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宋晓梧 > 访谈

宋晓梧: 国企改革是非常难的敏感题目

  时间:2016-08-30

 

  “今年民营经济投资前景比较严峻,从全国来看,增速不到3%。从东北来看,情况更加严峻,辽宁下降了50%-80%,整个东北下降了30%。下降幅度这么大,这是一个大问题。”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宋晓梧在8月29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第86期经济每月谈上表示。这和整个宏观经济形势有关系,产能过剩往哪投?怎么处理好民营经济和国营经济的关系?宋晓梧说,国有企业改革是非常难的敏感题目,经济体制改革一开始是以国有企业过程为中心环节,坚持了二十年,之后才逐步淡化。但“十三五”时期,这个题目又成为一个热点被提出。

  宋晓梧认为, 近日发布的《北京市国资委国有经济“十三五”发展规划》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的“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同时符合对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的精神。但是国有资本比较灵活,会进行分配,重点围绕公共服务方面,另外围绕国家的经济命脉,包括部分必须管理的资源和军工方面,在一般性的竞争领域可以更多的实行混合所有制。

  “关于这个问题,我最早于1986年提出国有企业改革实行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在理论上有缺陷,应该实行国有价值形态、全民所有制价值形态和实物形态的分离,国家重点管价值形态,就是现在的金融资本,把实物形态让给社会更多的去运作,在这个基础上必然会形成混合所有制,一个企业的价值形态可以是国有、外资、民营,但实物形态由企业统一运行,产生利润后,按照不同的价值形态,或者按股份、投资额进行分配。”宋晓梧表示,现在争论比较大的是去产能过程中对一些市场竞争的国有企业,特别是僵尸企业瘦身健体是对的,但是对整个国有资本的做强、做大、做优,作为国有资本来说是可以,但不是说对每一个国有企业都要做强、做大、做优,这里面应该有国有企业战略调整,这是一个争论非常大的问题。

  国企改革是我国经济转型的一个方面,会上,与会专家除了围绕国企改革进行讨论外,还分别从收入分配、社会保障等方面分别进行了探讨。

  宋晓梧以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陈文玲,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分别发表演讲,并就发布的《抉择——中国经济转型之路》、《中美经贸关系未来十年》、《美国全球战略调整与布局》、《互联网革命与中国业态变革》、《透视中国》五部图书进行点评,并对听众提出的问题进行回答。

来源:中国保险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