题,刘尚希认为,其实金融本身作为服务业也是实体经济,说金融是虚拟经济在逻辑上说不通,“金融是现代服务业,怎么能说是虚拟经济,毫无疑问也是实体经济,它是在实体里面做虚拟经济,不能说某个行业是虚拟的,还是实体的。”他认为,传统宏观经济学讲储蓄、投资概念时只算实体投资,而不包括金融投资,但现实中金融与实体却在相互融合,过去的理论已经很难解释清楚了。他认为,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超百分之就近10%,高于发达国家, M2占GDP比例也高于发达国家,可能和这个是相关联的。虚拟经济是经济金融化衍生出来的一种普遍现象,不限于金融业。所谓脱实向虚,是整个经济过度金融化或金融化速度太快导致的。

  参与会议的还有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王远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王宇以及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南开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博、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等专家学者。

  会后,凤凰财经研究院和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将联合发布《中国经济季度形势报告》。敬请持续关注凤凰财经相关报道。

  关于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关系问题,刘尚希认为,其实金融本身作为服务业也是实体经济,说金融是虚拟经济在逻辑上说不通,“金融是现代服务业,怎么能说是虚拟经济,毫无疑问也是实体经济,它是在实体里面做虚拟经济,不能说某个行业是虚拟的,还是实体的。”他认为,传统宏观经济学讲储蓄、投资概念时只算实体投资,而不包括金融投资,但现实中金融与实体却在相互融合,过去的理论已经很难解释清楚了。他认为,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超百分之就近10%,高于发达国家, M2占GDP比例也高于发达国家,可能和这个是相关联的。虚拟经济是经济金融化衍生出来的一种普遍现象,不限于金融业。所谓脱实向虚,是整个经济过度金融化或金融化速度太快导致的。

  参与会议的还有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王远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王宇以及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南开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博、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等专家学者。

  会后,凤凰财经研究院和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将联合发布《中国经济季度形势报告》。敬请持续关注凤凰财经相关报道。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