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快线黄了还有加州高铁 高铁出海须做足本土功课

  时间:2016-06-13

 

  就美国私营企业终止高铁合作项目一事,中国铁路总公司作出回应,称美国西部快线公司单方面擅自发布终止合作的新闻公报,且在公报中声称西部快线公司的雄心“超出了中铁国际及时有效推进该项目的能力”,如是托辞难以令人信服。

  新华社发表评论称,中方理解一些美国人建设高铁的迫切愿望,积极支持美国高铁建设项目,但合作诚意不等于无条件答应对方的“漫天要价”。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近年来,中国高铁的出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虽具有国家支持和成本优势,高铁出口常因“水土不服”而遭遇波折。专家建议,应慎重考虑投资环境、投资政策,在熟悉当地国的政治、经济以及社会和法律方面具体要求的基础上,推动高铁“走出去”。

  “美国高铁必须美国造”?

  中铁总公司表示,并已依法进行交涉。事实上,自去年9月达成合作框架协议以来,中铁国际美国一直与西部快线公司就其提出的各种要求,进行耐心谈判。

  这本是中国在美国建设的第一个高速铁路项目,将内华达州南部与加州南部快速连接,预计总投资额127亿美元。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6月12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企称终止高铁合作项目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联邦政府规定高铁必须在美国建造。中美高铁合作实施过程非常复杂,美国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法律法规可能存在不同。中美双方应加强沟通,对出现的问题积极探讨,寻求解决方案。

  西部快线首席执行官托尼·马奈尔此前也表示,美国并不生产制造高速列车。美国高速列车必须由美国制造的这个刻板要求,是制约美国高铁融资的主要障碍。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所长滕建群曾对媒体表示,美国联邦政府提出,自己的铁路归于美国自己来建设,而不让其他国家生产,这实际是美国保护主义的具体体现。西部快线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宣布这一决定,显然美方是有违约行为的。

  尽管如此,与私营公司西部快线的仓促决定不同,据新华社报道,负责美国第一条高速铁路建设的加利福尼亚州高铁局近日表示,美方在加州高铁项目上与中方的接洽,不会受到西部快线公司单方面宣布终止与中国公司合作的任何影响。

  徐洪才的观点比较乐观。他认为,西部快线只是个案,并不会影响中国高铁的进一步出海。中国高铁出口尚处于起步阶段,遭遇各种挫折不可避免。“但这对中国企业来说,是很好的经验教训。”徐洪才表示,不仅仅是高铁,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需充分考虑投资环境和投资政策,熟悉当地国的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环保、法律方面具体的要求。

  高铁出口屡遭“水土不服”

  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铁技术通过长期积累获得了长足进步。过去短短十余年来,中国已建成的高铁相当于全世界高铁里程的半数以上。据世界银行估计,在中国,每建设1公里高速铁路,成本为1700万-2100万美元;而在欧洲,这个数字是2500万-3900万美元。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更是高达5200万美元。

  花旗银行分析师埃里克指出,目前,无论是铁路线路建设还是装备制造领域,中国在价格和技术上都具有全球竞争力。从所有高铁项目招标情况来看,中国企业的报价通常仅为竞争对手的一半。

  但是,中国高铁的出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在国外经济、技术、环保等多重门槛之下,中国高铁走出去的市场远非想象中广阔,中国高铁的效率和成本优势,常因“水土不服”而难以为继。

  中国在拉美承建的第一条高铁——全长462.27公里、设计时速220公里的蒂纳科-阿纳科铁路因委内瑞拉经济崩溃、资金断链而不得不停摆。2015年,中方及时抽身,撤出管理人员。目前该项目已陷入瘫痪状态。

  泰国前总理英拉上台以后,热衷于推动铁路基建,计划在2022年前建设四条高铁线路。2013年10月,中国与泰国签署“高铁换大米”协议,中方有意参与泰国高速铁路系统项目建设,而泰国以农产品抵偿部分项目费用。后来英拉政府遭遇政变,军政府上台,随后泰国宪法法院判决已获国会通过的高铁项目违宪,这一项目随后陷入僵局。

  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罗高速铁路项目本由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中标,墨方却单方面宣布项目中止。墨西哥当局给出的理由是,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降,该国财政和公共信贷部为改善预算状况,将对2015年公共财政开支总额进行调整,其中就包括“无限期暂停”墨西哥高铁项目。

  在2009年中铁建与沙特国王阿卜杜拉签署轻轨项目的正式建设中,因工期的延误亏损人民币41.53亿元。

  个案不会影响高铁出口大势

  徐洪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高铁境外投资,本质上应该是基于商业利益的双方自愿的市场行为。尽管有强大的国家支持,与欧美成熟的国际化企业相比,中国企业缺乏应对外国项目的经验。由于高铁技术复杂,对环境要求高,涉及的法律法规十分复杂,因此在安全、技术、环保、法律等方面做到因地制宜非常重要。

  滕建群曾表示,这次事件对中国企业来说,是一次经验教训。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深入,将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跨出国门。

  他建议,必须要熟悉当地国的政治、经济以及社会和法律方面具体的要求,比如有些国家对于环保,有些国家对于企业体制方面的要求都非常严格。必须要慎重考虑投资环境、投资政策,以及在签订协议之后,如何使协议真正落实到实处等。

  中国高铁出口在成本上有优势,但在运营经验积累还比较缺乏。耗资上百亿美元的高铁项目,如果客流没有保障,很容易陷入后期运营的巨额亏损,这是中国高铁出口必须做好的前期准备工作。

  徐洪才指出,中国高铁走出去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此次个案不会影响到中国高铁出口大势。高铁已经成为一张国家名片,随着中国高铁技术的进步和影响力越来越大,中国企业应以更开放的心态走向世界,与国外合作方加强信任、增进理解,中国高铁技术迟早会得到世界的认可。

来源:第一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