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佐军:新经济最需要“减负放权”

作者:李佐军  时间:2017-01-17

  为什么比较难呢?因为这个涉及现有权力利益格局的调整。所谓的减政,其核心含义就是减少职能,减少政府的机构和人员。

  2017年1月14日,首届凤凰政能亮高峰论坛在北京国际饭店开幕。本届论坛以“政策与机遇”为主题,将从政府、企业、学界等多方视角,探讨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提速等新形势下,如何把握机遇、迎接挑战、转型发展。

  论坛由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指导,由凤凰网主办,凤凰评论承办。在以“如何给新经济简政放权”为主题的沙龙环节,凤凰卫视主持人胡玲提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

  主持人:2016年简政放权有很多数字,中央政府在简政放权方面也做了很多事情。老百姓感觉听到了简政放权,但可能没有切身感觉到特别大的改变。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要证明“你妈是你妈”,现在大家还在说这个事情,你如何看待呢?

  李佐军:简政放权确实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需要推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改革。这场改革就是要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就是简政放权。

  为什么比较难呢?因为这个涉及现有权力利益格局的调整。所谓的减政,其核心含义就是减少职能,减少政府的机构和人员。放权,涉及到两个内容,第一个就是中央政府向地方政府放权,这个是多数人理解的放权。而按照我们的理解,放权不仅如此,放权就是要向市场,向企业,向社会放权。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政府权力的减少。

  简政放权在很大程度上是革命性的事情。对于政府和已经拥有这些权力与利益的机构以及相关人员来说,他也是一个经济人,实际上内心深处是不愿意的,所以比较难。因此,要推进简政放权,肯定还是需要有更大的外部力量,超越这个体系的力量,或者说是市场的民间力量,或者还有国际上的外部压力。当然,还要靠责任感和使命感形成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推进简政放权。

  简政放权这个事情,我感觉是需要有一个过程的,需要我们做出持续不断的努力。否则,这中间很有可能出现一些暂时的停滞,甚至回潮。简政放权不是现在才做的,80年代以来,做了多次了。为什么效果会出现反复呢?就是我刚刚分析的这些原因。我想今后我们还要继续加大力度,不管遇到多少的困难,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地往前推。

  主持人:我们刚刚谈到了网约车。因为每个人其实都是网约车的受益者,包括我每天上下班都不太开车了,觉得网约车很方便。政策出来之后,各个地方限制性的措施,是存在博弈吗?地方政府这个限政措施和初衷是相悖的。

  李佐军:我特别同意毛寿龙教授所说的一个核心观点,我们不要总是站在政府角度考虑应该做什么,而是应该站在市场、企业、老百姓的角度考虑他需要什么,他需要政府做什么,这是思考问题立场的关键问题。在政府监管的过程当中,有的时候我们可能处于一种说不清楚的情况,说政府应该规划你怎么样,限制你做什么,可能没有考虑到市场它本身的内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今天这个主题如果换一个角度可能更加贴切,所谓简政放权还是站在政府的角度来考虑的,如果我站在新经济的主体角度考虑呢?应该是减负放权。新经济体是由创业者、创客、专业技术人才等角色组成的,如果站在这些主体的位置考虑的话,它需要的是什么?需要减负,需要扩大它自己的权力。

  减负换一个话来说就是减成本,企业创业者面临的各种问题都可以归结为成本的问题,一系列的成本问题。比如说高房价带来的租赁等成本的上升;原材料成本有的偏高;能源成本包括电力成本偏高;环保成本现在也在上升了,当然环保成本有它的合理性;人才成本在上升,要高素质的人才需要高工资、高福利满足;普通劳动力的成本,随着新劳动法的实施也在上升;资金成本、融资成本、知识产权成本、物流成本、税费成本,还有政府与企业打交道过程中产生的成本等等。

  我们讨论的监管问题可以归结为制度性成本的范畴。站在企业角度来说,你给他增加了成本。这一系列的成本,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对创业者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致命的挑战。

  企业靠什么挣钱?无非这三个基本途径:一个降低成本,一个提高附加值,一个是提高产品销售价格。产品销售价格不是企业单一方面决定的,是一个天花板,这个天花板下面企业挣钱靠什么,靠降低成本。而成本的上升大多数不是企业单方面决定的,是企业外部决定的,这些成本上升到企业的天花板被顶破了,企业就会亏损乃至破产。

  对于企业来说出路在哪里?首先是自身努力提高产品附加值开拓蓝海,推进产品转型升级,要新的途径消化这些成本。其次是希望政府推进各项改革降低这些外部的成本。所以从企业和创业者的角度,减负是最被关心的。

  第二个关心的就是放权,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在管他,他关心的是扩大自己的权利,整个地方政府把权利给了企业,他就关心这个问题。企业关心什么样的权利,最主要三大权利:1、产权或者所有权。2、自由权,自主经营权以及其他的自由权。3、平等权或者说平等交易权。对于新经济来说可能是竞争性的,跟这些垄断性的企业,跟国有企业能否平等有准入的权利?这几个核心的权利,是他特别关心的。

  我们今天讨论这个主题,简政放权,落到企业和创业者的层面就是减负放权。当然,政府加强监管也是必要的,因为需要维护公平竞争秩序来保护产权,对整个行业以及企业长远发展来说也是有利的。但是前提是政府的监管要做正确的事情,要限定在科学合理的范围之内。同时政府除了监管之外还要做好另外两件事情,扶持企业的发展、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务。就是给广大的新经济企业提供它所需要信息服务、融资配伍、培训服务等等公共服务,如果把这些问题做好了,我想新经济自然可以发展得起来。

  (据论坛发言整理,未经作者审阅)

来源:凤凰评论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