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保护产权究竟有多重要?

作者:马光远  时间:2016-11-30

  文明始于财产权,始于对公民财产的尊重和保障。影响中国成为创新国家的关键,在于能否尊重产权和法治。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发布的《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是中国市场经济建设过程中的一件大事。文件开宗明义说:“产权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保护产权是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必然要求。有恒产者有恒心,经济主体财产权的有效保障和实现是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

  文明始于对公民财产的尊重

  产权究竟有多重要?产权是一个经济体健康运行的基石,是信任的基础,是创新的前提,是理解工业革命以来经济增长所有秘密的关键和前提。美国金融专家威廉·伯恩斯坦在其畅销书《繁荣的背后:解读现代世界的经济大增长》中将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经济突破马尔萨斯曲线,实现快速增长的关键归结为四大因素:财产权、科学理性主义、资本市场和快速高效的通信与交通。他认为,当且仅当这四个因素全部具备的时候,一个国家才能实现繁荣。而且,他将财产权列为四大要素之首,这绝不是偶然的,因为在他看来,财产权是人类经济得以运行的前提和基础。在这本书中,他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1571年,土耳其的一个军官在参加一场大海战时,将自己的财产携带着,藏在战船里,在他战败之后,15万个金币连同他的战船都沉入了大海。将军为什么在参加战争的时候随身携带财产,因为当时的土耳其没有财产保护制度,他们的财产随时可能失去或被没收。

  文明始于财产权,始于对公民财产的尊重和保障。财产是公众自我发展和寻求幸福的基础,法律是否许可个人合法地追求财富,并对他们取得的财富提供法律保护,这不仅仅对每一个个人意义重大,而且对社会的发展至关重要。托夫勒在《财富的革命》中指出,如果把财富看做是具有革命意义的东西,那我们不仅要看数量上的变化,而且要看它被创造、分配、流通、消耗、储存和投资方式的变化。也就是说,真正革命意义的是财富的确认、流转和保障制度。自从启蒙运动以来,经济学家们就认为有益的经济制度必须保护产权,确保人们得到回报,签订合约以及解决纠纷。

  著名经济学家诺斯在《经济史中的结构与变迁》中,通过比较不同社会制度在长时间内的经济实效发现,那些保证产权并对经济纠纷提供可以预期的解决方案的国家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很好的环境。西方大国的兴衰,近代各国的沉浮都证明了这点:凡是私人产权得到很好保护的国家,都能跨越发展的种种陷阱,英国与荷兰之所以在17世纪超越了法国与西班牙,主要是因为对产权的有效承认和良好的政治法律制度。

  我国从承认非公经济的地位,到承认私人产权,到《物权法》的出台,是很多仁人志士努力的结果。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历史事实上是一部财富观念变迁的历史。由于历史的原因,人们一直对私人财产存在偏见,即使在现在,私人财产权也一直是在夹缝中生存。但令人欣慰的是,历史总是在进步。从1988年私营经济写入《宪法》,到2004年宪法修正案私有财产的保护入宪,直至2007年《物权法》的出台,见证了中国财富观念的重大进步。特别是《物权法》的出台,被视为中国市场经济的重大进步。一个合理的建立在所有权制度基础上的物权法,不但为依法唤起人们创造财富的想象力和激情所必需,而且也为社会的发展所必需。

  强调保护民营企业家产权

  但是,法律的规定不等于现实中财产权得到了很好的保护。我们看到,在现实中,由于观念等方面的因素,在财产权的保护上仍然存在着种种的不足,特别是在民营企业家的财产保护上,一旦民营企业涉及一些案件,企业和民营企业家个人的财产的安全得不到有效的保障。过去多年,一些企业家一旦被调查,最后即使证明无罪,但出来后,要么企业已经难以经营,要么企业的财产被扣押。加上一些企业家在过去存在不规范的经营,总是担心“秋后算账”,这种不好的预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企业家对未来缺乏信心的重要因素。

  笔者欣慰地看到,这次发布的文件特别提到了这些突出的现象,承认“利用公权力侵害私有产权、违法查封扣押冻结民营企业财产等现象时有发生”,强调要“依法有效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组织和公民财产权,增强人民群众财产财富安全感,增强社会信心,形成良好预期”。对涉及民营企业家的问题,提出要“严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在新旧法之间从旧兼从轻等原则,以发展眼光客观看待和依法妥善处理改革开放以来各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规范问题。”

  对于民众关心的土地使用权70年到期的问题,也强调要“研究住宅建设用地等土地使用权到期后续期的法律安排,推动形成全社会对公民财产长久受保护的良好和稳定预期”,无疑令人期待。我希望这些对突出产权问题的关注,不要停留在研究和不断强调的层面,而是尽快出台相关法律予以确认。因为,没有比法律的确认更好的预期了。

  成为创新国家关键在尊重产权

  中国经济正在立志成为创新经济体,产权问题的重要性比以往更加突出。因为产权问题而造成的不好的预期对中国未来的影响也更加空前。笔者自始至终认为,影响中国成为创新国家的关键在于能否尊重产权和法治,一个私人产权总是受到侵犯威胁的国家,企业家不会有创新的动力,一个只有40年寿命产权的土地上(一些商业用地最高使用年限为40年),不可能生长出百年企业。就此而言,产权问题的重要,已经不限于权利本身,而是中国经济能否成功转型的前提和关键所在。

  □马光远(经济学者)

来源:新京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