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圭武:三个更重要

作者:宋圭武  时间:2012-08-22   浏览次数:0

  社会发展,有许多问题需要我们认真反思,不然就会产生误区。在发展中,我们要抓住更为重要的东西,而不能将次要的看成是主要的。抓住了主要的东西,次要的问题也就会得到较好解决。抓不住主要的东西,最终主要的和次要的问题都解决不好。

  道德比知识更重要。社会发展,既需要道德,也需要知识,但知识和道德相比,道德要比知识更重要。道德是知识的灵魂和统领。知识没有道德,知识就是杀人的利器。知识只有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知识才能体现出为人类服务的正向力量,而不是毁灭人类的负向力量。另外,一个社会可以没有法律,但不能没有道德。社会有道德,社会本质就具有法治精神。一个无道德的社会,就是有法律,也实现不了或很难实现社会的法治化。因为社会若没有道德,必然导致法律建设难上加难。法律建设本身就是一个利益博弈的结果,若社会没有德性,就很难保证利益博弈产生的法律能真正体现正义精神。另外,就是有好的法律,也需要具有良好道德素质的法律主体来执行,否则,好经也会被歪嘴和尚念歪。另外,社会有道德,也有利于真正实现社会财富创造的最大化。因为社会有道德,社会就稳定和有秩序,财富的创造过程和分配过程就是合理有序和平稳的。反之,若社会没有道德,财富的产生过程和分配过程就是无序的,就是充满欺诈和破坏的。

  幸福比财富更重要。社会发展,既需要财富,也需要幸福,但幸福与财富相比,幸福要比财富更重要。财富仅仅是实现幸福的手段之一,幸福才是真正目的。手段和目的相比,目的比手段要重要得多。可以说幸福不仅是目的而且是人生的终极目的。虽然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幸福观,人不同,幸福观不同,但条条道路通罗马,这罗马就是幸福的驿站。有超越界的,希望人生不仅现世幸福,也希望来世幸福。有时为了更大的来世幸福,不惜牺牲现世的幸福。没有超越界的,就更多追求现世的幸福。形象一点说,对于人生而言,我们可以将幸福比作是数字1,财富比作是数字0。有幸福,就有1,财富越多,后面的0就越多,人生的价值就越大。没有幸福,就没有1,财富再多,也就是0再多,人生的价值也是0。所以,1是关键,是灵魂,0是补充,是肉体。所以,对社会发展而言,一定要将幸福建设作为第一要务。抓富裕,仅仅是为实现幸福提供条件,若将富裕定为发展的第一要务,就是将手段定为了目的,就是发展的本末倒置。

  公平比效率更重要。社会发展,既需要公平,也需要效率,但公平与效率相比,公平比效率要更重要。有公平,必然有效率。因为有公平,付出和回报就对等,劳动者的付出就会得到合理回报,必然就会鼓励劳动者有更多的付出,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就会得到极大调动,社会劳动生产率也就会得到有效提高。若没有公平,劳动者的付出就不能得到合理回报,这就不利于从根本上充分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另外,社会若没有公平,长期下去,人们的不满就会增加,社会稳定和秩序就是问题,维稳成本就会增加。所以,从长期看,有公平的社会,必然是有效率的社会;而社会没有公平,社会发展可能只有短期的效率,但肯定不会有长期的效率。

  另外,公平也是产生道德的优质土壤。公平是根基,奉献是花朵。社会越公平,雷锋必然就越多。因为有公平的社会,必将是一个鼓励奉献的社会,这样道德之花也就鲜艳。

  还有,公平也是社会产生幸福的重要基础。从经济学角度看,幸福就是效用的满足。这里导致幸福的效用满足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绝对效用的满足;一是相对效用的满足。绝对效用是指不与他人相比较而产生的效用。相对效用是指与他人相比较而产生的效用。绝对效用与相对效用既互相联系又互相区别。如收入的增加,既可以产生绝对效用,也可以产生相对效用。一方面,收入的增加肯定会一定程度改善个人的生活处境,增加自身的绝对效用水平;但另一方面,当收入的增加不如别人的收入增加快时,个人的相对效用水平未必就是增加的。所以,绝对效用增加,相对效用未必增加。同样的道理,相对效用增加,绝对效用未必一定增加。如当一个人收入下降比别人慢时,这时他的绝对效用水平可能是下降的,但相对效用水平可能就是增加的。对一个人而言,幸福水平的增加,最终取决于绝对效用与相对效用的总和。当总和增加时,幸福感就增加;当总和减少时,幸福感就减少。

  公平是产生相对效用的基础。没有公平,相对效用就是负值。因为没有公平,一个人的幸福也就意味着另一个人的痛苦;一个人的相对效用的增加同时也就意味着另一个人的相对效用的减少。

  从人的本质看,人对相对效应的重视程度要高于绝对效应。人既具有自然属性,也具有社会属性。一般而言,人的本质是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有机统一,但社会属性是自然属性的灵魂,所以,人的本质更多体现的是社会属性,而非自然属性。而绝对效用主要来自于自然属性的满足,相对效用主要来自于社会属性的满足。由于人对社会属性更看重,所以,人对相对效用的满足会更重视。在这种情况下,提高社会的公平性,比提高效率会更加有利于提高人们的幸福度。

  道德比知识更重要,幸福比财富更重要,公平比效率更重要,应当成为社会的常识。社会发展,一定要更加注重道德、幸福、公平等方面的建设,这是解决发展问题的三个关键环节。具体比如在学校教育方面,德育就不能可有可无,就不能防松,必须要重点抓;教师队伍建设,道德水平就需要重点考核;等等。加强道德建设,关键是要建设诚信、理性、敬畏精神。诚信、理性、敬畏是整个道德体系的三个重要支点。诚信是人与人之间德性的最基本支点;理性是人与自然关系最基本的德性支点;敬畏是人与不确定性世界最基本的德性支点。另外,国家发展要更多注重群众幸福度的提高,而不仅仅是GDP的提高。

  另外,要推进社会的道德、幸福、公平综合发展和提高,公平建设是枢纽,是核心。因为公平既是幸福的基石,也是道德的基石。

  如何建设公平,第一,社会应尽可能实现个人之间具有相同的选择自由。就是在选择的自由度上,要更多强调机会均等。所有职位要平等向所有人公平开放。第二,社会应尽可能实现个人之间收入分配的按劳分配。国家对收入分配要加大计划、法律等调控力度。这里笔者认为,收入分配的大体合理原则应是:专业技术人员的平均收入应当属社会最高水平;社会管理人员的收入水平应当保持在社会中流水平;最后是一般简单劳动者的收入水平。这样收入分配既符合复杂劳动与简单劳动的区分,也符合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要求,对社会,对个人,都有好处。国家也要严格限制行业之间和劳动者之间收入差距过大。对垄断行业要征收高额重税。对遗产要征收高额税收。国家要加大对落后地区和贫困人口的投资,保证基本公共产品和服务的均等化。第三,社会应尽可能保证先天资源收益的平均分享。对于人类而言,先天资源,就像一个没有失主的黄金,其公平的分配原则就是收益平均分享。比如土地,就是先天资源。马克思指出:从一个较高级的经济的社会形态的角度来看,个别人对土地的私有权,和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私有权一样,是十分荒谬的。甚至整个社会,一个民族,以至一切同时存在的社会加在一起,都不是土地的所有者。他们只是土地的占有者,土地的受益者,并且他们应当作为好家长把经过改良的土地传给后代。这里笔者认为,对于先天资源收益,关键不在所有权,关键是要实现收益的平均分享。但由于在收益分配中,所有权具有强势地位,所以,国家要对来自所有权的收益进行最大程度限制,要通过税收等多种手段,实现全民在先天资源收益方面的平均分享。第四,政府在公平制度建设方面要发挥好主导作用。建设好的制度,政府的作用至关重要,因为政府在制度建设方面具有规模优势和强势地位。政府的阻碍,将是最大的阻碍。政府的推动,也将是最有效的推动。

  作者:甘肃省委党校学术委员会委员、经济学部教授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