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以雷:新疆兵团全面深化改革正逢其时

  时间:2018-11-19

   

  刘以雷:新疆兵团全面深化改革正逢其时 

  

    发表时间:2018-11-05         

  摘要:党的十九大是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站在新的历史方位,兵团经济也同全国一样,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面临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三大关口。 

   中国投资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新疆兵团党委、兵团原副秘书长  刘以雷 

   编者按: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改革开放的历史和实践已经证明,改革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新疆兵团的改革发展也和全国一样,经过了波澜壮阔的40年。 

   本文作者是长期在新疆兵团改革发展第一线工作的新疆兵团党委、兵团原副秘书长刘以雷,他以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中央关于推动兵团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为指导,以过〃三关〃为着力点,以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为主线,比较全面地回顾了兵团40年改革开放与发展的历程,总结了社会经济发展与改革的经验教训,指出了兵团发展与改革面临的问题及原因,提出了兵团今后社会经济发展与改革的思路、对策和建议,鉴于本文篇幅较长,分为六篇文章于本网刊发。 

   党的十九大是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站在新的历史方位,兵团经济也同全国一样,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面临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三大关口,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迫切要求,习近平总书记特别要求,要深刻认识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性,这是一篇大文章,既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命题,更是一个重大的实践课题,需要从理论和实践上进行深入的探讨。现结合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学习,就兵团全面深化改革,加快推进现代化经济体系谈几点看法。 

   当前,兵团经济社会发展既有中美贸易战带来直接间接心理干扰,也面临着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的继续显现,世界经济复苏进程仍然不明朗,有可能会很曲折,我国经济发展“三期叠加”,深层次矛盾凸显出较大外部压力。而兵团自身也存在特殊的突出的矛盾和问题,依赖投资拉动型增长的兵团经济出现了投资失速,经济增速放缓,高速增长掩盖下的矛盾和风险“水落石出”,部分行业和企业质量效益下滑,经济增长点“青黄不接”,传统产业优势减弱,战略性新兴产业接续不足,改革步伐不快,政资政企政社不分,市场主体缺乏活力,转型升级艰难,面临较大的成长“烦恼”、转型“沟坎”和调整“阵痛”。这些除了市场疲软、不适应需求结构变化等外在因素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兵团发展模式粗放、体制机制不活、改革滞后和不到位。表面上更多体现在经济运行上,而实际上是发展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靠修修补补已无济于事,必须适应经济发展内外部环境和条件新变化,针对经济发展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动“大手术”,按中央要求兵团全面深化改革,重塑兵团的管理体制,释放经济活力和动力,为兵团在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的过程中集聚更大力量、发挥更大作用。 

  不同时期,兵团经济社会发展所面对和解决主要矛盾问题各异决定了兵团改革发展事业的复杂性和改革任务的艰巨性。自1981年党中央决定恢复兵团以来,兵团经济社会逐步走上正轨、实现快速发展。兵团的建立和发展是党中央基于当时边疆治理的政治需要、经济形态、社会状况等现实条件对巩固边防和民族地区发展所进行的顶层制度设计。在“党政军企合一”的体制框架内,兵团始终把履行好党中央赋予的“屯垦戍边”使命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通过协调党政军企之间矛盾、整合发挥党政军企各方作用,在兵团恢复初期及后来的一段时期内,该体制与那一时期生产力发展是相适应的、相匹配的,将各类经济主体参与经济活动的积极性与能动性凝聚成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一股强大力量,为安边固疆,为新疆的社会经济发展、职工群众的生活改善做出突出贡献。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深入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地位确立等一系列的体制机制重大变革,由于兵团“党政军企”合一体制内的各项职能发展不平衡、相互掣肘,特别是政企不分、政社不分等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适应性越来越不协调。 

   30多年来,兵团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始终围绕如何正确处理“三大关系”,即屯垦和戍边的关系、特殊管理体制和市场机制的关系、兵团和地方的关系,对“党政军企合一”体制的内涵及实现形式不断探索、不断丰富、不断创新,以求找到适合兵团发展的体制机制和发展路径。2001年以来,兵团大刀阔斧地对国企国资体制、行政管理体制、投融资体制、团场管理体制等进行了一系列当时即使在全国来讲也是突破性改革并取得了巨大成效。此兵团非彼兵团,从市场主体来看,非公经济成为经济活动的重要参与者,兵团经济发展动力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产业结构来看,三次产业结构不断优化调整,第一产业比重不断下降,改变了过去以农为主的经济发展格局,新型工业化、农业现代化进程不断推进;从城镇化水平来看,城镇化率不断提高,职工群众生产生活方式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兵团经济社会发展的实践证明,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特别是从“九五”到“十二五”规划的四个五年里,兵团改革发展是既有基本思路目标,也有对策措施,只要从兵团实际出发,认真贯彻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只要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规律办事,就可以推动兵团的发展和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但由于一是过去改革过程存在的一系列主客观原因,二是多年来该改的一直没有改、该坚持的没有得到坚持,现行体制机制下兵团主要矛盾无法通过改革得以解决,兵团经济社会发展的制度变迁形成路径依赖、积重难返,错过了很多改革的“窗口期”、“机遇期”,失去了改革的主动性。 

  2014年党中央进一步充实和完善了治疆方略,根据新疆形势和全国大局作出新疆工作的总目标是维护社会稳定和实现长治久安,这一重大战略判断是党中央审时度势对新疆和兵团工作提出的新要求,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新疆和兵团工作的着眼点和着力点。而兵团的改革也由兵团“自我改革”客观地转向了中央“倒逼改革”的被动局面。20164月,中央高层推动,决定自上而下地对兵团进行全面深化改革,组织上百人就兵团深化改革顶层设计到兵团进行深入广泛调研。20171月,中央专门出台文件,对兵团全面深化改革进行部署,中央领导专程到新疆召集干部大会,传达文件精神,就兵团全面深化改革进行总动员。改革的内容主要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中央对兵团地位的充分肯定与道义要求;第二部分是兵团深化改革“规定动作”,主要涉及中央、自治区、兵团权力分配以及行政授权问题,从本质来讲,中央、自治区和兵团相关权力的边界在哪、授权多少及采取何种形式,关键在于中央的权衡,严格讲,主动权不在兵团;第三部分是兵团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的“自选动作”,其中,有一些正在做,有一些需要中央审批。这些要求为兵团进一步深化改革明确了方向、勾勒出框架、拉开了大幕。在此背景下,兵团广大干部职工应怎样正确领会中央文件的精神实质,怎样将各项改革措施与兵团经济社会发展实际进行有效衔接,怎样“带电作业”在兵团发展中推进改革达到预期目标,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重要而紧迫的课题。 

  201710月,党的十九大对党和国家各项事业进行全面部署,提出了既决胜全面建成小康,又要开启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结构调整、动力转换、微观基础、市场环境等呈现出不同于以往的重大变化,我国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投资拉动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正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依靠资源和要素大规模高强度投入为主的传统增长点转向以创新驱动为主新的增长点。因此,面对新的形势、新的任务、新的要求,兵团经济社会发展既要顺应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新时代”的发展大势,也要服从于“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新疆工作总目标,按照中央的总体部署全面深化改革,以改革促发展,以发展倒逼改革,做好改革与发展有机结合这篇大文章,促进体制机制变革。这就需要我们对兵团改革的逻辑和历程进行全面回顾与总结,检视过去改革中的不足,借以指导我们当下正在进行的改革事业,以企壮大兵团综合实力,在新疆确实发挥“稳定器,大熔炉,示范区”三大功能和“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中发挥更大作用,到2020年与全国一道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迈上现代化新征程。 

——兵团改革发展40年回顾与展望系列报道之一 

来源:专家供稿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