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探索发展方式转型道路 寻找内生力量

  时间:2012-07-13   浏览次数:0

      812日,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推进两型社会建设的决定》,绘出湖南两型社会建设路线图:以两新”(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两型,以四化”(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两型
       潇湘晨报集中旗下首席资深采编团队,历时1月,遍访京湘,倚多位知名湘籍在京学者和本土专家之智慧,今起力推大型政经系列报道——《两型拾问》,解读湖南两型建设新战略,剖析湖南十二五规划蓝图。

    《两型拾问》,研究问题,求答求解,寻求解决之道和可能的路径,内容包括转方式、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外贸出口、科技创新、环保、百姓荷包、法治湖南等十章,力求涵盖湖南两型社会建设之精要,以资时局,以飨读者。

    型,铸器之法也。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

    新路径关键是探寻两型社会新的体制和机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刘勇

    潇湘晨报记者 肖世峰 长沙报道

    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慢不得、等不起,不容彷徨,不容观望,机遇稍纵即逝。全省上下要以只争朝夕的紧迫感和责任感,发扬改革创新和敢为人先的精神,抢抓机遇,迎难而上,根据我省的基本省情和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努力走出一条符合实际的具有湖南特色的发展转型之路。——省委书记周强

    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是一项战略性、全局性、历史性任务。我省加快转方式调结构的条件具备、潜力巨大,时机紧迫、任务很重。要充分发挥比较优势,更新发展观念,提高发展质量,真正在加快上下功夫,在转变上动真格,在发展上见成效。——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徐守盛

    湖南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马湘滨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全国汽车产业分布图。直到2005年,那张图上,长丰集团几乎还是湖南汽车产业的唯一标注。

    坊间一直流传湖南与二汽失之交臂的故事,湖南曾是二汽的选址,最后因何失之交臂至今成谜,但此后布点十堰、继而移师武汉的二汽,让与武汉城市圈同跻两型试验区的长株潭,迄今仍存瑜亮意气。

    瑜亮情结的一个注脚是,湖南大学拥有汽车车身先进设计制造国家重点实验室,是中国汽车工业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重要基地之一,成就了国内众多汽车企业,其中包括安徽奇瑞。如今已是湖南大学校长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志华,从2002年开始,就领着他的团队和奇瑞一起做碰撞项目。现在,安徽正在推动合肥江淮与奇瑞重组,其增长空间不能不令湖南羡慕。

    其实湖南有内力、有内功,就像《天龙八部》里面的段誉,以什么方式来用值得探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刘勇说。刘勇对湖南的关切由来已久,他是国内最早公开研究中部崛起课题的学者之一。而正是中部崛起的号角,激荡起湖南后发赶超的雄心。

    而更令湖南心潮澎湃的底气,是长株潭城市群获批国家级两型社会试验区20071216日,两型试验区获批新闻发布会,面对媒体关于试验区设立意义的提问,时任湖南省长、现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周强直接借用阿基米德的话说,给我一个支点,可以撬动整个地球,现场响起一片掌声。

    鱼和熊掌兼得的试验

    两型二字字面意义易懂,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但在长株潭和武汉两地试验的真义何在?国务院批复的试验方向,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走有别于传统模式的工业化、城市化发展新路,有着怎样的深刻蕴意?

    孟子的《鱼我所欲章》中讲了一个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故事,长株潭和武汉,试验的是怎样才能鱼和熊掌兼得。刘勇说。

    在中国,30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一些地区以土地换资金、以空间求发展、以环境为代价的传统粗放式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东部的珠三角以占全国4/1000的土地面积,创造了中国10%GDP;长三角的GDP占全国的比重更是达到22.7%。然而,地荒、电荒、水荒、油荒、民工荒使得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投资环境日趋恶化,威胁着经济社会和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现实的经济社会环境也不允许中部再全部复制东部的模式。中部需要开辟自己的路子。刘勇说,国家之所以将这个重任放在两大试验区,显然秉承了中国先试点、再推广的改革思路。而且在中部,武汉城市圈与长株潭城市群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特别是在产业结构上。与整个中部相似,两大试验区同属于老工业基地,产业结构偏重,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工作开展起来的难度也比一般城市大,具有很高的试验价值。

    不过,对两大试验区而言,这恰恰是难题所在。两个试验区正处在工业化与城市化中期,经济发展压力大。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强调环境与资源保护,至少从近期效果来看,很可能会有限制地区发展的反作用。经济增长与两型社会建设成了中部试验区的熊掌和鱼。

    显然,试验区需要走出一条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发展新路,才能做到熊掌和鱼的兼得,进而为中部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树立标杆。

    转方式的湖南瓶颈

    省发改委主任蒋作斌也在思考问题的答案。他翻阅了大量资料,发现二战以来,国外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增长型阶段——协调型阶段——可持续型阶段——人本型阶段。而一直以来我国都以大进大出拉动经济增长,过度依赖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显然是这种增长模式的缺陷

    同一时刻,省统计局局长张世平对着一堆数据也在沉思。湖南工业经济结构的重型化趋势仍很突出,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占规模工业的比重达35.5%,分别比湖北、安徽高2.7个和8.5个百分点。湖南去年的单位GDP能耗水平比全国高11.6%

    区域发展的落差也在加大,去年全省14个市州中,地区生产总值最高的长沙达3744亿元,最低的张家界只有203亿元,高低相差17.4倍,比2005年扩大4.7倍。人均GDP最高的长沙达56620元,最低的邵阳8857元,高低相差5.4倍 。

    而无论从土地、从资金来看,资源短缺已经成为湖南发展的瓶颈。湖南人均耕地0.89亩,居全国第25位。从资金看,2009年全省一般预算收入只有844.96亿元,居全国第14位,比广东少2804.24亿元。

    湖南人均储蓄存款余额12281.3元,相当于全国的61.7%2009年末全省上市公司数量64家,占全国的3.4%湖南省省情与对策研究中心主任汤建军说,湖南不转型,几乎没有出路。

    1.5万字的转型药方

    湖南2009GDP达到1.293万亿,跻身全国十强,在国际上比较,已超过阿联酋和埃及。汤建军说。转型,对于湖南来说已迫在眉睫,问题是,路在何方?

    812日湖南省委省政府出台的《关于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推进两型社会建设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给出的路径选择是:以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为基本途径,以结构调整、自主创新、节能环保、民生改善和制度建设为着力点,加快经济结构由不合理、不协调向协调发展转变,经济增长由外延扩张向内涵提升转变,资源利用由粗放向节约集约转变,城乡发展由二元结构向一体化发展转变。

    以四化两型为亮点的《决定》据悉历时3月,20余次易稿,含13大部分、近1.5万字。

    《决定》13大部分的标题中,有8个部分的标题用了加快:加快推进长株潭两型社会试验区改革建设、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加快推进信息化……

    而对其内涵的解读,蒋作斌说,湖南转型,选择的是推动经济进入创新驱动、内生增长的发展轨道。单纯靠投资增长、靠重复建设、扩大生产能力的外延式增长是不可持续的,所以,要加速从三个转变为三个:从更多的依靠外需转向依靠内需、从外延的增长转变为内涵型的发展、从外向型的动力转为内向型的动力。

    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也开始出现经济动力加速向生转变的趋势。如美国的经济复苏计划就包括启动50多年来国内最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

    思想再解放一点

    关于湖南转方式的路径,刘勇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新路径最关键的一点是强调探寻两型社会新的体制和机制。

    当初,中部崛起提出时,不就有人质疑,在后特区时代,中部崛起在没有特殊政策支持下动力何在?现在湖南选择的转型路径正好能回答这一质疑:试验区要发展成一个机制创新中心,通过机制创新,促进城市、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刘勇说,在整个中国都处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关键阶段的背景下,湖南遇到的问题也是全国遇到的问题,这正是新湖南的最大新机遇。如果湖南能够思想再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通过市场化路径,有所为有所不为,也许对整个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进程都有积极意义。

    《决定》描绘了湖南的未来5年:基本形成现代产业体系、可持续发展体系、科技创新体系、民生保障体系和制度支撑体系;城镇化率达到50%以上,财政收入超过3000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超过26000元和8500元。

    但通过四化两型实现带动全省发展,显然不是一件易事。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王东京说,湖南转型最终要依靠产业带动,市场经济的主体是企业,没有大批优秀的企业家,就谈不上真正搞好工业化,就谈不上夯实了湖南发展之基。

    湖南曾经学广东、学浙江、学福建,其实,关键要研究他们在30年前同样是工业基础薄弱的地区怎样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人们往往忽略了东南沿海的官员们,如何在当年那样颇有争议的政策环境中,一步步寻找突破口,逐步建立相对宽松、市场化的制度条件,为企业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只有企业发展了,才有今天人们看到的地方经济实力。

    事实上,湖南汽车产业的异军突起,恰恰是制度条件和投资环境孕育的硕果。2007年元月,湖南省委常委会专门研究湖南汽车产业发展的重大问题。之后,湖南相继出台政策支持发展汽车产业。政策的针对性与政府的决心带来的是:去年7月,长沙引进菲亚特集团;几天后,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亲临长沙,宣告比亚迪落户星城;8月底,陕汽重卡也在长沙下线。

    最新出版中国汽车行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已将长沙标为重点推荐的五颗星,称长沙拥有轿车、轻卡、重卡、客车、工程车等完整车系制造能力。各种车都能造,这在全国还是第一家。到2012年,汽车产业有望成为长沙第二个千亿产业集群。

来源:红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