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夏锋 > 学术观点

夏锋:农民土地财产权的长期保障走向:物权化改革与对应收入

作者:夏锋  时间:2014-04-25

  内容提要:从现实看,农民土地使用权尚未充分发挥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的重要功能。农民土地使用权是物权而不是债权,是农民最重要、最大的财产权。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需要加快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赋予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在严格用途管制和严格规划管理下,赋予农民集体更加完整的建设用地及宅基地使用权,让土地使用权成为农民财产性收入的主要来源。 

  关键词:农地财产权 土地物权化 “三农”问题 

  作者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东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辽宁沈阳110819 

   (该标题为《改革》编辑部改定标题,作者原标题为《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财产权:理论与实践分析》。感谢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以及王景新、方栓喜、匡贤明等给予的修改建议。基金项目:2013年度海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新型城镇化发展路径:动力机制、制约因素与对策研究(批准号:HNSK(Z)13-13) )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由此引出如下问题: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的主渠道何在,农村土地使用权是不是农民的重大财产权?如果是,为什么这些年来这个最大财产权没有带来农民财产性收人的明显提高,如何从制度上保障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财产权?解决好以土地为重点的农民财产权问题,既需要理论突破,也需要实践探索。 

  、国内外相关文献综述 

  国外研究表明,居民财产性收入差距在四种收入差距中是最大的,因而也是居民总收入差距的主要因素。Lampman指出,财富分配不平等是社会问题的重要根源,他运用房地产税和房地产乘数法进行研究,发现19221956年美国最富的1%家庭平均占有了全部家庭财富的30%。[1]Andrew Henley对19851991年英国居民住房分配不平等状况进行了考察,发现住房财富分配不平等程度明显增加,期间住房价格涨带来的资本收益中有相当大部分流人了住房所有者手中。[2] Lisa等基于消费者金融调查相关数据,分别对美国财富分配的不平等状况进行了考察,发现美国财富分配不平等程度远远高于收入分配不平等程度,而且还在继续上升。[3] 

  从国内研究看,主要集中在农民土地使用权是物权还是债权以及属不属于财产权范畴等问题上。 

  中国社会科学院物权法研究课题组认为,“联产承包合同,属于债权关系,基于联产承包合同所取得的农地使用权(即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于债权性质。”[4]陈甦进一步对此加以论证:对于土地承包经营权,《民法通则》对其赋予的物权性质在具体法律制度中体现不充分,在现实的具体法律关系中的实现则更是不普遍。所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具有债权性质,是根据其据以存在的现实法律关系的内容与特点来进行分析所得出的结论。[5] 

  持“物权说”者认为,“从这一(承包)合同作为法律事实产生的承包经营权,并非债权,而是一种物权。[6]民法上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相当于……永佃权。[7]基于这些法理解释,有学者提出应“实现农户土地使用权的长期化、物权化、资本化”,尽快从法律上赋予农村土地使用权的物权性质。[8] 

  关于农民土地使用权是不是财产权,郭晓鸣、张克俊认为,目前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具有财产权属性,但权能不完整、具有脆弱性。[9]周其仁认为,限制农民财产性收入增长的真正问题是,农民资产不能像市民资产一样发挥资本功能。农民拥有的资产量与其能够提高的收入量是不对称的。[10]夏锋提出,赋予农民具有物权性质的土地产权是保护土地财产和获得财产性收入的基础 条件。[11] 

  已有文献对进一步深入研究奠定了较好基础,但还存在以下不足:第一,关于土地财产权对农民财产性收入的影响缺少更为深入的制度研究。第二,“赋予农民更多财产奴利”的关键是解决如何从法律上赋予和保障农民土地财产权。对此,不仅在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总目标上缺少理论与实践分析,而且现有研究在具体法律修订上提出的建议和对策也需要进一步深化和细化。第三,农民土地财产权制度改革,需要在城镇化、工业化大趋势下提出更富有前瞻性的对策。 

来源:《改革》/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