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刘世锦 > 访谈

刘世锦:电信降费靠总理下令不如靠民企竞争

  时间:2016-08-29

 

  摘要: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接受了搜狐财经的独家专访。他指出,供给侧改革要推动行政性垄断领域的改革,像石油、天然气、电力、电信、铁路,还有很多服务性的行业,这些行业有相当强的行政性垄断,只允许部分人做,别人不能干,缺少足够的竞争。

  刘世锦举例说明,中国电信行业的用户人数是最多的,理应成为费用最低的产业,现在行政命令让它降价,大家心里还是不踏实。什么情况下它会自己主动降低费用?需要电信市场有再多一些的竞争。刘世锦建议,一些民营互联网公司发展很快,应允许它们组建一个以民营资本为主的基础电信运营商(不是虚拟电信运营商)。竞争加剧以后,到那时候不是你让它降价,它自己也要降价,因为降了以后才能提高市场占有率。一定要解决竞争机制问题。

  搜狐财经:刘主任,您主编的书里提出了由数量追赶到质量追赶的概念,请问中国经济的质量提升体现在什么方面?

  刘世锦:中国经济过去30多年的时间一直保持10%左右的高速增长,但是过去六年的时间是在减速。我的基本观点是中国经济快到底了。大概在六年前当时大家都认为中国高增长是理所当然的时候,当时我领导的研究团队就提出中国经济要下一个很大的台阶,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经过6年下行,到现在我反而要讲的是中国经济快触底了。触底以后转向什么阶段?中速增长期。中速增长期和高速增长期的一个区别是由快速数量扩张到慢速增长。比如,以前北京某个地方有一段时间没去,突然一去不认识了,变化很快。到中速增长期以后变化就慢了,几年过去了,到某个地方一看,怎么外表看起来变化不大。实际也在变,是在提升质量。提升质量的特点就是很长时间你好像看不到很大的变化。

  在中速增长时期,我们要实现追赶,必须做好三点:

  第一,纠正资源的错配。现在的资源低效率配置的状况比比皆是。

  第二,推动产业升级。我们的制造业有一个很好的基础,怎么样让它实现升级。

  第三,创造一个创新的环境,推动创新驱动。

  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在质量提升阶段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看起来都很慢,有时候一年两年甚至四五年过去了,好像感觉不到它有很大的变化,实际上也在变,但是难度很大。这是所谓质量追赶和数量追赶有很大的区别。

  搜狐财经:这三个方面现在有成果吗?

  刘世锦:经济增长速度过去高速增长,最近几年中高速增长,经济触底以后能够稳下来中速增长也相当不错了。刚才我讲的三个方面会不会有进展?希望有很大的进展,但看起来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比如说创新环境,比如中国纠正资源的错配,等等。举一个例子,书里面导言第三部分讲推动供给侧改革,第一条讲的就是推动行政性垄断领域的改革,像石油、天然气、电力、电信、铁路,还有很多服务性的行业,这些行业现在还是有相当强的行政性垄断。行政性垄断什么特点?就是只允许部分人做,别人不能干,缺少足够的竞争。这种状况要改变,因为这是低效率的。这个情况也不完全是中国独有的,二战以后在日本也有类似情况。有一位美国著名的搞战略研究的专家迈克尔˙波特,他写的几本书在国内影响力很大,包括《竞争优势》、《竞争战略》、《国家竞争优势》,还有一本书《日本还有竞争力吗》,知道的人似乎不多吗,这本书我认为相当重要。他讲日本在五六十年代高速增长的时候,出口行业竞争力很强,但国内的服务性行业,包括零售商业、电信行业等效率很低,缺少竞争。日本实际上是二元经济,一个是效率很高的出口行业,另外是效率很低的国内受到保护的行业。波特认为,日本如果不解决这种低效率部门的问题,整个日本经济是要出问题的。他的这个判断是有道理的。对比中国也存在着类似的问题,某些方面的表现更为突出。

  搜狐财经:但是目前改革的并不太多?

  刘世锦:往前改起来难度很大,举一个例子,电信行业的改革。我们这么多人都在用手机,包括搜狐公司所依托的基础性产业就是电信行业,中国电信行业的用户人数是最多的,理应成为费用最低的产业,但是电信费用至少消费者不满意,克强总理专门提出这个问题,督促有关部门推动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有些主管部门做了很多工作,电信公司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是大家心里不踏实,因为是行政命令让它降,而不是它自己要降。什么情况下它会降低费用?需要电信市场有再多一些的竞争。现在中国移动据说有七八亿用户,从公司本身来讲用户的数量、规模在全世界是排在前面的,但是这个市场是不是真正有效率的市场?我一直有一个建议,这个行业中的一些民营互联网公司发展很快,能不能与它们组建一个以民营资本为主的基础电信运营商(不是虚拟电信运营商),到这个市场里面冲一冲。竞争加剧以后,到那时候不是你让它降价,它自己也要降价,因为降了以后才能提高市场占有率。一定要解决竞争机制问题。质量追赶阶段这个问题是应该解决的,但是什么时候能解决,解决到什么程度?应该说是一个挑战。

  行政性垄断问题比较突出的行业放开准入、鼓励竞争。最近几年对小微企业准入问题做了不少工作,问题更突出的是行政性垄断领域,这是真正要放开准入鼓励竞争的,这对我们开放市场政策决心和力度到底有多大,实际也是一个考验。

  

来源:搜狐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