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孙希有 > 访谈

孙希有:由中央系列发展理念形成实践落实新论点

  时间:2017-07-10

  

  福建省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孙希有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 邹家骅摄

  人民网福州11月2日电(黄丹妮、邹家骅) “‘一带一路’把区域发展的流动性思维的内部性,扩大到了区域发展的外部性,把自由分散性的经济要素流动,变成了常态、统一、机制性的流动,是站在促进、有利于区际(国与国、区域与区域)间经济要素流动立场的一种宏大设计。”近日,福建省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孙希有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孙希有是位长期擅长对社会现象进行思考性观察的行政官员,他把对社会现象的观察思考与中央精神相比对后进行研究,最后都会形成将中央精神落实到实践中的新论点、新做法。近几年,孙希有通过对十八大以来中央系列发展理念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学习、理解和研究,转化设计成了既贴近民生民众,又有利于社会管理治理的思想理念和新做法,创新性地提出了流量经济、差序增长极律、增长决堤律、域理性、域行为经济论、域经济人理性协调论、域经济人感性协调论、零地发展、本质科技、本性科技、不文明产业等若干新论点、新做法,这对社会经济发展有何指导意义?对于贯彻落实十八大以来中央系列发展理念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有何实践作用?记者就此进行了专访。

  记者:“一带一路”是我们中国当前的重大发展战略,您的专著《流量经济新论——基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理论视野》不仅为“一带一路”赋予了新内涵,也符合中央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对于您的流量经济新概念,能否给我们作下介绍?

  孙希有:为了能尽一切手段和方法引进外来经济要素为本区域经济发展起到作用,当时我通过对上海浦东、福建厦门等沿海开放地区的现象、现状观察和研究,形成了流量经济概念的定义,并撰写了《流量经济》一书。

  2003年前后,经济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当时的发展大都局限于为本区域着想,尽量把外来的要素引到本区域来,那也叫“招商”。《流量经济》一书,书中首次提出的“流量经济”概念就是以招商为主形成的流量经济。当时是这么表述的:流量经济主要是指一个区域以相应的平台和条件,吸引区外的物资、资金、人才、技术、信息等资源要素向区内集聚,通过各种资源要素的重组、整合来促进和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并将形成和扩大的经济能量、能极向周边地区乃至更远的地区辐射。在集聚辐射过程中,各资源要素通过高效、有序、规范的流动实现价值,再通过循环不断的流量规模,从而达到促进地区经济规模扩大、经济持续发展的目的。

  但经过多年发展,我们的产量、产能都提高了,库存也增加了,所以现在要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等。在中央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后,2014年我在对“一带一路”深入详细、扩展性研究后,将流量经济理论又重新进行了定义,具体表述为:流量经济是指在经济领域中各种依靠经济要素或生产物的流动而带来经济效益与发展的经济存在型态的总称,分两种存在型态:一种是站在某一区域(包括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视野,以区域自身相应的平台或条件吸引外埠的物资、资金、人力、技术、信息、商人等经济发展要素向区域内集聚,通过各种资源要素在区域内的重组,提升式的有限期滞留,借助式的经过等,来促进和带动区域内发展,再通过区域内的资源要素向外埠的输出、流动等,既使本区域得到发展,又带动和服务外区域的经济发展所形成的经济现象。另一种是站在区域(包括国家或地区)与区域之间发展的全方位视野,通过推动和促进经济要素或生产物的相互流动,因经济要素或生产物重组、互补等产生经济效益,从而使各区域间协同发展所形成的经济现象。就此再次出版了《流量经济新论——基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理论视野》一书。

  从人类主义角度讲,“一带一路”具有更深远的意义。我们知道,一带一路的基本内容就是实现沿线地区国与国、区域与区域、经济体与经济体等之间的互联互通,在社会学上,称这种互联互通的行为状态叫“交往”。按照人类学的视野,从对“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的涵义的研究中,我认为,国际间的互联互通交往,可以实现人类命运、人类利益、人类秩序的融合、统一、同一。在强调个体、集团、国家以致地区主义对经济社会发展方案制度、体制机制的设计时,应避免个体主义、集团主义、国家主义和地区主义狭隘利益思想行为。

  一部人类发展史最显著的体现,无可争辩的就是以经济发展的历史为主。而人类经济发展的历史,又无可争辩的体现在生产要素与物质资料生产分工及交换上。当人类社会处于经济发展初期的时候,社会的生产和交换基本都会在较狭隘的地域空间范围内进行。而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型态、格局的变化,不同地域间的人类交流、交往会不断突破地域界限,交流交往的范围、空间就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广,以致形成全人类化规律。人类社会交流交往的型态变化、规律形成,其目的归根结底就是为了促进人类的共同发展和进步。

  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构想具有非常典型的人类共同发展的思想。但众所周知,人类的共同发展不是同时开始的,它必须要有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由微观到宏观的逐步演进和演化的过程。

  记者:作为国内首位提出“流量经济”概念的行政官员,您还被很多人称为“流量经济之父”。那么,“流量经济”新思维对社会经济发展有何指导意义?

  孙希有:这里我们再从规模经济、规模不经济的原理来讲,流量经济的发展既要强调“流”,又要强调“量”。有“流”无“量”很可能就是规模不经济,因此,发展流量经济既要促进“流”的形成,也要促进“量”的增多。再从流量经济的效应来讲,促进流量经济发展不仅其本身的发展可以带来效益,更重要的是流量经济本身发展带来效益的同时会带来整个社会的经济全面发展。而且,流量经济发展越好,流动越快,流量越多,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也就会越好,经济总量就会越高。流动是经济活力的表现,不可或缺。再从流量经济的形成原理上看,流量经济是先有流量“点”,然后形成流量“圈”,伸展出流量“线”,再将沿线发展成流量“带”,最后形成更大以至无限范围的流量“面”。

  就“一带一路”的研究,除形成了流量经济新论内涵的概念外,我还提出了另外两个新概念和新观点:一个概念是差序增长极律。就“一带一路”我形成的差序增长极律概念是这样表述的,所谓差序增长极律,是指人类社会在发展经济的过程当中,其增长极点呈现着由小变大、由大变多、由多变长、由长变宽、由宽变阔、由阔到地球全覆盖的现象次序。这种现象次序的产生是由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差异性导致的。于是,“点”就成为增长发展的初始极,“圈”就成了扩大了的初始极。然后再到城市群,再到国家经济体,再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盟体,直到全球一体化联盟。另一个概念增长决堤律,是指一个地方在发展经济的过程当中,通过建设有利于经济增长的环境条件,来促进增长要素的生成、吸纳,以达到蓄积增长能量的目的。而当其经济要素过度集中,生产能力过度增大,集中、增大到超出其对经济能量的承载力后,便会引起劳动力资源不足、劳动成本上升,生产能力过剩、物质资料闲置,自然资源浪费、短缺、耗尽,生态环境破坏严重等现象,当这种现象严重到一定程度时,便会形成增长的危机。

  “一带一路”把单一的区域发展性思维扩展为全球、全方位的互联互通性思维,这样,每个区域的经济政策制定,发展平台设计,就不仅仅是表现为对本区域经济要素流动的影响上,更重要的是如果区域政策的开放性足够,平台、条件有利于经济要素流入流出,那么由于各种经济要素在不同区域分布内容、程度等不尽相同,于是某一种经济发展政策,某一种平台条件设计;某一区域的经济发展政策,某一区域的平台条件设计,就会改变经济要素静止不动、少动、难动的状况,使之流动起来。通过流动,各个区域相互输出多余的经济要素,相互输入自己短缺的经济要素,从而使各区域发展都获得新的活力。因此,有利于经济要素流动的政策制定,有利于经济要素流动的平台设计,其作用和目的无疑就是为了规范和引导经济要素的区际间流动,并促进流动的常规常态化、机制化。我们中国“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构想显然就是站在促进、有利于区际(国与国、区域与区域)间经济要素流动立场的一种宏大设计。

  记者:十八大以来,除“一带一路”战略以外,中央还提出了系列发展新理念,您一直在关注、学习、研究这些发展新理念,有没有再形成新的可以进行实践落实的概念、新办法?

  孙希有:经过对中央系列发展理论的研究,特别是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研究,我确实又提出了新的实践落实新观点、新理论,主要有“域”系列新概念和新做法。我提出的“域”系列新概念是地域的域,用“域”字做新概念的想法是觉得做人做事必须在合理合规、有法有规的范围界限内进行,不能任意所为。比如要推动经济发展,但要注意环境保护,发展要讲健康科学。本人由十八大以来形成的几个具体代表性的新概念如下:

  一是域理性:是指人在社会生活和社会实践行动当中,不能机械教条式地、不假思索地,盲从按照当下现实已存在的事物现象和规律规则建立起自己的思维,并得出自己的思想结论、采取自己的行动,而必须要对已经存在的现实现象和规律规则进行重新评审、认定、比较,在评审、认定、比较之后,再划定自己的思想与行为界限,最后达到真正科学合理的思想与行为目标。

  二是域行为经济论:是指经济人在理性行为中,对其所创造的经济物和经济做法的诞生过程及运行结果要进行动态性、循环性认证、调节、选择,看其对象、结果是否符合社会的整体价值,是否具有价值理性,以避免经济行为的社会出轨行为的出现。

  三是域经济人理性协调论:是指经济人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其以获取利益最大化为动机的自由主义理性经济行为,并不能一定会带来经济与社会发展进步的可能。利益为上不讲性质的经济存在将有带来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危机点。为预防和避免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危机,经济人必须将其创造出的利益主体进行结构性分析、计算、认证,对自主利益为上的理性思想与行为进行规制、划定界限,让接受经济供给物的消费者客体或主体具有选择性认知,实现经济人与消费者之间的利益共享及衔接。

  四是域经济人感性协调论:是指经济人在按照自己主观上的思想意识,以超出客观现实、现象的规律界限,即将从事、已经从事了经济活动后,经济人不能至此就开始进行持续性的经济活动,还必须要对自己将要从事、已经从事的经济活动的做法和结果进行考评、认证,考评、认证过程中及结束后,经济人的感性认知对象和行为要按照域理性的规律进行认证和协调,并划定自己的思想与行为的界限,以达到让经济人的感性思想和行为合乎经济发展的域理性、科学性、可持续性的目的。

  通过这一系列“域”行为思想形成的新概念,我的想法是想提示大家在自身的行动中,必须要在真正符合中央系列发展理念的范围内,否则就是超过“域”的错误行动,就是没有在实践中真正落实好中央系列发展精神。

  记者:“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是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这些理念如何在实践中落实?您有何思考?

  孙希有:对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必须要有认知又协调的思想,也就是说,懂了、有了理念了,但要知道怎么做,对不好做的事情,要进行协调,达到做的目标。除了创新要做到不能按线性思想做事外,我的理解,“五大发展理念”具有极其宏大的,极其开阔的人类主义思想。协调,是讲人与人之间的协调,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协调,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协调,文化与文化之间的协调,机构与机构之间的协调;绿色,既要讲环境保护,尽可能缩小生态足迹,又要讲民众的健康生活;开放,是指发展既要从我们中国自己的发展考虑,也要为全人类利益考虑,我理解,这就是我国具有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体现;共享,是讲人类要充分利用好地球各种人类生存的资源,优化地球上、人类中各种资源的配置,不浪费资源、不短缺资源,达到人类资源共享、利益共有的目的。

  对“五大发展理念”的研究,特别是对绿色发展理念的研究思考,我形成了具有标志性的新概念有两个,一个是“零地招商”,另一个是“零地发展”。

  “零地招商”指不用新征土地资源,而又能引入新的生产经营实体,达到发展经济目的的工作方法和理念,是从已经被征用的土地资源中进行挖潜和再利用的一种招商理念。包括三个含义:一是现有生产工艺技术较落后的企业进行产业升级或技术改造;二是较早前引进的,占用土地面积较大的,单位土地投资强度不够的企业充分利用其“围墙内”厂区闲置的土地,或扩大原有项目投资,或设立新的独资、合资项目。三是利用现有已建成的写字楼引进非工厂类项目。

  “零地发展”指不以依靠土地资源为要素,而又能使经济实现新增长、实现持续存在的发展方式。“零地发展”的具体内容有四个:一是以新的科技研发出的成果作为生产力推动发展的新要素;二是通过现有已存在的经济要素资源间的相互共享、有机组合而形成新的发展的持续;三是将已存在的、健康的、非经济性资源改变成健康的、经济性新资源,形成新经济;四是将已存在的、健康的、可提高效益的经济资源进行效益升级。

  “零地招商”“零地发展”这一理念提出,主要目的就是想解决目前经济发展和资源环境相约束这一矛盾,以期真正做到协调、绿色发展,向开放、共享迈进。

  记者: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指出:实施健康科技创新工程,培育健康产业高新技术企业。中央提出这纲要内容时间不长,您对此是否也有新概念呢?

  孙希有:规划纲要虽然刚刚提出不久,但对社会发展如何才能有利于人的健康问题我已经有多年的研究了,也形成了许多新观点。比如人类存在期间的“三项行为”论,就是我讲人类社会要健康发展形成的概念性论点。我的概念是人类存在期间的行为可以概括为三项:第一项是改造自然,形成人工创造物,这主要以工业生产的矿物质加工业为主流;第二项是人类智慧使用,不断研发出人类生活的新技术、提出新知识,这主要以科技研发及思想理论的产生为主流;第三项是人类生存性消费。第一项行为以工业生产为主要内容,为了人和社会的健康存在,工业生产必须避免不文明的生产存在;第三项行为,人的消费行为必须讲健康消费,一切消费不能害了自己身体、不能害了社会环境。我所提出的人类存在“三项行为”论的第二项行为恰好与《“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提出的“健康科技创新工程,培育健康产业高新技术企业”相对应,经对此对应性的研究,我又有了新概念,一个是“本质科技”,一个是“本性科技”,再一个是“不文明产业”概念。我认为,科学技术的研发要符合人类的本质性需求,也就是要健康,不是为了个别人或个别人群本性的需要,亦即发展“本质科技”。这涉及到三个概念:本质科技、本性科技、不文明产业。

  本质科技是指能够保障人类的身体健康、方便人类本质性生产、生活需求的科技研发行为及形成的科技成果,不是满足或带给人类本性需求的科技研发行为及科技成果,更不能进行会给人类带来威胁和伤害的科技研发,这就是本质科技的概念。

  本性科技是指科技研发者和科技产品生产者按照自己没有限度的人格思维,利用自己的智慧和生产能力,无所顾忌地来为自己赚取利益所进行的科技研发和产品生产行为。本性科技的研发生产分两种:一种是研发生产者没有考虑从人本质性生活要素内涵上进行的研发生产,只按照研发生产者自己本身的任性特点进行的研发生产;另一种是研发生产者从不道德的自我本性内涵上进行的研发生产。本性科技产品需求者也分两种:一种是需求者不是从自己本质性的要素内涵上进行科技产品的接受。电子游戏、玩具等就是为本性人研发的产品。另一种是产品的需求者与研发生产者一样也是从没有道德内涵上进行的产品接受,目的就是为了做不道德行为而接受,如木马病毒软件的研发,诸多诈骗软件的研发等。

  不文明产业是指经济人在生产经营活动中,仅从自身盈利着眼,不协调生产经营物的质量,不顾及生产经营行为对自然资源的破坏和对自然环境的伤害,不在意生产经营行为与人类生存本质性生活要素需求的关系,不遵守生产经营行为中的公共管理制度,又忘记掉了人类伦理道德的规则等实施的生产经营活动而生成、创造出的产业存在。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就是要求我们发展“本质科技”、限制“本性科技”、不发展或少发展“不文明产业”,只有这样,在健康中国、全民健康这条路上才能走得更快、走得更远。

  新概念、新观点的提出是要落实到如何具体执行的,不能空谈,这里涉及到比较长的、详细的内容,今天我就不多说了,一切做法,都将在我即将出版的新著——《想要“生活好” 必须“做得对”——由中央系列发展理念形成的如何做》一书中详述了。

 

来源:人民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