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以雷: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核心区建设中更好地“走出去”

——在2017华和国际“走出去”经验交流会上的演讲

作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副秘书长 刘以雷  时间:2017-01-20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

  下午好!

  在中华民族传统佳节一春节即将来临之际,受到主办方华和国际的盛情邀请,非常高兴参加这次交流会。华和国际在国内企业安全地“走出去”开拓国外市场、国外企业“引进来”寻找合作伙伴开拓国内市场中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作出了卓越贡献!

  华和国际创始人——传武老总是我多年的好朋友,老朋友!是活跃在我国外经贸工作战线前沿的一名“老兵”。他曾在我国商务部供职,现在为商务部中欧协会高级顾问,多年来,不管是在商务部任吉国经济参赞期间,还是在创建华和国际平台上,坚持致力于推进我国外经贸合作与发展,立足新疆,面向全国,辐射中亚南亚,为中外企业合作架起一座坚固的“桥梁”,我们要诚挚地感谢传武老总和这个杰出的团队。

  今天,交流会的主题是关于“走出去”,探讨在国内企业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如何开拓国外市场的问题。因本人社会角色的原因,新疆及兵团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规划也好、实施方案也好,我都是参与人或操刀手,确实有不少感受和想法。我很高兴借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交流、探讨有关新疆及兵团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如何“走出去”的有关思考。下面,我结合当前国际国内形势及新疆和兵团的实际谈几点看法。

  一、 厘清国内外形势,坚定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大战略

  一是国际政治跌宕起伏,大国合纵连横,地区博弈进一步加剧,世界格局出现了二战后未曾有过的深度调整。美国内政外交政策的不确定性,本月20日特朗普将上台开启美国的特朗普时代,从目前来看其内政外交的政策框架尚未成型、仍处于试探阶段。“英国脱欧”对欧盟一体化的负面影响尚未完全消散,意大利、法国、德国的今年选举都是坎。欧盟各国力量不平衡使欧盟一体化产生了裂痕,随着英国启动脱欧谈判程序、各成员国在应对难民危机分歧加大等,“英国脱欧”的“多米诺”效应仍在不断发酵。暴力恐怖主义在世界范围内泛滥,暴力恐怖主义成为世界公敌,并出现新情况、新特点,暴力恐怖活动呈多发态势,塔利班、伊斯兰国、东突分子等几股恐怖势力相互策应、协同配合,中亚反恐形势依然严峻。未来的世界格局会呈现出那种变化,我国及我们新疆又会受到哪些影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我们作为长期在新疆工作的基层同志,无法想象和预判。所以,作为政府和企业我们有理由担忧,多作几手准备!

  二是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加速,国际产业布局进入大重组、大洗牌阶段。后金融危机时代,世界经济仍处在深度调整期和变革期,尽管经济复苏出现了一些积极迹象,但仍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世界经济各国积极探寻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如美国的“再工业化”战略、德国的“工业4.0”、我国的“中国制造2025”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那个国家能率先实现突破、形成经济增长的新动能,那个国家就能在国际产业布局洗牌中占领制高点、在新一轮经济增长中引领世界。我国经济总体上保持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态势,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质量和效益提高,经济结构继续优化,创新对发展的支撑作用增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稳步增强。2016年,我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达33.2% ,居世界各国首位,对今后中国经济我们还是有信心的!

  三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基于国内经济社会发展实际提出的,顺应了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变化“大势”,是破解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瓶颈的“大战略”。首先,“世界向东,中国向西”,我国构建起全方位开放型经济格局,以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使广大西部地区和中西南亚国家融入经济全球化体系,实现西部大开发战略与向西开放战略的互动发展。其次,我国与俄罗斯的政治互信、战略合作关系已经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这将有利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与俄罗斯倡导的欧亚经济同盟、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等有效对接。再次,我国需要进一步加强和稳定与欧盟的关系,将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将欧洲市场和亚洲市场连接起来,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防范和有效化解未来欧盟一体化进程中带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最后,新疆虽地处我国的边疆,但却为向西开放的核心,加快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可以充分挖掘新疆处于背靠祖国13亿人、面向中西南亚13亿人,两个13亿庞大市场所蕴藏的无限商机和潜力。

  二、 坚决贯彻落实中央供给侧改革,培育转换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新动能”

  新疆发展较慢,改革相对滞后,必须加大改革力度,才能弥补差距,抹平改革的鸿沟,追上改革的步伐。2017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背景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以加快“放管服”改革,通过简政放权、创新和加强监管职能、转变政府职能等,不断调整优化经济结构,使要素实现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数量,促进国内企业“走出去”、在国际市场上充分发挥比较优势,积极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才能适应核心区建设的要求,才能与核心区建设匹配。

  一是要按照市场的要求,深化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改革。确实减少行政对企业的干预和企业对政府的依附,积极营造和构建有利于企业及企业家成长的环境和体制机制,激活市场主体的内在动能和活力,发挥企业的主体功能。

  二是大力培育社会组织。社会组织是创新社会管理的主体,是承接政府转型的载体,是提升公共服务的平台。培育壮大和健全社会组织,不断激发社会活力,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内在要求。中央、地方政府、企业和社会组织既要各司其责,又要密切配合,有序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

  三是积极建设服务型政府。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政府要制定好规划、搭建好平台,招商引资,培植税源,增加就业,不求所有,但求所在,为企业参与国际竞争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和高效率的服务。

  三、 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加速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大建设”

  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已经将近4个年头,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进展相比,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相对落后,沿海自贸区、港口等的建设大大激发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活力;与其他“一带一路”节点城市参与程度相比,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相对较低,郑新欧、渝新欧等专列相继开通,将内地先进制造业与中亚欧洲市场联系起来,而有力地促进内地经济发展,而新疆只是作为过路“财神”,没有真正地发挥区位优势和产业比较优势;再则,对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开展研究多,诸如“三通道”、“三基地”、“五大中心”等怎样建设、如何建设的想法多、规划有,但在实际经济社会发展中具体实施的少、、落地的少;等等。这些都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定位极不匹配的。

  今年,对新疆来说,是一个特殊年份,新一届自治区党委审时度势,从新疆实际出发,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和强度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因为我们新疆面临千载难逢的机遇,不能等、不能靠、不能要,要“未雨绸缪”,针对制约新疆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短板——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投资,将全面加速度基础设施建设,力争全年实现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5万亿元以上,比上年增加50%。其中,交通建设将接近2500亿元,“电化新疆”投资超1810亿,还将进一步加快城镇化建设。核心区的“大建设”将极大改善新疆“五通”的基础设施状况,既有利于推动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又有利于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更有利于加快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围绕调结构、补短板、惠民生,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键性带动作用。

  四、全力深化兵团改革,勇当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排头兵”

  国家及自治区和兵团都已出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愿景规划及核心区建设的实施方案,思路、指导思想及原则、重点任务、路径和方法讲的很清楚,但是谁来干,怎么干?必须厘清明确,核心区建设中的主体是谁?我认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主体是千千万万个企业和企业家,不是各级政府,不是各级党政官员,政府也不能包打天下。综合兵团战略布局、职责使命、组织体制和曾经在新疆开发建设中形成的历史地位来看,兵团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要更加注重“企”的职能的挖掘和发挥,除了按照自治区统一规划部署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外,还要着力打造开放型经济战略高地、核心区增长极。因此,要充分发挥兵团作用,勇当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排头兵”、“领头羊”。

  以内部政企分开为突破口,做实中新建集团,能够使兵团作为一个整体,提升政治、经济和社会竞争优势,增强兵团经济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发挥排头兵作用。支持兵团做实中新建集团,大企业、大集团是一个产业或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和区域资源、资本结构优化的重要载体和平台。

  要充分利用兵团比较优势。兵团优势主要表现在,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组织化程度高的优势;兵团在新疆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中具有重要作用,中央给予的特殊支持政策优势;兵团有数十个边境团场分布在11个国家一类开放口岸地区,边境旅游、屯垦文化旅游和自然风光等特色旅游资源丰富,经济聚集优势明显,具有口岸、地缘和资源集成的区位优势;来自五湖四海,包容性开放的人文优势;兵团工业门类齐全,食品医药、纺织服装、碌碱化工和煤化工、特色矿产资源加工、石油天然气化工、新型建材和装备制造等支柱产业快速发展,具有产业优势。

  五、 优先发展南疆阿拉尔,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新驿站”

  在古丝绸之路上,曾有过一个一个的驿站,这些驿站聚集人流、商流、资金流、信息流,由此构成了古丝绸之路的繁荣。要复活“新丝绸之路”,也需要一个一个的城市作为“新驿站”。丝路经济带建设以“新驿站”为节点,实现点线依托、协同配合,将有利于整合丝路经济带综合资源、保障丝路经济合作长远发展。

  当前,我国正在积极实施面向中西南亚的全方位“走出去”战略,但各个方向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推进程度大不相同,南亚方向进展相对较快,特别是随着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正式通航,应加紧新疆面向中巴经济走廊的节点城市建设。阿拉尔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新驿站”,地处环塔里木盆地的中心,位于中巴经济走廊、中吉乌铁路的交汇点,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在推动南疆经济社会发展、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中的战略地位不可替代,应大力优先发展阿拉尔。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描绘了更加恢宏的未来,但在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中外企业合作中,必须综合施策,“使用上现代化的工具”,使“海权贸易”回归“陆权贸易”,才能重新复活“古老的丝绸之路”。

  春节将至!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2017年1月16日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