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结构性改革要通过体制改革来完成

作者:吴敬琏  时间:2016-09-02

  前不久,中国经济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荣誉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第300期长安论坛上作了题为《什么是结构性改革,它为何如此重要》的演讲,提出通过体制改革来完成结构性改革,并就此做了系统性的阐述。

  我国经济发展问题根源在于供给侧

  吴敬琏认为,着力推进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是今后一段时期内贯穿整个经济工作的一条红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和非常重要的工作方针。

  谈到结构性改革存在的问题,吴敬琏表示,目前大力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表明我国经济发展问题的根源在于供给侧。供给侧的三个基本内容是劳动、资本和效率。如果要从供给侧去探究中国经济减速的原因,就会发现其最主要、最核心的问题是效率不高。

  从本世纪开始,中国经济发展原来所依靠的增长动力正在消退,而暂时又很难用提高效率的办法去补救这种消退。在这种情况之下,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中国的全要素增长率在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开始明显下降,最终造成了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进入了下行通道。经济走入下行通道的根本性因素,可以表述为供给效率不高、供给质量不高,也可以表述为资本的错误配置、经济结构的恶化或者经济结构的扭曲。

  结构性改革要通过体制改革来完成,重点就在于供给侧改革,任务是“三去一降一补”,实现资源的优化再配置。谈及“三去一降一补”中的“去产能”问题,吴敬琏强调,去产能不能“一刀切”。过去的“去产能”去到最后,往往会采用最简单的办法“一刀切”,问题在于切掉的产能常常不是效率最差的,这种方法导致改革的执行过程中发生很多扭曲。

  如今,许多经济问题是由市场运行问题造成的,要进行结构性改革,改变左右市场行为的制度架构和经济架构,改革政府的监管架构。吴敬琏表示,许多国家进行结构性改革的经验已经表明,只有靠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进行供给侧改革,才能够取得长期的效果。

  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有人认为所谓“结构性改革”的说法属于“中国特色”,其实并非如此,这是长期以来在市场经济国家通行的一个说法。吴敬琏提出,当一个国家的市场经济建立起来以后,可能其中的某些制度架构仍然存在问题,这时候就需要对这些存在缺陷的不完善制度架构进行改革,这种改革就叫“结构性改革”。所以,结构性改革不是中国的特殊提法,而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常用的概念。

  200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拉古兰·拉詹写了一篇文章来解释他们所建议的结构性改革是什么,文章题为《结构性改革为什么那么难》。文中提到,结构性改革取得的成果、带来的益处是长期的,但是从短期来说,有一部分人会受损,所以就在刚开始进行的时候很难被接受。在那个时候,也有人认为当时世界经济的问题不是来自供给侧,而是来自于结构。他说,许多经济问题是由市场运行问题造成的,而不是因为资源短缺或者需求不足。在大多数经济学家眼中,此时显然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即改变左右市场行为的制度架构和监管架构。

  吴敬琏强调说,我们说的结构性改革改的是体制结构,通过体制结构的改革,把开放的市场体系建立起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通过市场建立起一个有效的激励机制来实现结构的优化。

  六个方面的改革需要抓紧进行

  吴敬琏认为,目前中国需要抓紧进行的重点改革有六个方面,分别是:制定和执行市场准入的负面清单、金融改革、国有经济改革、竞争政策的贯彻、自贸区试验及其推广、建设法治国家。

  一、制定和执行市场准入的负面清单。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为了更好地简政放权,政府采取了世界通行的做法——制定负面清单。政府布置了两个清单,一个是市场进入的负面清单,一个是政府授权的正面清单。由于这还牵扯到其它对外经济问题,比如中美投资协定的谈判也需要制定负面清单,所以这项工作更应该抓紧进行。

  二、金融改革。金融改革重点在在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这两项上,前一时期这方面改革进行得比较顺利,甚至超出了原来的预期。但仅靠这两项改革还不能保证整个金融体系的改革成功,金融市场的监管体系、利率的传导机制等方面的改革都需要其它方面的配合。在当前杠杆率这么高的情况之下,民间的投资意愿低落,这种情况之下加快金融改革有着更重要的意义。

  三、国有经济改革。国有经济的改革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里面有个非常重大的突破,就是要把对国有资产、国有企业的管理由直接管企业转变为管资本,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国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例虽然下降了很多,但它掌握的是最重要的资源,而且它所处的行业在国民经济中具有的地位往往是举足轻重的,对整个国民经济的运行状况和效率有着重大的影响。如果国有经济运用资源的效率不能有所提高的话,整个国民经济的效率就很难提高。因此,国民经济的改革能不能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向前推进,差别非常大。

  四、贯彻竞争政策。对于市场经济来说,竞争是灵魂,没有竞争就不可能发现价格,就不可能出现优胜劣汰的局面。国务院在《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中指出,在现实生活领域,有违公平竞争的现象还十分严重。这种状况亟待改变,所以我们需要贯彻竞争政策。

  五、自贸区的试验。自贸区的意义在于营造一个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使企业能够进一步适应贸易和投资规则的变化,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这个试验不但在对外经济关系上有意义,而且直接影响到国内“统一、开放”。

  六,建设法治国家。一个良好的市场体系一定要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之上,这是毋庸赘言的。

  以上六个方面的改革,不能只是提出任务、口号,还需要加快推行,同时还要深入思考改革为什么会发生思想上的摇摆和步骤上的迟缓,要针对这些因素采取措施。

  推进改革要在三个方面取得突破

  今年以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已经开过三次会议,都着重讨论了真刀真枪地推进改革。如何才能真刀真枪地推进改革?吴敬琏考虑,应在三个方面取得突破。

  很多人认为推进改革要从加强行政责任、加强监督、加强责任追查方面寻求突破,但是吴敬琏通过对当前改革实际情况的观察,得出的结论是首先应把各级领导的思想认识统一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决定上来,形成共识。

  第二个方面,要落实责任主体,换言之,就是要把改革的主体责任落实到位。过去在讨论执行竞争政策和执行《反垄断法》的时候,许多中外学者提出要建立一个高层次的、有权威性的反垄断机构,或者是执行竞争政策的机构。像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改革中就应该搞一搞,使得主体责任落实到具体的单位。

  第三个问题,按照第21次深改小组会议的说法,要拧紧责任螺丝。对负有责任的机构,要完善对他们的督办、督察和责任追查工作机制,而且落实到人员的任免上,像第25次深改小组的会议所说的,要形成一种“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的用人导向。

  只有着力从这三个方面进行突破,才能算是“真刀真枪”地把这些重点改革推进下去,才能让国内的市场体系逐步完善起来,让市场能够在结构优化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从而更好地完成结构调整、结构优化的任务。(本刊记者:周凯玲)

来源:《中国商界》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