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鸣:长江经济带战略中安徽的新机遇

作者:王一鸣  时间:2016-10-22

  2016中国国际徽商大会徽商论坛于10月18日在合肥举行,本次论坛以“创新调转促,开放闯新路”为主题,旨在探究重振徽商雄风之策,谋划安徽加速崛起之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出席论坛并发表讲话。

  王一鸣指出,“世界是不平的”,中国区域经济格局呈现集中化等新形势,安徽经济发展潜力巨大,当前面临跨越和转型的双重压力,要抓住融入对接长三角、交通枢纽和基础设施建设、创新体系建设、城市群建设等机遇,实现新常态下新发展。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现在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世界是平的,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区域的发展分布越来越扩散。但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从区域经济的视角看,有高地就有洼地,有中心就有边缘,区域的发展还是不平衡的。从过去几年来看,中国经济区域的格局也在发生变化,但是集中化的态势还是没有变,中国一些特大城市的规模还在扩张,合肥在持续的扩张,相反,好多中小城市并没有太多的机会,除非是处在一个城市群的体系之中。

  这种集中化的基本流向就是向大都市圈集中,比如上海现在超过两千万人,它依然还在呈现经济活动、生产要素的聚集态势。还有一个向城市群的集中,比如长三角、珠三角,尽管经济活动的密度已经非常高了,但是我们还在往里面集中,生产活动,生产要素还在向聚集区集中。

  随着这种集中,经济又需要区域间要素的流动,商品的流动就需要交通通道的建设来缩短距离,特别是大的生产厂商对周边的配套,一般要求有一定的时间,所以就要求需要快速的通道。所以缩短经济中心的距离,这是区域格局变化的一个表现。

  随着市场的推进,要素的资源流动,要求进一步来清除市场分割。我们以前老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但你不流到外人田里,外人怎么流到你这儿来,所以我们需要清除市场的分割。同时,产业的集中越来越趋向一种集群化的形式,最大程度的降低外部成本,包括绿色发展的生态化,这种趋势也在强化,因为我们的环境实在不能再承受污染,污染正在达到极限能量,所以任何经济活动都需要考虑生态的因素。

  区域发展会面临什么样的新形势?首先内需市场的作用在强化。我们改革开放后,沿海是率先发展起来的,它主要是利用优势面向国际市场。过去两年我们可以看到外贸的进出口都是负增长,从全球来看贸易增长低于GDP的增长已经持续五年,所以外需对区域的作用没有过去几年那么强大,而内需的作用就会更加显现出来。人口规模比较大,市场规模比较大的省份,这种优势就会相对体现出来。

  高速铁路网的建设对区域影响越来越重要。是不是在这个铁路网的通道上,是不是在它的节点上,是不是在它的起点上,这个对生产要素的集聚扩散都十分重要。过去的工业发展模式在八十年代都是乡村企业镇镇布局,现在这种高端产业要求和城市化融为一体,要求提供知识、人才配套条件。所以工业的发展与城市的发展越来越融为一体。内陆地区的开放,以前都是往东开放,现在“一带一路”往西开放的作用也越来越强化,所以使得很多内陆城市吸引外资的规模超过沿海城市,比如像重庆、成都,一年的外商投资能够达到一百亿美元,这个已经是不能小视的。产业的转移规模也在扩大,往内陆城市转移的规模这些年是在持续扩大,同时转移模式也在发生变化,从单个企业的转移发展到园区的转移。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新的区域增长极,一些新兴的城市,一些新兴的城市群也会涌现。

  在这个变化当中,安徽具备什么条件适应这种变化?首先,安徽经济发展的潜力还是非常大的,具有很大的后发优势,而且安徽的交通枢纽地位现在正逐步的显现。追赶和发展的愿望也会越来越强烈。第二,基础设施网络在日趋完备,包括交通条件的改善,在提升安徽格局的地位中创造条件。第三,建设城市群的条件也在逐步具备。第四,具有较好的产业基础,在制造业领域安徽还是有相当的产业基础。第五,生态支撑功能逐步显现,安徽有足够的生态容量。

  安徽发展面临跨越和转型的双重压力,既要追赶,同时又需要在转型中去追赶,安徽不可能再依靠原有的模式去追赶,所以我们说安徽同时面临这种双重的压力。

  安徽现在正处在新的关口,从中部的大省逐步向强省迈进,我们需要抓住当前发展的机遇,从安徽的区位条件来看,它到底是往东的方向走,还是往西的方向走。显然应该是利用这种特有的区位条件,我们经常说不东不西,不东不西也是一种特殊的区位条件。我们希望融入长三角,但安徽也是连接长三角和中部地区的枢纽,这种区位,恰恰有它特有的优势。

  安徽历史上也错失了机会,包括九十年代初期。国家制定过长三角和长江经济带的规划,安徽在那一轮没有形成大的发展态势,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进入了加速追赶期,安徽也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期。我认为未来的机遇,特别是国家实施长江经济带战略,未来机遇对安徽来说就是融入长三角的机遇,这个是可以融入到世界最大的城市群体系当中,这是安徽面临的一个最大的机遇,可以参与到长三角的产业分工体系里去。长三角基本上是五个大的都市圈形成的格局,往后能不能再往上延伸,能够在安徽、皖江和合肥也能形成城市群,能够接入到这个体系当中去。长三角的产业配套密度在世界上密度相对高,从卫星图看出上海到昆山的产业非常密集,所以它有向外扩散的压力,安徽应该说有第二个机遇:融入长三角就有承接长三角产业转移的机遇。

  第二,安徽介于长三角和中部地区之间,有很好的条件去建设交通枢纽的机遇,去建设现代化综合立体交通走廊的机遇,成为长三角货物向内陆地区扩散,生产要素向内陆地区配置的重要集散地。所以怎么样加快交通枢纽的建设,包括铁路、航空、水运的枢纽,这是安徽未来有潜力的部分。

  合肥机场现在还没有达到一千万人的规模,这个有很大的潜力,关键是要形成这种枢纽,能够使得各种交通方式在空间上最有效的叠加。

  第三,承接长三角产业转移的机遇。上海和长三角的产业外溢,最先还要到安徽。从距离上,从产业配套条件上来说,也愿意在靠近的区位上配置。这个为产业转移创造了条件,我们可以有效吸引长三角的产业转移,包括已经在长三角投资的外商投资企业,它的产业扩散都可以吸引到安徽来,来建设一批参与国际分工的、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第四,创新体系建设的机遇,聚焦影响未来发展的颠覆性技术。安徽原有的技术是基础科学研究,怎么把基础科学研究和产业发展对接起来,长江经济带这个战略的实施,为我们的基础研究向技术研究和产业的对接,形成一个技术链条,创造了条件。因为长三角有庞大的技术需求,对技术研发的需求,可以为研发和产业对接创造条件,来大大提升区域创新体系的建设。同时国际技术发展也非常快,特别是颠覆性技术的发展也为安徽发挥技术优势,在一些特定的领域取得突破创造了条件。安徽逐步地可以通过技术的研发,通过新的技术与产业的对接,形成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也成为一个策源地。从全球的生产网络的节点向创新的网络节点,能够向这个方向转化。

  第五,推进城市群建设的机遇。安徽合肥和皖江地带,能不能通过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实施有效地整合为城市群,这个也会带来机会。我们可以进一步增强合肥的中心城市功能,同时加快与周边城市的连接,优化城市的发展。

  第六,扩大对外开放的机遇。安徽处在一带一路的结合部的区位上,铁路也开通了向西的通道,我们可以有效地把长江经济带,特别是长三角一些向西的货物能够在安徽集聚,为拓展向西的开放创造条件。可以利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加强跟沿线主要城市的联系,利用特有的区位条件把长三角连接起来,。

  第七,推进生态建设的机遇。安徽的生态空间足够大,生态建设是需要区域联动的,长三角未来的发展也需要安徽提供这种生态保障,所以安徽可以推进区域生态的共同建设,共同保护,共同监管,这个也为生态文明建设创造了机会。

  我记得十年前在安徽参加过会议,当时讲了几句话现在还有用,我说“东向发展战略决不要变、经济转型升级决不要等、培育竞争优势决不要放、基础设施标准决不要低、科技研发投资决不要少、污染环境项目决不要上、提升分工地位决不要让”。

来源:《决策》杂志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