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洪才:智库影响公共决策至关重要

  时间:2016-07-07

  6月6日,由中国最大的社会智库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联合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TTCSP)、光明日报智库研究与发布中心、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主办的“2016中国智库创新峰会”在京举行。“2016中国智库创新峰会”在此背景下举行,是国内首次举办专门围绕智库创新进行研讨的高规格峰会,邀请国内外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学者、实践者以及媒体代表,围绕中国的智库创新进行经验介绍与交流,旨在更好地分析智库发展面临的新挑战与新问题,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创新发展建言献策。

  在论坛上徐洪才表示,智库要对公共决策产生重要影响,首先要发挥临门一脚的作用。因为智库的人数很有限,研究的问题却很多,要帮助国家高层、党中央、国务院做出重大决策,难度系数非常大。一篇几千字的内参报告,最重要的是要抓住眼球,让日理万机中的领导人眼前一亮,这其实是有一定难度的。

  徐洪才指出,现在很多同志热情很高,包括一些大学里的专家学者。但是,他们对一些窍门还没有完全掌握,因此文章洋洋洒洒、展开铺陈的很多,但没有抓住要点,挠痒没有挠到痛点和关键地方上去,这也需要提高专业能力。

  目前,亚投行、金砖银行开展的第一笔业务主要是和欧洲投资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合作,欧洲投资银行是它的母公司。去年徐洪才向国家领导人建议中国投资入股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像这样的转化,要抓住这种机遇,个人的经验是很重要的。徐洪才老师过去长期从事资本市场金融工作,在金融工作方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从中央银行、到商业银行到投资银行都从事过,此时,他提出创新的思想,是长期积累的结果。徐洪才认为,一般来讲,经济学家分三类,一类学院派,一类市场派,一类政策派,如果三类都干过,就可能会触类旁通,就能够形成某种能为高层领导决策提供参考的东西。其实,新思想的出现往往是灵光一闪,在关键时刻向领导人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就能起到临门一脚的作用。所以,提升这种研究能力需要长期的积累。这种积累和个人的努力,不同的工作和人生的经历有直接的关系。但从国家层面上看,要打造国家的软实力和竞争力,培育智库的国际竞争力,这与国家政策的扶持和引导也是密不可分的。

  尽管现在有了好的宏观政策环境,大家都很欢欣鼓舞。但是,我们也应该保持一个清醒的估计,目前中国智库发展仍然处在初级阶段。我们既没有必要对一些无序状态过多地指责和苛求,也应该抱着一种更加谦卑和学习的心态,不要一概拒绝西方的东西,只强调中国特色。因为我们是后来者,首先要学习。如果一开始就拒绝,那就不可能前进。需要保持一个更加开放包容的心态。怎样才能做到将思想的产品转化成决策呢?营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氛围非常重要。对智库机构的生存发展,应有政策上的支持。现在把它当做一般事业单位,管理过于僵化,另外科研项目和科研管理都存在较严重的行政化倾向,对智库的正常国际学术交流,管得过于严苛,每年规定出国几次。智库机构既不能走出去,也不能引进来,怎么能够在国际舞台上一展拳脚,发挥应有作用呢?国家应该加大人才培养方面的投入。传统做法是,把智库研究人员作为一种低层次的劳动力来使用,对它的创造性成果缺乏应有的重视和认识,这是一个很大缺陷。

  智库发展必须有一批有奉献精神的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发展,就必须有一批人仰望星空,但是很难做到,因为外部的诱惑很多。现在讲的是奉献,工资很低,有成果和没成果一个样,大锅饭,平均主义,没有奖励,就看个人是否有使命感和责任感了,当然这是必要的,但是不可持续。最重要的,提升竞争力还是要通过制度创新、体制创新,要吸引一批有志向、有抱负、有专业能力的人在智库平台上持续地发挥作用,同时要加大这方面的投入。现在情况是,提高能力是个人的事,产出成果是领导的,归机构所有,这样恐怕难以持续,必须有一种长远眼光。通过开放,进一步对外交流,来促使体制机制的改革,智库本身治理机制要现代化,这是国家治理机制现代的前提。要实现企业走出去,智库要先走出去,如果国家层面的精英和知识分子都走不出去,受制于体制机制的障碍,那就很难有竞争力。

  提升研究能力和提升智库治理水平,其实很多东西都是认识到的,不是不知道,而是不为也,关键在落实。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