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立联:中国不会设立宪法委员会或类似机构

作者:孟立联  时间:2014-11-13   浏览次数:0

    “健全宪法实施和监督制度,完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宪法监督制度,健全宪法解释程序机制 

  面对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依法治国《决定》,一些组织和个人提出了建立宪法委员会或类似机构的设想。但是,如果认真研究《决定》就会发现,类似的设想既与中央《决定》不符,也与《宪法》规定不相一致。 

  事实上,中央四中全会决定与《宪法》规定是完全一致的。《宪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下列职权:(一)修改宪法;(二)监督宪法的实施。”第六十七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下列职权:(一)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 

  由此观之,宪法解释、宪法监督的机制并不缺失。如果另起炉灶的话,则首先要对《宪法》进行修改。 

  按照《宪法》规定,宪法解释、宪法监督的责任首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者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才是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第一责任主体,也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首要职责。原因很简单,解释宪法、监督宪法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责位列在前,《宪法》规定的制定权、修改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宪法的修改,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或者五分之一以上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提议,并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全体代表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宪法解释权,正是宪法制定权、修改权的应有之义。 

  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设机关的全国人民代表常务委员会,按照宪法规定也有解释宪法、监督宪法实施的职责,但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职责从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换句话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拥有宪法的最终解释权和监督权。 

  宪法解释权、监督权的这种两级架构,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关。按照《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年举行一次会议,除选举年会期稍长一点,会期原则上不超过15天,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大多议程都是固定的,比如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报告、财政预决算报告。 

  这是建立和完善宪法实施、监督机制的《宪法》逻辑、法律与事实起点。抛开任何独立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建立某种独立的宪法解释、监督机构,既是缺乏宪法依据的,也是不符合宪法制定权、修改权精神的,恐怕也是行不通的。 

  按照宪法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立法权限,可以预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常务委员会在宪法解释、监督权的行使方面将有明确的分工,其中,属于宪法性宪法文件的解释比如公民权利、政党制度等应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做出,属于一般法律性质的宪法文件的解释可由全国人民代表常务委员会做出。 

  不管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宪法解释、宪法监督,还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宪法解释、宪法监督,都需要一个办事机构来予以对接和落实。因此,成立诸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宪法解释与监督办公室之类的机构是可以预期的。该办公室的职责,主要是受理,审查,提出意见,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决定。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