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改革不会一次到位,要做次优选择

作者:厉以宁  时间:2017-01-04

 

  摘要: 改革不是一次到位,改革是没有终点的。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以后不改革,而是还要不停地改革,这就是我们的现状。

  由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联合主办的“2016-2017中国经济年会”近日在北京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是:围绕主线、着力攻坚、稳中求进、进中求好。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邀副理事长厉以宁在主论坛上,做题为“关注我们周围发生的变化”的演讲中指出,中国正处在一个剧烈的变化时期,人力资本的革命正在开始。中国正在发生新人口红利,新人口红利来自农村。

  我要讲的题目是《关注我们周围发生的变化》。中国正处在一个剧烈的变化时期,我谈到的第一个变化就是人力资本的革命正在开始。我们以前都听说中国的人口红利快完了,中国的改革红利枯竭了。但是现在给我们的一个感觉是什么呢?中国正在发生新人口红利,新人口红利来自什么地方?来自农村。

  我走了几个省考察,现在农村跟以前是不一样的,很多农民办了家庭农场。土地确权和流转以后,总有人在办农场,家庭农场或者转包了人家的土地,或者租了别人的土地来。办农场以后就要传给第二代,就学习,所以把孩子都送到技术学校、农业学校去学习了,他自己进了学习班,家庭养殖、家庭果园等等各种,包括家庭农业就起来了。

  在农村看到另一个现象,农村很多劳动力过去去打工的回来了。回来干嘛呢?因为听说家里农业已经确权了,土地确权了,土地好种了,外面又辛苦,特别是两地分居问题。中国有好几千万,大概据说是三千万或者至少两千多万是两地分居的。他们在外边家里老婆、孩子、老人没人照顾,在外面打工这么多年,他们就感觉到自己交了朋友、学了技术,懂了市场还积累了钱,回去干就不是一个人,而是相互的抱团回家了,回去以后就开各种小微企业。我在很多地方看到小微企业,一个最普遍的就是沿旅游区周围的公路两边都是小的摩托车修理厂、汽车修理厂,谁开的?打工仔回来开的。

  这还不算,在贵州毕节看见了,回来以后在毕节那些县、镇上办什么呢?办面包房,做鸡蛋糕。在贵州毕节,过去人家不吃面包的,也不兴什么过生日送礼物,现在都不同了,现在小孩过生日要买蛋糕,老人过生日要买蛋糕,这个起来了。是谁办的?是打工仔回来办的,他们给了他一个名词叫“城归”,过去没听说过,过去只有“海归”,到国外留学几年学成了回国报效祖国,现在多了一个“城归”,在城里打工几年回来了,回来就办了,这是中国的一个很值得研究的。

  说中国人口红利没有了,人口红利正在起来呢!你们不了解情况的,外国人在看,中国正在起这个变化。职业学校现在可是红了,我走了几个地方,职业学校现在都成了职业教育城,职业教育城里头有的是干什么呢?有的是教缝纫的、教钳工、教木工、教做衣服的,做衣服的很红的,到城里打工做衣服,现在孩子先学缝纫,在下面开时装店。

  在毕节我看得清清楚楚,我是毕节扶贫组的总顾问,我经常去毕节,在毕节就看到那个时装店非常便宜,凡是外面商店有的他都会,而且便宜,你还可以自己带料子做。这一下整个经济就活了,所以这就是中国发生的第一个变化:农村里的变化。

  我们知道“创新”这个词怎么来的?是100年前熊彼特,是奥地利原籍后来入了美国国籍的经济学家,他提出的创新,可他的观点现在在中国都变了,中国不用他的观点,中国的创新跟他完全不是一回事,因为他的观点是工业化初期的东西。中国现在是什么?中国现在开始进入后工业化,开始信息化的时代了。举几个例子说说看熊彼特什么叫创新?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叫创新,中国现在什么概念?我跟那些大学生研究生讲,中国的概念是:信息的重组更重要,不是生产要素的重组,而是信息的重组。这个就跟他不一样了。

  熊彼特过去的观点是企业家要把发明家的果实买进来,买他的专利,然后投到经济中去,办成企业,这就叫创新,现在中国是这个情况吗?中国当然也有,但更多的年轻人,他看重创意,创意创新创业。你看那些咖啡馆,北大附近1898咖啡馆,1898是北京大学成立的那一年嘛所以叫1898咖啡馆,其他好多地方都有,还有一些会所。他们谈什么呢?都是年轻人在那里谈创意,要有创意才行。有了创意不要去愁投资资金的,资金自然就到了,为什么?大量资金等待有好项目,没有好项目他不出手,有好项目以后,他一看成功了资金自然就到了。

  所以这样下去是不是就一定是有企业家呢?企业家作用还是要有的,但今后更多的是新领域的领路人,中国正在发生变化。跟100年前熊彼特写那个关于创新理论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的年轻人是什么?是体力劳动者,是不了解科学技术的,现在怎么样?中国现在这一大堆年轻人,包括大学毕业生他们在干什么?他们正在搞创意、创新、创业,他们都是新的。现在农业大学的学生最大的志愿是什么?大家想想看。农业大学生我见到过一些,因为他们也在北大旁听,他们说农业大学的学生最大的志愿是毕业后到农村去,跟农民合伙办农业企业,他是这样一种想法,他能把他学到的东西用到这里来,这都是新的。

  过去常说的中国的老话是“失败是成功之母”,对,有道理,但不够了,这观念过时了,也不说是过时,至少是狭隘了吧。现在是“重在思路”,思路不改你失败、再失败、永远失败,改了思路就成功了,所以“思路是成功之母”,不是“失败是成功之母”,主要是转变思路的问题,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所以我们知道在农村中有“城归”,在城市中现在也有一大批年轻人是这样的情况,所以这都是我们值得关注的。消费正在变化,现在的消费方式跟过去不一样了。现在到商店里买东西的人不是求最优,也不是求价格最便宜,你怎么知道它最优呢?你得各家比较,价格最便宜,你走一家就知道它价格最便宜了?还有别家呢,要走要费时间,所以一般买东西的人都是这样干的,他不是抱着最大满足的,最大满足是做不到的。第一家商店里面买件披肩,一家不行到第二家,看看没有合适的不买了,我下次再来,再来她买到了。买得怎么样?还可以,凑合吧,其实她就是在次优选择。人都在做次优选择,现在的消费者没有最优选择,现在消费都是在变化的,“1111”刚完“1212”就来了。

  改革不是一次到位,改革是没有终点的,刚才两位都谈到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以后不改革,而是还要不停地改革,这就是我们的现状。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