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扩:“三期叠加”是中国当前经济最主要特征

作者:张军扩  时间:2014-11-24

 

  2014城市中国峰会于11月23日上午9:00在京开幕,一个“城市改变中国”主题,八大分主题论坛并行举办,涉及新型城镇化、幸福城市、智慧旅游、养老产业等关乎城市发展的重大命题,特邀党政专家、著名经济学家、文化学者、互联网专家、城市领军者、企业领袖及社会名流进行跨界对话。本次论坛由凤凰网和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办,协同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中国社科文献出版社及清华同衡规划设计学院等机构深度探讨城市的变革新逻辑和时代新价值。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在《中国经济当年形势与明年预判》主题演讲中认为, “城市中国”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城镇化和工业化是人类社会现代化的两个融合。城镇化和工业化的协同推进,是保障一个国家现代化最重要的保障。

  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随着中国工业化的不断推进,城镇化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特别是在城市建设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巨大的成就。经常出国的人,通过国内与国外的对比,就可以看到我们这些年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城镇化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

  与此同时,在用人口比例衡量的城镇化这一方面,我们也取得很大的成就。但是城镇化发展到现在,我们的国家也面临很多的问题,比如说城镇化过于粗放、不和谐和不可持续。所以,如何促进中国的城镇化,在下一步城镇化的发展过程中保证其健康发展,真正走出一条和谐高效、可持续的新型城镇化道路,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非常重要的挑战。

  “三期叠加”是中国经济发展最为突出的特征

  张军扩说,中国正处在这一个关键的时期,促进城镇化的健康发展,不仅是解决中国经济长期建设发展和现代化长期有效推进的一个重要的保障,也是解决中国当前面临的一系列的问题的一个重要的核心问题。

  在谈到当下中国经济的发展现状时,张军扩认为,虽然中国的经济发展增速是在回落,但是中国仍需要效益的指标,质量的指标,其实都还是保持相对的稳定,没有出现大的滑落,在有一些指标方面还是有所改善的。

  在经济增速有所回落的背景下,经济结构有所改善,中国长期积累的矛盾有所化解,而且风险处于总体可控的范围之内,处在中国经济现阶段潜在增速合理范围之内。

  分析明年的经济走势,张军扩认为,既需要把握当前发展的阶段性的特征,也需要分析短期的需求的走势,把这两个方面很好的结合起来。分析当前的经济形势不能光讲短期的情况,还要看我们所要面对阶段性特征的问题。

  他认为最好的概括就是“三期叠加”:中国还处于经济增长速度的换档期、经济调整结构的调整期和消化期。“三期叠加”是中国经济发展目前最为突出的特征,经济转型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财政金融风险等问题比较突出,新的增长动力和新的模式也有待形成,这样的一个大的背景之下经济增长还不能获得牢固和稳定的基础,仍然会面临着一定的下行压力。这是一个阶段性的,中长期的背景所决定的。

  同时,张军扩也认为“三期叠加”就是新常态,所谓新常态,除了增速换档和增长速度的回落之外,中国至少要再具备两点:第一,过去粗放增长模式下所积累的矛盾和风险、财政金融风险,要得到一定程度的化解。第二,我们新的增长经济结构调整的这个任务大体上有一个进展,新的增长动力和增长模式基本上确立,只有在这种情况之下,经济增长才能说有了一个比较稳定和稳固的基础。才能说,达到了新的平衡,也才能进入一个新的常态。

  在“三期叠加”时期,是一个化解矛盾和为下一步增长奠定基础的一个时期,这是一个为新常态奠定基础的一个时期,所以要采取措施,来为新常态、为中国经济能够进入新常态打下基础。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呢,他认为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宏观经济政策上还是要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这样一个政策趋向,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使得保持经济基本稳定、风险总体可控成为一个必要的前提,因为只有经济稳定、风险可控,才能改革发展不受到损害。

  要充分释放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潜力优势

  张军扩认为,当前最为重要的是要加快推进那些有利于充分释放中国当前的经济增长潜力,有利于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的改革,这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要通过改革释放中国本来拥有但是被体制弊端所牵制的优势。

  虽然中国劳动力低,但是由于国家管控,物流成本等却远高于美国,如果计算综合成本我们往往在很多领域里面反而高于美国。导致不少美国企业回归本土,甚至中国企业选择国外去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要通过改革,要释放中国本来就拥有的优势。

  第二通过投资,释放巨大的国内需求潜力。

  实际上现阶段中国已然具有巨大的投资空间。可以想象一下,只要将现在的城市管网改造一下,就需要多大的投资;现在的农房,按照基本的抗震标准改造一下,需要多大的投资;只要是广大的农民具备基本的基础设施,包括基本的硬化道路垃圾处理等等,中国需要多大的投资?可以列举的领域还有不少,而且目前支撑这些投资的产能要么是非常充足的,要么是过剩的,然而问题在于与先前的投资相比,领域投资最重要的特点是,它们大多具有一定公益性质都不是直接化的商业投资。如何通过金融财政的创新,建立适应新形势下可持续的投融资环境、投融资体制,从而充分释放国内投资需求的空间,进一步释放我们制造业这方面的潜力,也是我们面临的重大的改革挑战。

  第三式通过改革、促进创新,驱动发展新的增长动力,形成从根本上依靠创新不断可持续增长的经济发展趋势。

  适宜的创新的环境要靠政府营造,中国人才资源丰富、科研教育基础扎实,具有巨大的通过创新驱动发展的潜力,但是长期以来由于教育体制人才的体制,科研立项经费管理等等存在很多的弊端,严重制约我们创新驱动发展潜力的发挥。

  因此必须加快这些领域的改革,尽快构建起有利于创新的体制和社会环境,为新增长动力和新的增长模式形成奠定基础。

  

来源:凤凰城市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