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加宁:政府改革首先是统计制度的改革

  时间:2015-12-13

  “我想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把事情搞清楚,统计独立。我是主张统计局应该对人大负责。”12月12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魏加宁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如此表示。

  魏加宁还表示,希腊债务危机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加入欧盟统计数据全面造假,现在IMF逼着希腊改革,第一件事情就是统计。再有昨天媒体上报出来,东北的数据造假多么严重。

  关于改革,魏加宁强调,今天经济下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思想解放还没有到位,思想解放没有到位,改革开放就没法向前推进,改革开放不能大踏步往前推进,经济不可能止跌回升。

  以下为魏加宁发言实录:

  魏加宁:我想,寻找新动能,首先要把现在经济下行的原因说清楚。为什么经济下行这么快?一般来讲,影响经济走势有三种因素:一是趋势性因素。二是周期性因素。三是短期因素。

  从长期看,所谓新常态的理论依据,就是说潜在的增长率下降了,我们也看到,不管经济学家用什么样的方法分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普遍的结论是潜在的增长率在下降。我想说潜在增长率下降固然有客观因素,包括人口红利的减弱、创新跟不上、投资的效率降低。但是,我想说一个意思,我很赞成汇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邱宏斌先生的观点,他说改革是可以提高潜在增长率的。当前潜在增长率下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过去一段时间改革放缓、滞后造成的。光用潜在增长率下降,能解释一部分原因,但是解释不了为什么经济下行这么快,还要从其它角度找原因。

  第二个角度就是从中期的角度,或者周期的角度看。我们这些年研究改革,最近出了一本书《改革方法论与推进方式》,我们改革的时候回顾过去改革经验的时候,发现中国存在明显的改革周期,改革开放35年来出现过三轮改革周期。而这个三轮改革周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先有思想解放,带动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带动经济增长。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是通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推进了联产承包、吸引外资等等,80年代中国经济快速升温,以致于出现两次过热。90年代初,我们围绕着姓资姓社的问题展开了大讨论,邓小平南巡讲话一下子把改革开放局面翻过来之后,投资者信心上来了,消费者信心上来了,经济快速升温。90年代末,国内经济速度放缓,我们提出保8%的口号,甚至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通货紧缩,我们围绕着加入WTO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问题展开了第三次思想解放,朱镕基抓住机遇,推动国企改革,推动住房制度改革,推动金融改革。到了本世纪,上届政府经济快速增长靠什么,中国不加入世贸能出现那么快的增长吗,如果没有住房制度的改革,房地产相关产业能那么快增长吗?显然不可能。从中期的角度看,改革具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今天经济下行,我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思想解放还没有到位,思想解放没有到位,改革开放就没法向前推进,改革开放不能大踏步往前推进,经济不可能止跌回升。

  世界经济不景气,中国的出口遇到了阻力,政府主导的消费遇到了八项规定,投资遇到了什么?政府主导的投资遇到了审计地方债。作为各级政府官员,你整天查我欠多少债,我还有心情借新钱搞投资吗。一方面,不能因为这些举措,政治上的正确性,就否定它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实事求是地讲,它对经济增长确实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是反过来讲话,也不能因为它对经济增长有负面影响,就否定政治上的正确性,该干还得干,而且我认为应该制度化。像八项规定、反腐败、审计地方债。中国未来唯一的出路就是加快改革,通过改革把民间消费搞上来,通过改革把民间投资搞上来,让民间投资替代政府投资。最近老说换档,从高速档换到中高速档,我认为换档的更重要的意义是从政府的档换到民间的档,这是中国经济唯一的出路。无论你是从长期看,还是从中期看,以及短期看,都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改革。改革还没有到位,改革之所以没有到位,是因为思想解放力度还不够大。

  戴小京:各位嘉宾有一个比较共同的,所谓新动能基本上是一个将来式,不是一个已经切换完成的,最多也就是一个进行时。显然还需要调结构,需要深入地改革,机制变革,才能把新动能释放出来。当然我就在想,无论是调结构,还是改革,它本身又是需要一个环境的,魏加宁先生也谈到,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思想氛围,思想解放,这种改革也是很难推进的。除了思想氛围的环境,作为调结构和改革,在宏观经济的环境上,也需要一定的环境。比如调结构,基本上是用把大家给憋住的办法,这个憋住的结果,会不会该长的没长出来,反而憋死,该调下去的没调,僵而不死。请教一下各位有什么看法?

  魏加宁:我是这么看,面对当前经济下行,实际上存在着三种主张:一是输血,打激素,继续大力的投放财政资金、货币信贷来刺激经济。二是把新常态理解为什么都不要做,忍一忍,适应一下就好了。就好像打麻药一样。三是动手术,止血。为什么要动手术止血呢?国有企业在大量失血,地方政府债务在大量失血,主动脉在输血,你这边发货币,你发多少货币也流不到实体经济,流不到中小企业,不仅流不到,而且还可能心脏受不了了,人民银行会出问题,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会出问题。如果为了动手术,输一点血打一点麻药,是可以理解的,也可能是必要的,如果光输血,不打麻药,光手术,中国经济可能会出大问题。大家知道,阑尾炎最忌讳的是吃止痛药,吃了以后,会感觉好一点,等到药劲过去以后,可能会发现已经穿孔了。谈到改革,我认为首先最重要的改革,好像和这个动能没有世界关系,但是它是最重要的,就是政府改革,政府自身不改革,光是改别人,改国企,改商业银行,没有用的。现在这一轮改革,很多改革都是在改别人。我一直研究政府改革,提出一点政府改革首先是统计制度的改革,我很担心我们现在的统计制度,有可能掩盖了现在问题的严重性,经济下行的严重性。

  再有希腊债务危机,现在说了各种原因,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加入欧盟统计数据全面造假,现在IMF逼着希腊改革,第一件事情就是统计。再有昨天媒体上报出来,东北的数据造假多么严重。

  从这些事情上,我想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把事情搞清楚,统计独立。我是主张统计局应该对人大负责,去年我在《财经》杂志上专门发了一篇文章,专门讲统计制度的,如何防止各级统计部门数据的造假动机,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

  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由中国友谊促进会主办,《财经》杂志承办,于12月11日-13日在海南三亚举行,主题为“新经济新动能”。

来源:财经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