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茉楠:可将个税起征点提高至4500-5000元

作者:张茉楠  时间:2012-11-05

  “稳增长、调结构、促转型”需要有增有减,加减协调,而“结构性减税”正成为是我国积极财政政策的非常重要一环,如何把“结构性减税”与税收制度改革结合起来促进经济整体转型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大计。
    一、降低个税调节收入分配政策

  随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税收增速和财政收入呈现明显下滑态势。数据显示,前三季度累计全国财政收入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18.6个百分点,其中税收收入增幅同比回落18.8个百分点。专家分析认为,全国财政收入增幅下降,主要受税收收入增速降低的影响,税收收入前三季度分别增长10.3%、9.3%、5.7%。。表面看来,政府财政有点吃紧,其实并非如此,收入增长高位回落,稍慢于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改变了长期以来财政收入的增长2-3倍于居民收入的态势。上半年的人均纳税额4099元,相当于人均GDP的24.2%,占比依然很高,个税减税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其实,无论是否承认,中国税负总水平高是不争的事实。国内的政府部门、研究机构等都曾公布过关于宏观税负水平的测算,但由于选择的测算口径各不相同,得出的结论也有所不同。

  一般来讲,用“政府全部收入占GDP的比例”可以表征一个国家人民的税负。依照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09/2010》计算,中国政府的全口径收入(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预算外收入、土地有偿使用收入、社保基金收入)已经从1998年的1.73万亿元,上升到2009年的10.8万亿元,占当年GDP的比重,也从1998年的20.4%上升到2009年的32.2%。

  而世界银行曾经进行过的一项研究也显示,一国宏观税负水平与该国人均GDP呈正相关,人均在2000美元以上的中等收入国家,最佳的宏观税负应该在23%左右。2010年,我国人均GDP超过4000美元,而2007年-2009年,我国的宏观税负水平分别高达31.5%、30.9%和32.2%,远远超过中等收入国家的合理水平。

  这些年来,政府财政收入的过快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本应属于国民的财富,这不利于扩大国内消费、促进内需,更不利于经济的均衡健康发展。与此同时,财税结构不合理问题也日益凸显,税收制度的设计并未真正实现调节社会财富、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公平的功能。当前,政府税收收入中70%以上都来自增值税、营业税和消费税等间接税,这意味着我国税收的70%以上由消费者埋单,考虑到恩格尔系数较低,因此,我国税收收入的纳税主力军由中低收入者而不是富裕人群承担,其中中产阶级成为最明显感到税负重的一个群体,严重束缚了中产消费能力的释放。

  中国已经到了需要重新评估宏观税负的时候了,因为这涉及到中国能否进一步提高消费率、能否更加合理、高效地配置经济资源,以及能否向内需型社会顺利转型的重大问题。从增幅比、国民收入和GDP增长的横向比较而言,我国的减税空间非常大,实施大规模减税的时机已经成熟:首先是起征点需要进一步提高,可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大幅提高至4500-5000元左右;其次,需要调整征税方式,可考虑按家庭收入增税,以实现刺激消费、改善收入分配的目的;国外都是按照家庭为单位收税,而我国个税征收一般是以个人为单位,这就没有考虑家庭负担问题。比如,收入相同的纳税个人,纳税金额一样。但由于家庭情况不同,赡养人数不同,家庭整体收入差异很大;再次,进一步改革税制结构,要考虑对基本工资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支付收入以及各种福利收入等综合设计税率,达到促进社会公平的目的。

  二、加快出台扩大消费需求的税收政策

  首先,降低居民生活消费品的增值税税率。我国现行增值税的基本税率为17%,另有一档13%

  的低税率,从调节收入分配,促进居民消费的角度,2.降低居民生活消费品的增值税税率。我国现行增值税的基本税率为17%,另有一档13%

  的低税率,从调节收入分配,促进居民消费的角度,可考虑适当降低增值税税率,并对一般生活日用品、节能产品等实行更低的税率,或在最终环节予以免税或实行零税率。同时,通过消费税征税范围的扩大及部分税目税率的提高,适当增加税收收入,补充由于增值税税率降低减少的收入,以利于形成一般消费税与特种消费税合理搭配的收入格局。

  其次,运用税收政策培育消费市场,形成消费需求对新兴产业产品、国内自主创新产品、节能产品的市场拉动和对消费结构的调整。比如,对属于培育期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增值税一般纳税人销售其自行生产的产品,在培育期内实行增值税即征即退政策。对于增值税一般纳税人销售其自主研发、创新的产品,实行即征即退50%

  的政策。由于增值税具有税负转嫁的特点,通过实行即征即退的政策,使得消费者购买上述产品所承担的税负下降,可以起到鼓励消费和扩大消费的作用。

  三、中小企业“结构性减税”步子应该迈得更大一些

  由于中小微企业历来是我国经济发展的薄弱环节,特别是在宏观经济趋紧的大背景下,中小微企业更是首当其冲受到冲击。因此,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点调控”应成为“保增长”的重要着力点。

  以2009年底出台的“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减免政策为例,自2010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对年应纳税所得额低于3万元(含3万元)的小型微利企业,其所得减按50%计入应纳税所得额,按20%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照此计算,即使把全部约1000万家企业都算作小型微利企业,2010年减免的税收总额也不过300亿元,仅占当年全国税收总额73202亿元的约0.4%,更何况并非所有企业都能按照标准划入小型微利企业,因此事实上的减税额比300亿元要小得多,未来为中小微企业的“结构性减税”步子要迈得更大一些,力度要更大一些。

  四、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和产业结构升级的税收政策

  1、建立科技开发准备金制度,促进企业形成持续的自主创新能力。对有自主创新意愿的企业以及开发特定尖端技术的企业,允许按销售收入的一定比例提取科技开发风险准备金、技术开发准备金、新产品试制准备金、损失准备金等,以弥补科研开发资金的不足或可能造成的损失,确保企业具有持续的研究开发能力。另外,从促进研发,鼓励科技成果转化应用的角度,不仅对企业研发给予相应的税收优惠,对于应用科技成果的企业事业单位也应给予税收优惠,推动科技成果的广泛应用。

  2、实施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税收支持政策。应比照国家重点扶持的高新科技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给予战略性新兴产业税收优惠政策,企业投资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可比照创投企业的投资优惠政策,予以支持。

  作者简介:张茉楠,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经济学博士后。国家信息中心副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中宏研究平台专家。《经济参考报》、《中国经济周刊》、《香港中国评论》、《上海商报》、《中国投资》等主流媒体、杂志专栏作家、特约撰稿人。

  专注于世界经济、国际货币制度、跨境资本流动、国际收支、财富分配、全球经济失衡以及大国能源战略等领域研究,著有《创业型经济论》(2009年人民出版社)以及《张茉楠说中国财富分配的革命》(2012年6月机械工业出版社)等。

  近年来先后独立承担,并参与承担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自然科学基金、博士后基金以及发改委、财政部、科技部等相关部委课题近三十项。在《红旗文摘》、《新华文摘》、《求是》、《瞭望》、《环球》、《半月谈》、《改革》、《管理世界》、《宏观经济管理》、《国际问题研究》等数十种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两百余篇,在海内外知名媒体发表评论千余篇,并撰写了大量的工作报告和内部研究报告,其经济学观点受到广泛关注,并真正践行着一个学者“经世济民”的理想。

来源:和讯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