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吴敬琏 > 访谈

吴敬琏:老体制拖累上市国企 推进改革才能解决腐败

  时间:2014-05-28   浏览次数:0

  5月27日,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教授在新书《直面大转型时代》新书发布会上回答金融界记者提问时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改革最重要的议程,就是如何很好的贯彻和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关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重要决议。

  吴敬琏指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从2007年以来,甚至更早一些时间,一直面临两个问题并不断引起争论。一个就是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一直没有很好的实现。他认为体制性障碍,亦即最在实际经济运行中,政府仍然在资源配置中占主导地位这一现状严重阻碍了中国由粗放式,由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转变为依靠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支持的结构集约型增长。第二个问题就是腐败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他指出腐败的根源在于权力的寻租,亦即行政权力对于交易活动的干预。他认为解决腐败的办法不是强化政府,强化政治上的管控,而是要推进改革。以下为现场提问实录。

  金融界:吴老您好,我来自金融界。中国今年以来金融的改革力度不小,就像您所说的,在推进改革的同时会出现很多新的问题。在金融改革过程中,例如在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中,就会面临着银行很大的风险,甚至破产。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国金融改革的步子迈得比较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有经济学家对比了朱镕基总理那一轮的改革,认为这一轮的改革是金融改革的步子迈得比企业改革的步子要大,或者说是金融改革走在了企业改革的前面,他觉得这个不是特别合适,您怎么看?

  吴敬琏:如果他的意思是说我们国有的工商业方面的企业改革步子太慢我同意。至于说金融改革是不是步子太快了,这个我觉得还可以斟酌。需要注意的是,金融改革也包含着企业的改革,但是金融改革是企业改革的基础,原来我们的金融主要是银行,它的企业改革的基础比工商业的企业改革的基础要好。而我们工商国企的改革是用了一个剥离上市的办法,就是把好的部分拿出来上市了,存续的部分呢?慢慢来。结果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存续的部分,老体制的部分拖累了改了的部分。因为存续的部分是集团公司,是上市公司的所有者,一级公司、集团公司是存续部分,是老体制,但是它是上市公司的主要控股股东。结果这个老体制就拖死了新体制,甚至把它拖回去了。你去解剖一下中石油的改革就可以看到,有一个例子,加油站是上市公司的业务,所以在改革以后,在2001年以后,加油站都改成了上市公司,标志是长方形的。后来出现了回潮,现在你们去看,所有的加油站的标志都是集团公司的圆的标志了,回到原体制去了。银行不同,银行原来的想法跟工商企业是一样的,也是剥离上市,中国银行(行情,问诊),中银香港就是把好的剥出来上市,后来发现这个办法不行,所以是整体上市的,我们四大银行都是整体上市的。所以企业改革应该说公司或者治理框架都搭得比较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实行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就比较容易水到渠成,容易加快。而在工商业中间,核心的价格,因为存在企业制度微观基础薄弱的问题,就加快不了。我的意见就是说,我们国企改革要加快。

  现场观众提问:尊敬的吴老,我感觉国有企业似乎就是工业领域的人民公社。人民公社这个体制实践证明是人类历史上最罪恶的一种制度,已经被我们国家所废除了。为什么国有企业的改革不能像人民公社那样进行大幅度的改革呢?

  吴敬琏:人民公社最大的问题就是工农商学兵五位一体,政企不分,变成这么一个体制了。其实我认为十五次代表大会和十五届四中全会关于国企改革的决定这个路子是对的。问题是推进的过程中,特别到了2002年、2003年以后,它就开始停顿了,就是到了那个集团公司那一级的时候,就开始停顿,甚至出现了倒退。三中全会后经过这一段的总结,学界提出的意见我觉得是非常准确的抓住了我们矛盾的焦点,就是每一个国家都会有国有资本,你就是管资本的,而不应该直接去管企业,这是一个新的概括。按照这个路子往前走,要把国有资本配置到政府所需要起作用的地方,而不要与民争利,这个恐怕是一个很根本的路子。(转载请注明来源:金融界)

  

来源:金融界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