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李佐军 > 访谈

李佐军:警惕增长的误区与陷阱

  时间:2013-03-21

  朱敏:有人担心,稳增长的应急措施会带来更大的副作用。比如湛江钢铁项目,原本不可能获批,还有一些原本就产能过剩的风电、太阳能项目,也趁机就通过了。

  李佐军:为了避免经济快速下行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我们采取了稳增长的措施,但同时也要警惕可能引发的新问题。经济下行过快带来一些问题,或为稳增长带来一系列副作用,都不是我们所期望看到的。我们不能为了杀死一只老鼠,又放出来另外一只老鼠。

  首先,稳增长可能带来,把原来很多积压的项目批准上马的问题。实际上,上什么,不上什么,还要围绕“十二五”调结构的主线。要上那些符合产业转型升级方向,符合绿色低碳方向的项目。如果说,为了稳增长而稳增长,把什么项目都上了,后遗症就很多了。

  其次,要避免稳增长过程中可能发生的产能过剩问题。现在,发生在很多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本来就没有得到解决。在稳增长过程中,可能会造成一些行业的产能进一步过剩,比如钢铁行业就是其中之一。因此,要避免产能过剩进一步恶化。

  第三,为了稳增长,放松银根,加速新的投资力度,又可能带来新的问题,如资产价格泡沫、房价上涨、通货膨胀等,其带来的副作用极为严重。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增长速度下滑过快,担心经济硬着陆,这不是好事,但如果房价快速反弹、通货膨胀同样不是好事。

  所以,在稳增长过程中,要把握好力度。稳增长、控制通货膨胀等就像我们开车时加油门和踩刹车。这要根据路况,比较平缓地,慢慢加,慢慢踩,不能踩得过急,不能加得过急,否则一下失控或熄火了,这就是不会开车。

  朱敏:中央意愿非常明显,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给实体经济让利,但房地产却顺便受益,这与调控政策是否相悖?能否直接屏蔽资金流向房地产?

  李佐军:降息最主要的目的是利好企业,不是给房地产行业松绑,当然房地产顺带受益,因为房地产行业是资金密集型。也有一种可能是,房地产行业顺带受益比其他实体经济受益感觉更加明显,可能大家也观察到,降息后房地产板块股票比其他产业的股票表现要好。

  但这也没办法,房地产行业与其他实体经济是绑在一起的,不能搞两套措施,很难直接屏蔽,更是防不胜防。现在,主要通过限地、限购、限贷,以及增加房产税等行政手段来间接屏蔽。长远来说,要解决这一问题,则要通过土地改革、政府转型、货币政策趋向稳健,只有实体经济发展环境变好,才能解决房价过高的问题,但这些短期之内很难实现。

  朱敏:其实,在调结构的过程中,中央和有些地方的意愿并不一致。可能国家层面呼声更高,但地方可能有些倦怠。比如有些地方,钢铁、煤炭等是其主要经济支柱,调结构等于切断了它们的经济命脉。有些地方原本没有那么多负担,可能更加支持?

  李佐军:国家有国家的考虑,地方有地方的担心。有些地方本来就是煤炭、钢铁大省,你要调结构,经济增长大头就没了。所以地方政府从自身GDP、财政收入和维护当地社会稳定出发,调结构的阻力就比较大。所以,不管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要从大局出发、长远出发。

  朱敏:当深层次的矛盾集中在一起的时候,调整起来是不是非常困难?

  李佐军:尽管困难很多,也要痛下决心调整。身上有毒瘤,就要割掉,痛苦以后才可能更好地生存。其实,现在地方政府已经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政策只能引导你去调整,但市场的力量更大,市场是残酷的,它会逼迫你去调整,市场不允许你再搞那么多钢铁、水泥项目,即使你搞了这些项目,你的产品也卖不出去,只会再造成更大的产能过剩。虽然眼前效率还行,但几年后,产品大量积压,还要增加存储费用,又谈何对GDP的贡献?

来源:新经济导刊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