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唐钧 > 访谈

唐钧:养老保险双轨制不公平 并轨试点成半吊子改革

  时间:2013-08-17   浏览次数:0

  访谈者:朱开云

  受访者:唐钧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研究员

  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其实不只“双轨”

  养老金的问题归根到底是一个政治抉择问题。它是一个社会分配问题,而不是所谓的简单计算出来的。我们既要考虑到经济理性,但同时也要考虑到人文关怀。我们现在很多专家的意见过于偏向经济理性,而忽略了人文关怀。

  青评论:所谓“并轨”,意味着有“双轨制”。我有一位同事,父母双方学历相同,工龄相同,职务也差不多,但由于一位在机关,一位在企业,退休后养老金差距就很大。这样的现状是如何形成的?

  唐钧:改革开放以前,养老金的计算方式,都是一个人到了退休的时候,根据他退休以前的工资,按照相应的规定,一般是以前工资的70%,工作年限长的可达到80%—90%,离休人员甚至能拿到100%。不管是干部还是职工,都是按照这个来算的。当时有一个特点,所有的退休金都是由单位来支付的。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到了90年代,转向市场经济的时候,很多国有企业就不景气,甚至倒闭,在这种情况下,开始了养老金的改革。换了一种计算方式,改革后的企业养老金是按照社会统筹加个人账户这种方式来计算的,这种计算方式实际上是把养老金和以前的工资脱钩了,和社会平均工资挂钩,替代率只有40%,相对于原来替代率70%的基本标准,改革开放以后的企业养老金是降低的。而事业单位和公务员的养老金还是按照原来的方式计算,所以就显得高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1997年新的保险制度建立后,一直到2005年,企业职工养老金就没有根据物价上涨水平提升过,所以7年下来,养老金受到物价上涨影响,就相当低了。虽然后来连续9次提高了企业职工养老金的标准,但因为基数太低,所以相对来讲还是偏低的。

  养老保险制度这样的改革,就形成了所谓的“双轨制”。

  青评论:您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养老问题不是一个纯粹的保险问题,其本质是社会分配,你能否从我国的分配制度改革的大背景下来谈谈养老金“双轨制”的问题?是不是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唐钧:“双轨制”是一个现象,本质问题是一部分企业职工的退休金太低,不能维持基本生活。虽然现在企业退休职工的养老金平均到了1800或1900元,但是在中国讲收入平均线,一定要注意,就是其实只有三分之一在平均线以上,而其余的三分之二都在平均线以下。所以,用“一轨制”来解决“双轨制”问题是办不到的。因为养老金的问题既涉及“公平”,又涉及“效率”,以一个制度要同时顾及“公平”和“效率”,是不可能的。

  养老金的问题归根到底是一个政治抉择问题。它是一个社会分配问题,而不是所谓的简单计算出来的。我们既要考虑到经济理性,但同时也要考虑到人文关怀。我们现在很多专家的意见过于偏向经济理性,而忽略了人文关怀。

  “双轨制”肯定是有问题的,它是一个现实。相对来说,有两点,一个是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是不需要个人缴费的,而企业职工是需要个人缴费的。第二,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最后得到的养老金要比企业工人多,甚至是高出一倍两倍。所以从基本养老保险来说,确实有不公平之处。但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并轨就可以解决的。所以,我不赞同以简单的并轨方式来解决养老金双轨制,因为这个问题背后牵扯了许多其他问题。

  青评论:具体都牵扯哪些问题?这些问题跟养老金制度改革有什么关系?

  唐钧:养老保险的“双轨制”是不公平的,但简单地讲“并轨”,这个思路可能并不能解决问题。中国养老金的改革不是要改一个“双轨制”的问题,而是要从根本上改。因为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并不只是“双轨”,我算了一下,大约有“七轨”。国家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军人,企业职工,农民,城市居民,还有农民工。虽然农民工从理论上讲,可以包含在城市职工这个范畴里,但实质上是不同的,所以至少是七种制度。

  现在简单地说,把事业单位和企业单位并轨,能解决问题吗?最近有一个新闻,大家可能关注到了:天热,有个环卫工人中暑去世。大家可能普遍关注的是劳动保护的问题。但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环卫工人大部分是60岁以上的?这个中暑去世的环卫工人已经72岁了,这说明什么问题呢?当然这些人的身份可能都是农民,农民为了自己的生活,即使70多岁了还得出来工作,而且是重体力劳动。这应该吗?所以我们的养老保险制度其实还有很多问题,不能说把这两个并轨就叫改革了。

  我强调社会分配问题,对全中国的老百姓都应该是一视同仁的。如果现在只是简单地把公务员、事业单位和企业职工并轨,必然会引起其他的问题,农民怎么办?城市居民怎么办?

  所以我一直主张,“双轨制”是一个实际问题,但我们改革的时候,最好能想得远一点,最好能一步到位。

  试点怎么变成了“半吊子改革”?

  我们讲要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要并轨,但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其实是不明确的,没有目标就没法改革。我们的养老金改革需要更明确的目标,更具体有效的方案。

  青评论:在中国推行机关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实际操作中阻力很大。2011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与网民在线交流时提到,“在机关和事业单位实行养老保险改革,在我国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您如何看待这其中的复杂性?

  唐钧:我们从具体的实践中来看吧,广东是最先试点的一批城市之一,那里的养老金改革很快就出现了问题。大学里的一些教授都抢着要提前退休,因为他退休后还能拿到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我国教师法规定,教师从教30年可以退休。这样一来,如果他们退休,就把大学的正常教学秩序打乱了。当时,大家的预期是,如果并轨了,养老保险的待遇会降下来。广东出了这个问题,改革就暂缓了,一直到现在没有实质的推进。这可能就是这个问题的复杂性之一吧。

  我们说的事业单位人员,主要是大中小学3000多万的教师,还有1000多万的医护人员,这是最主要的。这是事业单位中最主要的人群。现在媒体上经常提起为什么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一直推不动,它是有它的现实问题。如果真的改革以后,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待遇降低的话,我觉得会引起很大的震动。

  但是如果改革以后,他们仍然拿着很高的退休金,而企业职工的现状没有改变的话,也会引起很大的震动。复杂就复杂在这儿。

  青评论:2008年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试点方案》,确定在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5省市先期开展试点,与事业单位分类改革配套推进。但5年过去了,媒体最近的回访发现这一改革进展缓慢。先期试点的5省市,有的还在“思考当中”、有的正在“摸清情况”、有的干脆“纹丝不动”。

  唐钧:这就是我刚才讲的,这个改革的设想可能一开始就是有问题的。现在明显的是企业单位的退休工资低,事业单位、公务员的高。如果改革的结果是把事业单位的拉下来,刚才说过,会引起很大的震动。但如果改革后,他们之间的差距没有产生明显的变化,那么企业职工肯定又不答应了,结果还是双轨制嘛。

  这种情况摆在任何一个领导面前,都会踌躇不前的。这个问题本来又是相当简单的,它的本质问题是企业职工养老金偏低,那么要做的实际上是应该把他们的养老金提高。

  青评论:广东省的养老金“并轨”被称为“半吊子改革”。事业单位干部职工与普通企业职工一样,按月缴纳养老保险费。但退休时,待遇依旧按原有标准执行。这里面有很强的折中色彩。

  唐钧:广东省所谓的“半吊子改革”,其实很多地方都已经这样做了。也就是说,事业单位人员和公务员都得交费,应该有若干个省份都已经做了,上海也是这样。但养老金标准还是按照以前的标准。我们讲要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要并轨,但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其实是不明确的,没有目标就没法改革。我们的养老金改革需要更明确的目标,更具体有效的方案。

来源:中国新闻青评论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