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夏锋 > 媒体报道

夏锋:提高城镇化质量关键在转型与改革

  时间:2012-12-20

  本文摘要: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确定为2013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之一。

  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确定为2013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之一。这在近年是从未有过的。而城镇化问题早就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各种观点纷呈。不过,梳理一下不同分析人士对未来10年城镇化战略的作用、发展路径、突破重点等讨论见,并未达成一致意,在有些方面甚至还争议颇多。这些讨论是必要的,对深化对新型城镇化的认识,提高新型城镇化水平,有明理辩道、解疑释惑作用。我国的新型城镇化是一个大战略,事关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期改革发展全局,而要使城镇化的质量明显提高,关键在于体制机制创新。

  以往城镇化存在的问题与改革不到位有关

  以往城镇化进程中明显存在着一些问题。如,“圈土地”、“造大城”,等等。这些现象并不少见,但据此否定城镇化方向,把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归咎于城镇化本身,未免有失偏颇。事实上,以往城镇化存在的问题与相关体制机制改革滞后是有关系的。透过现象分析根源,城镇化进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不是,或者主要不是城镇化本身的问题,而是由相关的体制机制问题造成的,是改革不到位造成的。

  例如,“人口城镇化滞后于土地城镇化”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正是现在城镇化饱受诟病的主要原因之一。数据显示,改革开放30年间,我国城市建成区面积扩大了8.2倍,但城镇常住人口仅增加了2.5倍。2008年,全国土地财政收入为16255亿元亿元,到2011年增加到41545亿元,3年间增长了2倍多。2011年我国名义城镇化率达到51.3%,但实际人口城镇化率约为35%左右。有1.6亿农民工长期被排斥在城镇化之外,难以真正融入城市。对此,有学者称为“半城市化”、“伪城市化”。

  客观分析,“半城镇化”、“伪城镇化”、“被城镇化”等问题的出现,根源不在城镇化本身,而在“逆城镇化体制”尚未打破。现行的户籍制度、土地制度、基本公共服务制度、财税体制、行政体制、社会管理体制还跟不上城镇化发展的现实。

  当前,以农民工为主体的流动人口城镇化问题正是“逆城镇化体制”弊端的集中反映。十八大报告提出“加快改革户籍制度,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努力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但据调研,户籍改革问题遭到不少城市的反对。反对理由很简单,就是户籍改革成本过大。正是由于户籍改革相关制度的不配套,导致从2001年户改文件下发,到2011年国务院文件《关于积极稳妥推进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通知》出台,提出地级市以下市区全部放开户籍制度,但是却迟迟落实不下去。究其根源,在于相关的体制机制已远不能适应流动人口的变化趋势。

  而从农民工市民化的成本来看,保守估计,每增加一个市民,需要新增综合投资至少10万元,城镇化率每提高1-1.5个百分点,需新增1500-2000万人,年综合投资大概在1.5-2万亿元左右。可见,实现农民工市民化还需要有庞大的财力支撑。但从财政收入和支出责任看,我国现行的财税体制基本是以人口不流动为前提的,是一种静态的财税体制。

  公共财政支出是以辖区户籍人口为基础,教育、医疗、治安、基础设施等公共资源配置主要是以辖区户籍人口为基础,没有充分考虑庞大的流动人口的变化趋势。动态的人口流动与静态的财税体制成为城镇化进程中的突出矛盾。在沿海一些发达城市,外来流动人口早已经超过本地户籍人口。然而,这些外来人口的转移支付却是由流入地上缴中央政府后直接划归到外来人口的输出地。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现行的静态财税体制,“中央请客、地方出钱”的政策肯定得不到贯彻和落实。

  由此来看,由于改革的不到位、改革的滞后所引发的问题,板子不能打在城镇化身上。而未来5-10年是我国转型与改革的关键时期,城镇化的转型与改革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全局。实现“城镇化质量明显提高”的目标,迫切要求加快推进城镇化的转型与改革。

来源:上海证券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