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思想 凝聚共识 构建兵团跨越式发展新体制

——刘以雷在兵团党委中心组学习时的报告

  时间:2013-04-15

  2012年12月24日至27日兵团党委中心组在兵团军事部西山训练基地集中学习,兵团党委常委、各师师长和政委、兵团机关部门的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学习。期间根据主要领导的安排,刘以雷在会上就黑龙江等垦区考察和对兵团的改革等问题作了专题报告。

  在党的十八大召开前夕,从9月16日至30日我和12个兵团机关部门、2个师团及2个企业负责人共22名同志,先后对黑龙江、江苏和上海农垦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考察学习,这次考察的重点是国资国企改革与农场改革。考察期间和结束后考察组的同志进行了多次讨论和交流,大家看到三个垦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变化后,内心受到强烈的震憾、震动和感动。震憾是没想到三个垦区发展的这么快,发展的这么好;震动是没想到我们的发展差距拉大了,而且发展质量也没有他们高;感动是这些垦区在制度资源、政策资源等很多方面比我们差的情况下,他们通过解放思想、深化改革,破解发展难题,而且取得骄人业绩。因时间关系,我向各位领导作一简要报告,另外,鉴于兵团和黑龙江农垦同根同源、体制机制很相近,因此主要谈谈他们的做法、成绩及我的一些想法和建议:

  一是科学确定发展思路,推动经济超常规发展,综合实力显著增强。黑龙江垦区从战略高度科学定位,制订并实施了一套符合垦区实际的发展思路,以改革促跨越式发展。2011年,黑龙江垦区实现生产总值916.4亿元,连续9 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近三年增速分别为18.7%、19.2%和21.1%,近十年都在18%的高位上增长。从资产情况看,黑龙江北大荒农垦集团由2009年的703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1217.3亿元,增长了73.1%,近乎再造了一个北大荒农垦集团。从营业收入情况看,北大荒农垦集团由2009年的448.4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940.1亿元,增长110%,北大荒农垦集团在2011年中国企业500强名列第79位,光明食品集团在 2011年中国企业500强名列第77位。

  二是引领中国农业发展方向,勇做全国农业现代化排头兵,率先实现农业现代化。印象最深刻的是通过培育打造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使垦区结束了单纯销售“原字号”农产品的历史,农产品由初级加工向精深加工转变,由单一产品向系列产品转变,延长了产业链,提高了附加值,粮豆、畜产品加工转化率分别达到70%和100%。以大农机、大水利、大科技、大合作为标志的现代化大农业建设突飞猛进,农业机械化率、科技进步贡献率、劳动生产率、土地产出率等指标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国家已认定黑龙江垦区全面率先实现了农业现代化。现在全垦区能提供年近400亿斤(去年383亿斤)粮食,可满足1.2亿人一年的口粮供应,成为名符其实的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和粮食战略后备基地,被誉为靠得住、调得动、能应对突发事件的“中华大粮仓”。

  三是高水平推进城镇化建设,职工收入大幅提高,生活质量显著提升。黑龙江垦区与我们几乎同步推进城镇化建设,但其速度之快,成效之明显给人以震憾。近几年黑龙江垦区把加快城镇化建设作为改善民生、聚集产业、提升发展质量的战略举措加以推进。注重高起点规划,在巩固“撤队建区”成果的基础上,提出了“二十年不落后、三十年可操作、五十年不后悔、一百年仍是景”的超前规划理念。注重高标准建设,坚持自然、生态和艺术相统一的理念,实现整体布局、单体建筑以及配套设施的现代化,避免了“军营式”住房再复制。注重高水平管理,树立经营城镇、管理城镇、发展城镇理念,创新城镇管理模式,健全各项服务功能,提高公共服务水平。实施“抓城”战略三年来,垦区城镇化率由53%迅速提高到85%,60多万人喜迁新居,其中90%以上人口直接迁入城镇。主次干道硬化率均达到100%,自来水普及率接近100%。农场职工人均纯收入达到16466元,比2005年增长1.7倍。职工群众期盼已久的“耕作在广袤田野上,居住在现代化城镇里”的美好愿望正在变成现实。

  四是创新体制机制,实现政企分开,构建农垦管理新体制。黑龙江垦区积极推进政企分开,为企业快速发展、健全社会行政管理、构建和谐社会提供了体制保证。经农业部和黑龙江省授权,由黑龙江农垦总局履行出资人职责,对北大荒农垦集团依法实施监督运营管理。通过改组改制整合资源,北大荒农垦集团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建立了完整的法人治理结构,形成了总公司集团化运作、分公司专业化经营的体制机制,实现了企业市场化运行。黑龙江省人大通过的《黑龙江垦区条例》授权农垦总局、管理局分别行使市、县人民政府的行政执法权,健全了社会行政管理职能,确定了“实施垦区区域管理,内部政企分开”的管理新体制,实现两个层面上的政企分开。一是在农垦总局层面,2009年北大荒农垦集团正式工商注册,形成农垦总局、管理局、农场社会行政管理委员会三级行政管理架构和以北大荒集团总公司、分公司(或二级集团公司)、国有农场和国有及国有控股非农企业三级母子公司管理和经营架构,实行政企分开、双轨运行;二是在农场层面,设立了农场社会行政管理委员会,承接从农场分离的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初步建立起农场内部政企分开、社企分开管理体制。

  五是聚焦核心产业,着力打造大集团大公司,提高了市场竞争能力。黑龙江垦区以做大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为契机,逐步构建以资本为纽带的母子公司管理体制。打造九三粮油、完达山乳业、北大荒米业等22个国家和省级产业化龙头企业,形成了米、面、油、乳、肉等十大支柱产业链,构建起以“北大荒”品牌为核心、以绿色有机为标签、覆盖多产业的北大荒品牌体系,培育了“北大荒”、“完达山”、“九三”、“丰缘”等一批中国驰名商标,其中“北大荒”品牌价值达276.9亿元,在2011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中名列第42位,国际影响力逐步提高。同时,强化集团总公司对垦区资源、资产、资金的控制调配力,在更高层面构建投融资大平台,实现垦区内外资源大整合,促进经济大发展。在搭建集团总公司架构上,董事长由总局书记兼任,从而有效保证了出资人意志在集团的高度统一和有效实现,提高了集团公司的决策效率、执行效率,为总局行政机构与企业管理的分离提供了条件。

  通过半个月的考察学习,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黑龙江垦区和上海、江苏农垦推进农业现代化、城镇化和探索体制机制创新等方面的大气魄、大手笔、大成效,收获体会很多,但我认为最大的收获是我们找到了差距,看到了我们的不足,增强了跨越式发展的紧迫感和责任感,增强了跨越式发展的信心和决心。而这种差距是多方面的,既有发展的差距,也有体制上的差距、观念思想上的差距,必须客观理性地承认。去年我还受主要领导的委托带领机关相关部门的同志到内蒙古、宁夏、山西、重庆等省市考察国企改革,这方面的感受尤其强烈,对此认识更加深刻。

  过去十年,在世界百年经济史上是重要的机遇期,尽管期间发生美国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但并没有大通胀、大通缩,但我们兵团没有很好的抓住机遇,发展差距逐步拉大。从经济发展上看,速度没有这些省市、垦区快,资本杠杆率太低,资金使用效率太差,发展的质量没有他们高。下面,我从发展和体制改革两个层面分别论述:一是在发展方面,首先从速度上看,2005年以来,兵团生产总值增速三年超过12%,两年超过13%,去年是16%,黑龙江垦区连续9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近三年增速分别达到18.7%、19.2%、21.1%;在总资产上,这是发展的家底,经营的家底,黑龙江垦区2010年比2005年增长184.34%,兵团增长137.7%,少46.64个百分点;省级国资委监管企业资产上,山西2010年8882.5亿元,比2005年增长195%,重庆12005亿元,增长313%,宁夏1867.3亿元,增长324%,自治区956亿元,增长131.47%,兵团370亿元,仅增长14%,实际上是负增长,再看与兵团合作比较紧密,我们也比较熟悉的招商局集团2011年总资产为3242亿元,比2005年增长5.13倍,中信集团为3227亿元,增长了3.1倍。再从发展质量方面看,黑龙江垦区2005、2009、2010、2011年的固定资产投入产出比分别为4.54、3.81、3.34、3.21,兵团的分别为2.41、1.92、1.72、1.42,远低于黑龙江垦区;从最能反映经济发展质量指标——固定资产投资弹性系数来看,不和内地省份比较,仅和自治区比较一下,2005年兵团与自治区分别为1.78和0.66,兵团高出169.6%,2009年分别为0.51和0.5,基本持平,2010年分别为0.34和0.42,2011年分别为0.3和0.36,直线下降;而同时中央对兵团财政转移支付资金则由2005年××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亿元,增长了3.63倍,银行贷款由2005年的422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1170亿元,增长了2.77倍。二是从体制上看我们的差距,面对新形势,我们在体制改革上,特别是探索特殊体制与市场机制有效实现形式上也有很大差距。90年代以来,对国企改革的要求就是政企分开,可以说政企分开是发展市场经济的核心要求。2006年9月胡总书记来新疆考察时讲,要求兵团发挥三大作用,处理好三大关系,我认为处理好特殊管理体制与市场机制关系是核心,是处理好屯垦与戍边、兵团与地方关系的前提和基础,因为处理好这个关系靠的是智慧,靠的是改革,靠的是创新,是克服体制障碍的硬约束,处理后两者关系靠的是领导班子主观把握,相对来讲是靠道德的软约束。但在这方面,我们说得多,做得少,在体制改革上近几年几乎是停滞的。目前兵团超过百亿营业收入的大企业、大集团凤毛麟角;一个地区市公司的多少反映其市场化程度,但我们的上市公司发展缓慢,1996年至2006年十年兵团上市公司13家,占自治区近一半,到2011年5年仅增加2家,只占约1/3,上市后备企业自治区有149家,兵团很少,据了解不到10家。但是同志们也都说应当看到我们的优势,看到兵团在中央和对口援疆省市的支持下,已经有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政策基础和思想基础,增强了加快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信心和决心。学习党的十八大精神,结合兵团实际,在深化改革、促进跨越上,我也谈点体会和建议,供各位领导和同志们参考。

  第一,必须进一步思想解放,凝聚共识。对解放思想问题领导也讲的很多,我认为要想解放思想还要凝聚共识,这点非常重要,凝聚什么共识呢?一是要加强学习,研究问题。因为解放思想是建立在广博知识和对情况的深入了解把握的基础上进行的,一个连思想都没有的人,怎么去解放思想呢?二是兵团的经济形态到底是什么?是什么经济?是企业经济还是区域经济?这两种经济发展的路径和方法是不一样的,区域经济就是要制订规则、搭建平台、招商引资、搞好服务、培植税源、增加就业,不求所有,但求所在,而企业经济就是向股东、老板负责,什么能干、什么能干好就干什么,干大、干好、干强,主要是赚钱,当然也承担社会责任。而兵团经济我认为是企业经济和区域经济相结合但以企业经济为主的经济。因此,企业经济和区域经济要协调发展,两翼要统筹发展决不能偏废。当前尤其要重视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经济的发展,要在发展企业经济上动脑子、下功夫。三是必须明确兵团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兵团是党政军企合一的特殊组织,体制特殊、任务特殊,这是深化改革的大前提,不能背离,但兵团的企业也是市场竞争的主体和法人主体,发展市场经济是兵团经济发展的内生源泉。兵团的任务是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路径是“三化”建设,“三化”建设的主体是企业和企业家,不是兵师机构和我们政委、司令员、师长、政委等,因此要培育千千万万个企业、企业家来推进“三化建设。政企分开是关键环节、核心问题。另外要切实解决好行政对企业的干预和企业对行政的依附,否则企业不可能做大,企业一个时期即使发展起来了最后也会垮掉,这方面教训太多了。四是要从兵团实际出发,加强对企业的监管。兵团的企业是小而散,没有核心竞争力,不能简单套用央企办法对待企业,企业一个董事长支撑着一个企业,董事长不行了企业就垮了。企业不害怕出问题,有问题是绝对的,没问题是相对的,关键是有了问题怎么解决问题。在改革和发展当中,企业出现的问题要用改革和发展的办法解决,也就是说企业就像一架机器,一定要把它转动起来解决问题。因此,对企业要善于“带电”作业,不能用“停电检修”的办法来解决企业的问题,否则企业肯定要出大问题。五是提高履行出资人的监管水平和能力。过去都是领导指责企业,教企业或企业家如何如何做,很少审视自己履行出资人的水平和能力问题。企业的出资人和企业就是市场的博弈,企业和出资人是投资与被投资关系,是甲方和乙方关系,不是上下级关系。如何监督、如何运营、如何管理,在经济学中是称之为委托和代理。受托人和委托人是一个矛盾、是一种博弈。发展是目的,监管是手段,决不能单纯就监管而监管,没有发展的监管,说的再好、做得再多都是零。

  第二,必须推进政企分开,不断深化体制改革。党的十八大要求,“经济体制改革,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必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深入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建设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等等。这些都是互为因果、互为影响,相互促进的关系,对兵团认真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指导性。我们要有这个政治勇气和智慧,李克强也强调,改革是最大红利,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改不犯错误,但要承担历史责任。不论是黑龙江垦区的内部政企分开模式还是上海、江苏农垦的公司化运行模式,都表明分开社会行政职能与企业经营职能是深化体制改革的核心,也是解决兵团团场体制问题的当务之急和重中之重。北大荒农垦集团之所以能快速发展,正是由于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及农垦总局遵循政企分开这一原则,牢牢把握行政分工和职责定位,归位于公共管理和服务,充分放权、还权于企业,激发了集团及企业内生的发展动力。兵、师、团及各个部门的行政职能和企业的功能定位和职责界限一定要准确、清晰,实现政企分开和机构分设,从体制和机制上解决政企不分问题,着力构建与市场机制接轨、符合兵团特点的新型管理体制。在团场层面上,可通过试点积极探索实行党政军企合一、党委统一领导、内部政企分开、社政职能健全、经营企业运作的管理体制。

  第三,必须实施大企业大集团战略,不断增强综合经济实力。“公司”或“公司化经营”是实现兵团特殊体制与市场机制接轨的关键。大企业、大集团是一个产业或区域(部门)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和区域(部门)资源、资本结构优化的重要载体和平台。在兵团层面组建大企业大集团,能够使兵团作为一个整体,提升其在新疆政治、经济、社会活动中的竞争力和社会影响力;能够整体发掘兵团得天独厚的政治优势、体制优势,切实把各种资源、资本和产业优势整合并转换成特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竞争优势,增强兵团经济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第四,必须坚持“三化”同步推进,不断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城镇化、新型工业化、农业现代化之间互为依托、相互融合,只有同步推进,才能互动发展。黑龙江农垦一产比重超过50%,但近3年经济增速均在18%以上,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在企业产业链带动下形成了三次产业联动,农产品通过加工、销售不断再增值,提升了效益。目前推行的“抓城、强工、带农”战略更是把三次产业联动发展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层次。我们要以推进城镇化为引领,搭建产业发展平台,为现代农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大力拓展消费空间,促进形成“三化”协同发展的良性循环。

  第五,必须坚持“走出去”战略,不断拓展发展空间。要充分发挥沿边开放和毗邻口岸的优势,加快喀、霍分区基础建设,培育壮大外贸龙头企业,提升兵团对外开放水平。借鉴黑龙江垦区“四位一体”境外开发合作经营管理模式,引导和鼓励有条件的团场和农业产业化企业到周边国家开展农业综合开发,推进“农业西进”;鼓励企业到周边国家开展建材、化工、矿产等资源的开发生产,拓展优势资源转换空间,推进“工业西进”;鼓励企业到周边国家建设出口产品分销集散地,促进国内外出口商品销售网络一体化,推进“服务业西进”。

  以上是对黑龙江垦区考察学习体会及个人对兵团改革不成熟想法和建议。总之,我认为,兵团各级党委和领导,必须在转变发展方式上要开拓视野,在推进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上要凝聚共识,在构建跨越发展平台上理清思路,在加快“三化”建设上奋力赶超,努力把兵团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推向新阶段。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