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张维迎 > 访谈

张维迎:监管创新可能会犯更大的错误

  时间:2014-06-05

 

  张维迎:监管创新或会犯更大的错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经济学家,张维迎已经很久都不对短期的经济趋势和当下的经济现象发表观点了。互联网金融不算他的研究方向,这一次他之所以欣然接受了我们的专访,是因为在他看来,围绕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监管产生的一系列争论,背后直指一个核心问题:市场经济中,政府的权力究竟应该如何发挥作用?这一点,是他30年来一贯关注和思考的核心问题。

  凤凰财经:大家都非常关注的监管层对于支付宝等各种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的监管这个事情,您有没有关注呢?

  互联网金融它本身是一个新现象,金融是一个老现象,互联网金融是一个新现象,那这种新现象呢,我们应该给企业家足够的创新的空间,也许有一些现在所谓的创新未来它是经不起实践的考验,那它可能被淘汰,但是由于我们事先没有办法知道哪一些是好的,哪一些是不好的,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说不要对它干预太多,让它有一个自然分展的过程。

  凤凰财经:如果说不加以监管的话,在创新的过程中会有一些试错的代价,那这个代价又谁来承担,这个成本怎么样去衡量?

  张维迎:一百多年前,当飞机发明的时候,我们怎么样去监管这个航空产业?如果那个时候就建很严格的航空业的监管标准的话,飞机是不会被制造出来的,我们人类现在没有办法飞在天上的,只有随着技术进步、产业的发展发现一些问题,我们才有可能逐步的给它一定的规制。

  张维迎:我们最需要防止的就是用人为的那样一种力量,也就是用政府的力量来去说这个事你可以做那个事你不可以做。我相信如果有这样方式的话,人类不会有创新。

  凤凰财经:但金融是不是本身就是一个相比较其他行业而言,更加需要监管的行业呢?

  张维迎:也不能够完全这么讲,我想最重要的特殊性就是经济学家讲的信息不对称。但是信息不对称其实我们忘了一点,市场本身可以创造出好多解决信息不对称的方式来,这种方式好比声誉,一个企业它要持续的存在下去,企业家要持续的发展企业的话,它必须建立一个很好的声誉。好比我们可以讲马云也好,马化腾也好,他们在做这样一些创新的时候,他必须要有一个很长远的考虑,所以他在做的过程当中,我认为他会非常的谨慎的,但是我不是说他不会犯错误。问题就是说如果你认为需要监管的,那监管可能就会犯更大的错误,因为对监管者而讲,最安全的办法就是不让新东西出现,好比如说我只要不允许任何飞行器飞上天,那绝对不会有航天事故。

  凤凰财经:那政府或者换而言之监管者你觉得他应该做的是什么,他应该怎么样去做?

  张维迎:我觉得目前这个情况下,像这个行业更多的应该是观测。

  凤凰财经:观察。

  张维迎:观察,尤其中国的金融本来就是监管过渡,甚至可以说互联网现在有一些金融产品就是你监管过渡而导致的,好比我们看阿里巴巴的支付宝,为什么支付宝会成为那么大的一个生意呢?就是由于我们中国的银行业监管太多、支付太困难,所以出现支付宝就是它用它的方式来解决买卖双方之间可能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的欺诈等等行为,而支付宝本身也要靠它的声誉来保证这一点。

  张维迎:所以改变的力量一定是新的力量。你看每一个,好比运输业,你要让原来的那些好比如说运河上的靠船的运输来的人去创办铁路,那是不可能的,你要用铁路的人去创办汽车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改变一个产业一定是一种新的力量。

  张维迎:互联网产业的企业家对中国金融体系的冲击我想对中国整个经济的改革、市场化方向的改革是一些非常好的事情。你要靠传统的几大银行去改革金融真的太难了,尤其像我们现在有利率的保护、资产金额的保护,这些企业就靠利差就可以吃得很肥,所以他把任何一种新的创新都看作对自己的一种挑战,所以这里就是说监管政策特别要注意的一点,怎么防止那些既得利益者,也就是现有的主导市场的这些企业,这些金融机构他们阻碍新的金融产品的出现。

  凤凰财经:这也是我想问您的问题,因为监管不光关乎理念还关乎背后利益的博弈,现在既有的整个金融体系银行业的利益如此强大的背景之下,有没有可能他在某种程度上裹胁监管呢?

  张维迎:这有两个方面的因素,每个人有创新的权利的话,那老的这种既得利益阻碍就变得非常的难,好比如说运河非常想阻止铁路的出现,但是如果我去创造铁路,修铁路是我的权利的话,那你很难阻止了。那么在中国的情况下,市场就是由我们好多的法律政策管制了,好多人本来应有的权利他不能去行使的,那这就阻碍了我们的创新。那另一方面呢,像政府的监管部门必须有新的理念,新的理念如果能够战胜这些既得利益者的话,那这个创新我觉得更快更有可能。如果相反,监管部门为现有的既得利益本身给俘虏了,给他们绑架了,那这个创新就变得非常难,我们就回过头来想,没有互联网金融的时候,为什么九十年代中国企业有那么多的坏账,现在中国政府、地方政府积累那么多的债务,好多地方政府就没有办法支付他的利息了,这不是互联网产业。所以我就是说,我们不要只是盯着互联网可能带来的问题,我们看看我们整个金融的体制的问题。

  凤凰财经:金融业它最根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张维迎:金融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政府管制太多,监管过多,使得这些市场的机构本身不发挥作用,或者我打一个比方,市场它不仅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也是一只隐型的眼睛,它是有记忆的,你做了好事它记下来,你做了坏事它也记下来。而政府类似于乱摸的手,它这个乱摸的手最后把市场的眼睛给挡住了,那么这样市场表现说市场出问题了,实际上本质是政府出问题了。包括美国爆发次债危机导致的全球金融危机,本身上是政府这只手出问题了,但是一般人容易把它理解为是一个市场的问题。

  创新本来就是面对一个不确定的世界,我们只能让人们去试,让人们遵守基本的产权和自由规则的情况下去试。如果我们事先就知道哪个创新好哪个创新不好,这就不可能有创新。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