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希有:“严”就是守规矩,“实”就是做好事

——由“三严三实”形成的思想观

作者:孙希有  时间:2017-08-04

 

  理性的人才能守规矩、做好人、做实事。我的观点是,理性的人都应当按照规则做人做事,而感性的人就是难以做到的,凡是有精神病的人,精神不正常的人,一般都是感性的人,“三严三实”教育,“三严”就是规则,但要理性执行,不能感性执行。严就是守规矩,意思就是说,人要按照管理制度和要求存在自己,行为和做事。实就是做好事,意思是说做好的事,把事情做好。严是实的条件,没有严的管理和要求,就无法做事,很难把事情做好,不懂得怎么做,因为你没规则、没框架怎么能做成事、做好事呢?于是,严也就必须要合乎理性,合乎实际,这也就是“实”。人是要有理性的,不能纯感性办事。制定法律规则要讲客观。理性主张要按客观规律办事,感性主张按自己的希望办事,所以,理性的人办事稳妥、客观,感性的人容易脱离现实,异想天开,不按规则办事,导致违规违法,最后结果是不干实事儿,不干好事儿。讲“三严”,归纳起来就是要按法律制度、道德伦理规则办事,讲“三实”, 归纳起来就是能为社会、为他人、为人类做好事,真做事,做对事。我的这些观点,既包括大宏观的,也包括微观的。具体如下:

  一、人类生存为什么要立规则

  规则就是对做人做事的管理和约束。规则分:明规则、潜规则、元规则。明规则是外部的,有明文规定的,也存在需要不断完善的局限性;潜规则是内部的,是无明文规定而具有约定俗成无局限性的规则,可弥补明规则不足之处;元规则是综合的。是以人综合理性竞争解决问题的规则,没有定位。外部的规则就是法律和制度,内部的规则就是道德伦理。法律制度是机构确定的,机构包括公共机构和民间机构。道德伦理是靠人类的理性共识确定的,法律制度是强制人们遵守,伦理道德是靠人内心自我教化。中央要求的“两学”就是要求每个人通过学习自我教化,然后再“做”。这就是先有人后做事,先有精神再做事,有了好的精神会做好人、做对事、做成事。做好人就是做合格党员,做对事、做成事就是真抓实干。

  十八届六中全会强调要高度重视思想政治建设,把坚定理想信念作为开展党内政治生活的首要任务,这就提示我们做人做事要先有精神、先有思想,有了精神思想才应当,开始做人做事儿。精神是做人做事的前提条件,更是关键,没有好的精神就不要做事,做会做错,做错了不如不做,但做人可以,人是自然存在的物种,人生下来没有精神,只是物种的存在。人是必须做的,这是人的物理存在,不是人的行动。行动是做事,人有精神再有行动,有好的精神才有好的行动,否则,你会成为坏人。因此,人在没有行动前,只要有健康的身体就行了。同时,心也要健康,心健康,身体会更健康。身体受精神习惯的影响,为什么讲“两学一做”呢?即学在先,做在后,人从生物人变成自然人、社会人之前,生物人肯定首先跟着父母学吃饭、学说话、学文化、学成熟之后,才能开始做事儿,这都是精神在先,心在先。精神包括的范围很广,有信仰信念、自我素质的形成的等,自我素质包括,懂得做人做事的规则。如果没有正确的精神,你做人做事就会出现错误,包括维持身体存在做人的精神,有好的生活习惯,才能让做人,做得更健康,活得长久。做事既要认真做,又要谨慎小心做,还要和谐一致做,这就是“认真要协调”“认知要协调”。“认真要协调”就是你懂事了,愿意做事,想做事,把已做的事做得很细致,做成了事,但可能存在着没做好事、没做对事、做错了方向的事;“认知要协调”就是懂得规则,但对于不守规则的,没有主动作为,不去管理。这是典型的不作为。由于存在着“认真不协调”“认知不协调”的文化,因此社会上的事情变得复杂了。协调是针对复杂现象的行为概念,包括思想协调、人与人关系协调、人与事协调、人与自然界协调、人与自然界的动物协调,这就是对人心里的影响力。这也就说明内在的规则比外在的规则更具约束力。法律制度与道德伦理是约束人行为的两个基本方法。为什么要立法立规?为什么要建立道德规范?这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由于人类所需资源的有限性;二是资源间的差异性;三是由于人都有自私、自我的本性。这三个原因又是有矛盾和相互冲突的。

  二、消极守规与积极守规

  消极与积极体现着一个人的人格。消极的人格就是不敢担当,尽可能的躲开,沉默无语,不作不为。或坐享其成,或守株待兔。比如当前有的行政人员,或因为没有好处可捞取了,就故意不做事;或因为不想担责任,想减轻自己的压力,也不做事了。虽然没做事也没违规,但是因为你没做事而没违规,这就是消极怠工,消极守规。积极的人格就是主动参与,主动进入,敢于担当,主动出击,披荆斩棘,勇往直前。那句很老的话就说明了积极的人格,就是文革当中流行的:“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更大的胜利。”这句脍炙人口的话。对历史上“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以及“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这两句话怎么理解。这两句话就代表着人格的不同。第一句话就是消极人格。中国传统的文化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还有“读书做官论”之说,如果你光读书不做事、不想事、不懂事,那就是应了那句话“读书无用论”。第二句话就是积极人格。

  消极守规就是尽可能躲开可能限制自己行为的领域、地方,以免于自己被限制、被管理、被处理。躲避和进入代表着不同的人性。积极守规就是主动去做,主动进入,在做和进入后,在规则制度的前提下,靠自己的智慧,再选择做哪个,不做哪个,怎么做,这是自由的。而在进入之后选择做的方式也是自由的。这就是积极的守规。比如,你进入了机关单位,在工作上,你只要符合原则,就可以自由创新。

  总结起来说,“严”就是守规矩,“实”就是做好事。党章的要求、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就是让我们做好人、做对事、做成事。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理事会)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