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圭武:人力资本范畴及建设思考

作者:宋圭武  时间:2015-07-30

  在以往关于人力资本范畴的界定中,总体倾向认为人力资本主要体现在技术、知识、经验、身体素质等方面。笔者认为,这样界定人力资本范畴是不完整的,完整的人力资本应包括:知识资本、心理资本、身体资本、社会资本、道德资本等方面。关于人力资本建设,笔者认为,第一,尤其要重视道德资本的建设。在以往的人力资本建设中,往往是注重了智力资本以及身体资本等方面的建设,而对道德资本建设重视不够。和智力资本相比,道德资本对发展而言,意义更重大。第二,也要重视心理资本的建设。第三,在人力资本建设方面,公平的竞争制度是很重要的。第四,也要加强教育、培训等。第五,人力资本建设和开发要以人为本。 

  有关人力资本问题研究,已经有很多成果和观点。下面笔者就人力资本范畴及建设问题谈谈个人的一些看法,不妥之处,请指正。

  一、关于人力资本范畴

  如何界定人力资本范畴,许多学者都给出了定义。西奥多•舒尔茨是明确对人力资本范畴进行系统界定和研究的第一人。他认为,人力资本是人作为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能力,是体现于劳动者身上,通过投资并由劳动者的知识、技能、体力(健康状况)所构成的资本。(舒尔茨,1962)贝克尔认为,人力的投资主要是教育支出、保障支出、劳动力国内流动的支出或用于移民入境的支出等,他认为人力资本不仅意味着才干、知识和技能,还意味着时间、健康和寿命。(贝克尔,1987)我国学者李建民认为,人力资本是“存在于人体中、后天获得的具有经济价值的知识、技术、能力和健康等质量因素之和。”(李建民,1999)朱舟认为,人力资本是“通过劳动力市场工资和薪金决定机制进行间接市场定价的,由后天学校教育、家庭教育、职业培训、卫生保健、劳动力迁移和劳动力就业消息收集与扩散等途径获得的,能提高投资未来劳动生产率和相应劳动市场工资的,凝结在投资受体身上的技能、学识、健康、道德水平和组织管理水平的总和”。(朱舟,1999)阙祥才、唐永木认为,人力资本是存在于人体中并具有经济价值的后天获得的知识、技能、健康、迁移能力、思想观念等质量性因素的总和。(阙祥才、唐永木,2010)

  在上述关于人力资本范畴的界定中,总体倾向认为人力资本主要体现在技术、知识、经验、身体素质等方面。笔者认为,这样界定人力资本范畴是不完整的,完整的人力资本应包括:知识资本、心理资本、身体资本、社会资本、道德资本等方面。

  这里知识资本主要是指体现在一个人身上的智力水平、技术水平、经验知识等。心理资本主要是指一个人的心理适应能力。身体资本主要是指一个人的身体素质。社会资本主要是指一个人所具有的社会关系网络。这里的社会资本概念主要是针对一个人而言的,与一般的社会资本概念是有区别的。这种反映在一个人身上的社会关系,也构成了一个人的资本。比如有些政府高官退休后被一些企业聘任,论知识和身体,也许这些人的知识结构和身体素质并不适合在该企业工作,但该高官的社会关系就是企业可以利用的一笔资本,而这种资本又会给高官本人带来收益。道德资本主要是指一个人的道德水平。

  在知识资本、心理资本、身体资本、社会资本、道德资本中,道德资本是人力资本最重要的资本,是人力资本的灵魂,而知识资本等则应居于次要地位。

  若用R表示人力资本,Z表示知识资本,X表示心理资本,T表示身体资本,S表示社会资本,D表示道德资本,则人力资本函数可表示为:

  R=D·R(Z,X,T,S)

  这里道德资本D与其他人力资本是相乘的关系。也就是说,当D〉0时,也就是当一个人有道德时,这时人力资本的其他资本形式才会对社会经济发展产生正向作用,其人力资本值就是正值。在这种情况下,知识等人力资本则是越多越好。当D〈0时,也就是当一个人没有道德时,这时人力资本的其他资本形式对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是负值。在这种情况下,则是知识越多越反动。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函数是仅仅一种简化的分析。实际一个人的道德资本是动态变化的,是一个动态函数。

  二、关于人力资本建设

  第一,尤其要重视道德资本的建设。在以往的人力资本建设中,往往是注重了智力资本以及身体资本等方面的建设,而对道德资本建设重视不够。和智力资本相比,道德资本对发展而言,意义更重大。一是道德资本是人力资本范畴其他资本的统领着。比如,知识,就离不开道德的统领。知识没有道德,知识就是杀人的利器。知识只有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知识才能体现出为人类服务的力量。二是人有道德资本,本质就是守秩序的,这样社会就容易实现法治。社会有法治,经济交易成本就低,交易效率就高。三是有道德资本,财富就具有长久性。因为社会有道德资本,社会就稳定和有秩序,财富的拥有者就是安全的,同时,财富的创造过程和分配过程就是合理有序和平稳的。反之,若社会缺乏道德资本,财富的拥有者就是不安全的,财富的产生过程和分配过程就是无序的,就是充满欺诈和破坏的。

  第二,也要重视心理资本的建设。在以往的人力资本建设中,对心理资本的重视程度也是不够的。目前,人的心理问题越来越成为一个重要问题。比如焦虑,根据2002年“世界精神健康调查报告”在十八个国家收集的资料,焦虑已升格为席卷全球最普遍的精神健康问题。根据美国焦虑症患者联合会的统计显示,如今相当多的大学生患有焦虑,大约35%的学生在校内的精神健康中心寻求治疗。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心理学家简·特温格对20世纪50年代和90年代美国人的精神健康状况进行了比较分析,她在研究报告中指出:90年代大学生的焦虑程度,要比50年代的大学生平均高出85%。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西方国家服用抗抑郁药的人数直线上升。人的心理有问题,一个人所具有的知识等人力资本的发挥就会受到限制。同时,心理有问题,也会影响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也会影响到其他人人力资本作用的发挥。所以,加强心理资本建设,也是很重要的,不应被忽视。

  第三,在人力资本建设方面,公平的竞争制度是很重要的。公平的竞争制度,具有三方面的意义。其一,公平是提高幸福度的有效途径。 从经济学角度看,幸福就是效用的满足。这里导致幸福的效用满足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绝对效用的满足;一是相对效用的满足。绝对效用是指不与他人相比较而产生的效用。相对效用是指与他人相比较而产生的效用。绝对效用与相对效用既互相联系又互相区别。绝对效用增加,相对效用未必增加。同样的道理,相对效用增加,绝对效用未必一定增加。对一个人而言,幸福水平的增加,最终取决于绝对效用与相对效用的总和。当总和增加时,幸福感就增加;当总和减少时,幸福敢就减少。公平是产生相对效用的基础。没有公平,相对效用就是负值。从人的本质看,人对相对效应的重视程度要高于绝对效应。人既具有自然属性,也具有社会属性。一般而言,人的本质是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有机统一,但社会属性是自然属性的灵魂,多以,人的本质更多体现的是社会属性,而非自然属性。而绝对效用主要来自于自然属性的满足,相对效用主要来自于社会属性的满足。由于人对社会属性更看重,所以,人对相对效用的满足会更重视。其二,公平是提高效率的有效途径。在西方管理理论中,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人是社会的人,人的管理不同于物的管理。而且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也认为,劳动力投入与其他非人力投入在生产过程中有根本的区别:一是劳动者有喜好、有感情,而机器和原材料没有;二是劳动者需要激励措施,机器不需要;三是对机器的生产性能在购买之前就可以相当的了解,所以有关质量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不是很突出;四是劳动者会罢工,或因健康状况不佳、压力太大等等问题而“停工”,而机器则不会;五是与资本资产相比,人力资本更加缺乏流动性,而且风险更大;六是劳动者通常需要培训,而机器不需要;七是人力资本无法与所有者分开,而非人力资本却可以;八是劳动者的效用函数是互相依赖的,而不是独立的。由于劳动力投入与非人力投入有巨大区别,所以,我们就不能用非人力模型来解释人力投入效率问题。非人力资源投入效率,可能更多需要技术创新等因素,更多需要考虑其自然方面的属性等;而人力资源投入或劳动者的积极性,就有一个社会属性满足的问题。由于人的本质更多体现的是社会性,所以,公平对待一个人,就是一个提高积极性的关键变量。因为人只有在公平对待中,才更感觉自己被社会当作一个真正的“人”看,也才会更加积极的像“人”一样做事。在生产实践看,福特公司的案例也说明,让工人感觉公平更有利于提高劳动者的积极性,同时也更有利于提高企业的效率和利润。1908年的秋天,亨利·福特开始着手生产著名的T型福特车。在1908年到1914年期间,他率先发明了大规模生产技术,这成为“美国生产体系”的主要特征(Rosenberg,1994)。福特发明的组装线生产法需要的是相对不太熟练的工人,而不是先前所需要的能够一辆一辆组装汽车的熟练技工。第一条活动的组装线于1913年4月开始运行,但对福特来说不幸的是,大规模生产技术的引进,彻底改变了工作环境并导致了旷工次数和换手率的大量增加,代价很大。1913年,福特员工的年换手率达到370%,每天旷职人员比率达到10%。1914年1月,福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提出了一个薪金制度,即超过22岁的男性员工(至少在本公司工作六个月)每天工作八小时的报酬是5美元。此前,同样的员工一天工作九个小时才能拿到2.34美元的报酬。在一定的劳动生产率水平下,工资的增加必然造成单位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当时的评论家认为福特的办法预示着企业利润必然降低。然而,福特的新工资政策的结果是,员工旷职率急剧下降了75%,工人换手率下降了87%,生产效率大幅度提高了30%,T型福特车的价格降低了,公司的利润也增加了。这说明,让工人或劳动者感觉更公平的工资更有利于调动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同时,也确实增加了企业的效率,而不是相反。其三,公平是产生道德资本的优良土壤。社会有公平,个人对社会有了贡献,社会就能给予合理回报。这样必然就会奖励更多的人去为社会做出贡献。社会没有公平,个人虽然对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但社会并没有给予合理回报,甚至亏了人家,这样长期下去,必将是逆淘汰。这样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就会逐渐退出,而更多的人就会越来越自私。所以,在一个不公平的社会,要让道德资本健康生长就很难。

  第四,也要加强教育、培训等。在人力资本建设中,必要的教育和培训也是重要的。在教育和培训中,一定要注重人人力资本的全面建设,而不是仅仅注重知识资本方面的建设。要建设学习型社会。对一个人而言,人力资本建设是终身的,要活到老,学到老。

  第五,人力资本建设和开发要以人为本。这里尤其要提倡适度竞争。也就是说,一方面,我们要提倡公平竞争,社会发展不能没有竞争;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提倡适度竞争,要注重建设休闲社会。对社会发展而言,提倡休闲,建设休闲社会,意义是深远的。休闲是人生最重要的目的之一。亚里士多德说:“休闲才是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是哲学、艺术和科学诞生的基本条件之一”。著名英国思想家罗素曾说,能否聪明地用“闲”是对文明的最终考验。柏拉图说:“诸神怜悯生来就是劳累的人们,因而赐予他们一系列的节日,并由酒神、诗神、太阳神相伴,由此他们的身心获得滋养,他们变得高大、正直。”《圣经》中写道(上帝对人说):“你们要有休闲,才能感悟到我是神。”约瑟夫·皮柏在《闲暇:文化的基础》一书中也写道:“我们惟有能够处于真正的闲暇状态,通往‘自由的大门’才会为我们敞开,我们才能够脱离‘隐藏的焦虑’之束缚。”德国思想家席勒说:“人性的圆满完成就是美。这样的美是理性提出的要求,这个要求只有当人游戏时才能完成。所以,人同美只是游戏,人只是同美游戏;只有当人是完全意义上的人,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时,他才是完全意义上的人。”所以,休闲过程,也就是人成为人的过程。

  【参考文献】

  [1] 阙祥才、唐永木:关于人力资本:概念、理论、方法,http://www.studa.net/renliziyuan/100123/15542585.html

  [2]段钢:人力资本理论研究综述,http://wenku.baidu.com/view/d8dba4274b35eefdc8d33309.html

  [3] 宋圭武:《大国路径:中国改革真问题探索》,中国经济出版社2012年1月第1版。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