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鲁:未来经济增长走势严重依赖于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

作者:王小鲁  时间:2016-10-22

  关于经济增长下行的原因有各种解释:有经济周期因素、人口老龄化、红利消失等,有学者认为,人均达到8000美元增长必然放缓,这就解释了影响增长的关键因素是结构失衡。

  从外因来讲是出口减速,但是这个与产业结构转型有关。从内因来讲,十几年来投资超高速增长,产能过剩日趋严重,资本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急剧下滑,消费不足以拉动经济增长,货币超发、信贷过度,高杠杆率导致股市、房市泡沫,挤压实体经济。最后,政府对企业和资源配置的干预上升,影响效率。产能利用率持续下降很久。全要素生产率由正转负。再要有一个情况,资本的生产率,边界生产率这几年已经下降到过去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症结是什么?症结首先是投资过度、消费不足。各级政府过度热衷于投资,大量借债投资,过度鼓励房地产投资,无效投资越来越多。其次,货币政策刺激投资,财政政策偏重投资、产业政策鼓励投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相对不足。地方发展政策也在鼓励和发展投资,很多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解决。比如在城市工作的新城市居民的户口问题和社会保障问题。最后收入分配不均也影响了居民消费。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调节作用受到干扰,提高效率和科技创新动力不足。

  通过以上分析说明,未来经济增长走势严重依赖于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通过模型分析和增长核算,我对到2020年和2030年经济增长的不同情景进行了预测。大体分为三种情景。第一个是常规情景:基本保持目前走势,但控制杠杆率。即使做不到去杠杆,也要控制杠杆上升的速度。如果是这样,那么2016年——2030年,中国年均增长率为5.4%,2030人均GDP将达到1.58万美元。2030年经济可能仍低于高收入国家下限。第二个是危机情景:继续高杠杆趋势极有可能引发资产泡沫破裂,导致经济危机,并对后危机时期造成长期影响。按照这个情景进行计算,2016年——2030年,中国年均增长率将达到3.0%,未来几年可能会发生经济危机,到2030年,人均GDP达到1.11万美元,按照现在的标准,达到中等收入国家水平,意味着可能陷入中等国家收入陷阱。第三个是改革和结构再平衡情景:假定体制改革能够有效推进,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所制定的改革能够有效推进,以改革降低政府成本,实现市场配置资源。第三种情景是乐观的。要保持未来经济可持续增长,必须通过改革和政策调整实现结构再平衡,这其中有三个关键环节:一是从加杠杆转向去杠杆;二是从过高投资到合理投资,改善收入分配,改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促进居民消费;三是推进政府改革,减少对市场的干预,缩小政府规模,降低行政成本,也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话: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本文为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在首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上的演讲内容,根据录音整理而成,题目为编者所加,未经本人审定。)

来源:证券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