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王一鸣 > 访谈

王一鸣: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经济形势

——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一鸣

作者:王一鸣  时间:2013-07-17   浏览次数:0

  编者按: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增速仍然保持在合理区间,不仅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领跑者,也是全球经济复苏和发展的重要贡献者。根据中央关于今年经济工作的方针,新一届政府坚持稳中有进、稳中有为,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稳增长、控通胀、防风险,保证了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本报从今天起推出“如何看待宏观经济形势和政策措施”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经济增长率、就业水平没有滑出“下限”

  记者:虽然经济增长速度仍然高于中央政府提出的7.5%的预期目标,但悲观和担心日渐增多,您认为现在的经济增速是否处在合理区间?

  王一鸣:今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上半年经济增长7.6%,高于年初7.5%的全年预期目标,经济增速仍然保持在合理区间。更重要的是,与民生直接相关的指标,比如,城镇新增就业保持稳定增长,上半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超过700万人,完成全年900万人就业目标80%左右。物价保持稳定,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增长2.4%,涨幅与一季度持平,比上年同期增速回落0.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经济转型升级稳中有进,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幅比第二产业高0.7个百分点,能源消耗强度下降幅度较大,单位GDP能耗下降3.4个百分点。总体上看,经济增长率、就业水平没有滑出“下限”,物价涨幅没有超出“上限”。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相比,中国经济增速仍是最高的。

  我国经济增长正处在换挡阶段,上半年经济增速适度放缓既有国际经济环境变化复杂因素,也是我国潜在增长水平下降的客观反映。从更长的时间跨度观察,从2007年三季度开始,我国经济增速放缓就开始了,这要早于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的冲击,但当时增速回调是主动调整的结果。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经济增速回落幅度增大,中央出台了一揽子计划和政策措施,遏制经济增速下滑,实现了经济回升。但随着国际环境变化和国内调整转型深化,从2011年一季度开始,经济增速又连续出现7个季度回落,在采取了稳增长的措施后,去年四季度经济出现回稳态势,增速达到7.9%,但今年一、二季度增速又有放缓。这个变化过程表明,我国经济增长正在发生阶段性变化,开始由过去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转向7%—8%的潜在增长区间。这种变化是符合经济规律的,从国际经验看,一个国家或经济体在经历了一个较长时间的高速增长之后,都会有一个经济减速或者调整的过程。国内外多数机构的研究表明,我国潜在增长率正下移至7%—8%的区间,上半年的经济增速仍处在这个区间。

  虽然经济增速已经换挡,但换挡过程中不能失速。当前,保持合理的经济增速仍十分重要。没有一定的速度,扩大就业、提高收入和改善民生就没有物质基础,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也无从谈起。有人认为,经济减速有利于倒逼结构调整,但速度不是越低越好。经济一旦失速,进入惯性下滑轨道,信心缺失与经济下滑就会形成恶性循环,不仅结构调整难以有效推进,而且经济基本面还会受到巨大伤害,重启的难度和成本也会大大增加。因此,我们既不能不顾发展环境和条件变化,盲目刺激经济增长,也不能放任经济减速跌出合理区间。

  经济增速放缓,矛盾和问题“水落石出”

  记者:观察经济的一个重要方面是看效益,现在财政收入、企业收入都不乐观,您怎样分析这个问题?您认为其中潜在的风险是否很大?

  王一鸣:我国保持经济稳定增长仍具有许多有利条件和积极因素,新型工业化和新型城镇化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潜能正在释放,城市轨道交通、地下管网和市政设施的投资空间仍然较大,消费结构加快升级,住行、教育、旅游和信息服务加快成长,国内市场潜力巨大,人力资本条件不断改善,企业创新活力增强,加之中西部地区加快承接产业转移,后发优势逐步显现,沿海地区加快转型升级,竞争能力不断增强,这些都可以转化为经济增长的动力。

  同时也要看到,当前经济运行也存在一些问题和隐忧,特别是过去高速增长时期积累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在经济增速放缓后“水落石出”,对此要引起高度重视。比如,经济增速放缓带来财政收入大幅回落,今年上半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增长7.5%,增幅同比回落4.7个百分点,中央财政收入同比仅增长1.5%,地方本级财政收入增速也明显回落。除了营改增、进口货物增值税和关税减收等因素外,经济增速放缓也是重要因素。随着财政收入和土地收益增长明显放缓,加之地方债务进入偿债高峰,融资平台的债务风险有可能增大。再有,受到市场需求收缩和生产要素成本上升的双重影响,企业盈利空间也受到明显挤压。一方面,全球经济持续低迷,贸易保护主义有增无减,我国外贸出口增速明显放缓,原有的市场份额还面临要素成本更低的新兴经济体挤压,国内产能过剩矛盾趋于突出,不仅钢铁、水泥、石化、有色等传统产业产能严重过剩,风电设备、太阳能光伏等新兴行业领域也面临较大过剩压力,压缩了市场需求空间;另一方面,劳动力成本和融资成本上升较快,土地、矿产等要素成本也持续上升,传统的低成本竞争优势逐步减弱,一些靠高投资、高负债急剧扩大产能规模的行业,在经济增速放缓和企业利润下降的背景下,财务状况有可能恶化,也会增大金融系统的潜在风险。

  上述情况表明,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还不稳固,应高度重视经济运行中存在的问题和累积的风险,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加以解决。

来源:人民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