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张茉楠 > 访谈

张茉楠:当前中国经济结构调整面临双重压力

  时间:2014-04-28

  导读】国家统计局公布1-3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1.29万亿,同比增加10.1%。

  央广网财经北京4月28日消息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在去年的低基数效应以及电子行业带动下,今年前三个月的工业利润增速出现复苏。

  国家统计局昨天公布的数据显示,1-3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万2942.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1%;增速比1-2月份提高0.7个百分点。另外3月单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131.6亿元,同比增长10.7%。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33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个行业持平,7个行业下降。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何平分析,3月份利润增长加快的主要原因主要有:一是电子行业的拉动。3月份,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63.4%,而1-2月份同比下降14.1%,拉动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幅上升3.3个百分点。

  二是受基数较低影响。在主营业务收入增速与1-2月份基本持平的情况下,3月份利润增长加快,与去年同期利润基数偏低有较大关系。2013年3月份,利润增速为5.3%,是全年各月最低增速。如果与2012年同期相比,计算两年平均增长为8%,比1-2月份两年平均增速还低5.2个百分点。

  但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工业企业经营状况依旧弱势,企业利润率是否能出现好转,还有待观察。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战略研究部副研究员张茉楠对此评论。

  经济之声: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加快,同比增加10.1%。3月份利润增长同样加快,同比增长10.7%。一季度以及3月份工业企业利润增长加快的主要原因有哪些?

  张茉楠:刚才记者也谈到了就是跟去年基数低相关,包括主要是来自于机器设备制造业,那么我觉得除了这两个之外,可能跟我们一季度以来,我们的一系列相对来讲稳增长的一些政策,可能有很大关系,包括我们从工业增加值的数字来看,因为一季度工业增加值是8.7%,这个也证实工业生产整体是增速是企稳的,那么相对来讲我觉得包括刚才谈到的这个信息设备制造业这些电子行业,实际上他们更多我认为还是来自于需求的一些,包括内需和外需的复苏,那么带动了我们这个生产的复苏。那么整体来讲,我认为这个工业企业还是存在了一定的压力。特别是刚才也谈到了实际上跟以往的程序相比,其实主要增速还是相对是一个较低的这样一个增速。

  经济之声:增速还是偏低的,然后能够看到一点阳光来自于政策还有需求的变化,仍然从大的环境来看仍然看到的是压力,那我们您谈到的能有一些小阳春感觉的,就是机械,包括信息设备、电子这几个子行业,那您觉得为什么这几个子行业能够出现小阳春呢?

  张茉楠:相对来讲,我觉得就是说因为刚才也谈到了,实际上我们不应该仅仅看来自于这个企业的利润率叫主营收益率,其实也来自于这个企业的杠杆率和企业的资金周转率,那么相对于其他行业,这些行业我刚才谈到了,由于需求、税收这个企业资产周转率和杠杆率相应的比较高,或者说现金回流也好,还是利润率也好能够改善现在因为企业资产负债表恶化的这种局面,那么相对于其他产能过剩的行业,比如说钢铁、电解铝或者是一些水泥的这些行业,尽管他们的这个利润率也有一定程度的企稳但是相对来讲整体的资产负债表,特别是杠杆率非常高,所以说这个对于企业这个压力其实还是比较大的。

  经济之声:我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说了一个逻辑就是CPI和PPI的剪刀差,这种剪刀差可能对于像汽车制造这种在中游的行业是利好的,你觉得这种逻辑您支持吗?

  张茉楠:相对来讲,我认为还是比较支持的。因为从整体这个情况来看,就是因为就是说尤其是很多工业行业PPI一直是连续下行,所以说对于这个企业造成非常大的压力,企业由于这个PPI的下行,那么企业对利润率难以有效的这种回升,那么如果是CPI和PPI这种剪刀差,实际上是对企业投资有一个的非常良好的预期。那么它更愿意进行新一轮的投资,所以,相对来讲,增加投资也好也有利于企业整体经营的这种恢复,不至于陷入一个的恶性的循环。

  经济之声:如果这个CPI和PPI剪刀差长期存在的话,因为已经持续了有一两年的时间了吧,那这种行业它们的利好是持续存在吗?

  张茉楠:相对来讲他有一个就是说CPI有可能是PPI的一个先行指数,那么如果在上游这个尤其在下游对于需求开始复苏话,那么就可以引导企业进入新一轮投资,但是如果是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讲,因为现在我们都知道很多企业,其实它之所以投资下滑,不仅是来自于需求的下滑,其实也来自投资效益特别是杠杆周期、去杠杆和一些产能的这种压力,那么对于很多行业,刚才我谈到了,其实我们大部分的行业,特别是重工业行业还是出现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那么对于这个产能过剩问题来讲,我觉得还是需要一定的这种消化水平,那么特别是考虑到我们工业企业,它营业能力相对比较低而债务负担和实体融资成本又非常高,所以实际上对未来投资还是有影响的。

  经济之声:也就是所以未来来看的话,像比方说洗煤,像重金属这些行业,仍然是不利的。

  张茉楠:对,这种工业产业复苏还是一种结构性和这种波段性的还没有惠及到整体的行业,特别是对于那些杠杆率非常高,产能过剩压力非常大的行业,其实消化以往过剩的产能还是需要有待时日吧。

  经济之声:消化产能需要时间,还需要调结构,我们也看到中央对这一次对于调结构的态度还是很坚决的,说要以伤筋动骨的态度来调结构,您觉得真正调结构需要持续多长时间才能调到一个理想状态,我们产能过剩才能有所缓解?

  张茉楠:就像我们常谈到那句话,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其实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现在不仅面临着内部的压力,其实也来自于外部压力,比如说我们这一轮产能过剩,其实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包括一些新兴经济对中国一些低端产能的一种替代,比如说我们看到的像越南、像墨西哥、东欧这些国家,他们可以以更低的成本优势来接纳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包括现在很多国家也提出要推动自己国家这种制造业的这种发展,再比如说现在美欧的这种复苏,其实也是一种再平衡的一种复苏。比如美国提到再工业化,欧洲也提到经济要推动经济改革,其实这些国家的复苏,包括德国制造业的复苏,其实对于中国产业升级的压力我觉得非常大,所以说无论是前堵还是后催,其实对于中国过剩产能和中国结构升级都是一种外部的压力,再加上国内的很多产业面临这种产业升级的这种困境,比如说劳动力成本上升,要素成本的上升,其实我觉得这个过程结构调整的过程和全球经济再平衡的过程一定会伴随着中国去产能化的整个过程,所以这个也是我们打攻坚战的一个,包括突围的一个重要的大的这种时代背景吧。

  经济之声:那如果在这个的时代背景下在全球化这样一个竞争的格局下,咱们这一次的优势是什么?之前咱们只能说我们的优势是便宜各方面的要素人工都便宜,那在便宜的价格之后,我们的优势是什么呢,您觉得。

  张茉楠:我原来把它归结两方面,就是中国原来以低成本为比较优势,可能慢慢过渡于综合优势。一个就是我们还可以延缓的成本优势,比如相对发达国家来讲。第二个就是我们在产业升级过程当中,我们在很多高科技领域,在装备制造业领域有一定的相对欠发达国家的比较优势,那么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中国的市场优势。那么现在发达国家包括产业转移也好,还是说一系列的包括跨国公司在中国设立研发基地也好,实际上看中的是中国庞大的内需市场。

  比如说我们未来五年中国要进口10万亿美元的货物,再比如说中国现正处于一个由低收入国家向中等收入国家迈进的这个过程,那么我们由于这个经济发展这个提高,包括消费能力的提高,包括我们产业结构升级,其实带来了非常庞大的内需市场,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讲对于发达国家包括对于全球的投资者,都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新的一个市场优势,所以说刚才谈到的我们已存的成本优势,再加上我们新兴的产业优势,再加上我们现在正在形成的市场优势,我想可以成为中国新的综合优势。

来源:中国广播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