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占斌:发展新经济与政府监管创新

——2016年8月24日井冈山高峰论坛演讲

作者:张占斌  时间:2016-09-07

 

  2016年8月24日井冈山高峰论坛演讲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中改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张占斌

  编者:2016年8月23日,由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共同主办的2016井冈山高峰论坛在中国井冈山召开。本次论坛以“新趋势、新结构、新动力——‘十三五’结构性改革”为主题,与会代表将围绕“经济增长新动力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转型升级与服务业主导的产业结构”、“‘一带一路’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有为政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层创新”等议题展开讨论。

  以下为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中改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张占斌发言: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大家上午好

  我发言的题目是“发展新经济与政府监管改革。

  1.新经济内涵及发展新经济的重要意义

  现在讨论的比较多,各有各的观点,但是总的来说,我认为是伴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产生的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具体说来,是指在经济全球化条件背景下,由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所催生的新产品、新服务、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等五新的综合。

  新经济的核心技术和基础包含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智能化、传感技术等。当前新经济已经从技术变革层面拓展到企业运行、产业融合、社会生活、人类交往的各个维度,正在展现它推动产业融合、经济转型升级和社会变迁进步的巨大能量。因此,发展新经济意义重大而深远,是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选择、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保障、是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和任务,另外也是实现“双中高”目标的必由之路。

  2. 当前中国发展新经济面临的现状

  从总体来看,新经济发展态势良好,有一些闪光点,有些甚至是异军突起,发展速度很快。在传统行业中经济数据令人堪忧的情况下,一些新经济亮点纷呈,虽然是星星之火,但是传递给我们一种可以燎原的期待,对稳定市场预期发挥着重要作用。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和有关部门合作研究的新经济指数显示,新经济在当前中国经济总量中已占30%。这个数据是粗略的统计,因为国家统计局目前也没有一个严谨的关于新经济的统计体系,还缺少一个统计标准。但是他们建构了一套指标体系,做出了一项新经济指数统计分析,认为现在占比大概是30%。但是,这个比重会随着经济发展态势变化而出现相应的波动,新经济发展势头较猛之时,比重稍微就会上升一点,比如说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又有一点回升,煤炭又有一点回升,新经济的比重又稍微往回降了一点,新旧经济之间呈现一种互相起伏的负相关关系。另外,新经济的崛起对就业发挥了很重要的支撑作用。这两年经济下行的压力非常大,但是就业没出现特别大的问题,跟新经济的强劲发展有一定的关系。诸如,以分享经济为代表的网约车在各地的涌现,应当说既服务了社会,也为再就业创造了很大的空间。

  3. 当前中国发展新经济面临的新问题

  由于我们创新驱动发展能力相对较弱,对新经济发展的路径、规律和整体架构等一些问题认识不够深刻。发展新经济主要面对以下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新经济发展方向不清晰。当前新经济继续向前走,往哪一个方向?哪些方向最有前途?这些方面我们认识还比较肤浅,所以在有些政策、有些路径选择上显得有一点犹豫。

  二是新经济发展相关的一些制度供给明显不充分。因为新经济是新生事物,所以如何监管它,如何规制它,政府本身对这个问题缺乏足够的认识,诸如我们政府与对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的监管应用层面还不是得心应手,甚至有些地方还是纸上谈兵。

  三是从管理到治理的理念还没有真正的形成,政府监管的标准化工作也才刚刚起步。公共管理强调的一种整体政府,应当说协调政府构建任务还很漫长。从当前政府监管实际看,现有监管模式已不适应新经济发展的需要。

  四是对于很多新问题的回应、新需求的回应显得有些迟钝。政府在监管中有的时候还比较尴尬、困惑。例如连续两年国务院办公厅委托国家行政学院对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做第三方评估。我们评估后总的感觉,政府放管取得很大进展和很多成效的,社会也比较欢迎。但是问题还是不少,于社会的期待、于市场的期待,政府的改革还有很大的差距。当然也包括对新经济的监管,政府有很多地方也存在不少问题。如政府一些较高级别的领导干部,对有些新经济问题还按照传统的监管方式、传统的法律规章制度去看待,甚至认为是不合法的,而不是站在发展的角度,前进的角度来看待这些问题。所以适应发展新经济,政府监管方式需要创新。

  4. 创新监管方式,助推新经济发展

  我重点谈谈政府监管方面的一些改革。

  一是实现政府监管理念由管理向治理转变。过去我们更多的是强调管理,应当说管理一般是单向的、强制的、刚性的。现在我们更多要强调治理,治理强调的是多元化、网络化、协商共治,这也符合党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讲,监管方式从管理向治理的转变,这是很大的一个历史性的转型。在这个巨大的转型面前,我们很多地方政府可能还不是很适应。

  二是政府对经济的监管还要本着大道至简和弹性监管的原则。监管实践中对有些东西看不准,就不能死抠着传统的教条去监管我们的新经济。这样的话可能会压抑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对一些看不准的,可以有一个容忍期,有“温度”的监管。但是,对有些看得准的问题,如果发现或者问题比较严重时,政府也要积极出手,果断出手,这一点应该很重要。

  三是注重发挥市场中的平台和行业协会作用。从管理到治理需要有很多实现路径,靠什么来实现从管理到治理呢?我们观察发现在新的经济发展中,出现了很多市场中的平台,应该是政府来监管这个平台,这个平台来管个体,在个体和平台的互动中推动形成一种普适性的规制,并逐步上升到国家制度和法律层面。在经济发展实践中,一时看不懂的东西以平台为主,在各方的互动中继续摸索。同时,需要注重发挥行业协会在治理中的作用。这一点过去应当说有一些实践和积累,但是还远远不够,有一些行业协会还需要大幅度提升其治理作用。

  四是创新监管技术手段,打破各类“信息孤岛”。从信息孤岛到大数据,创新政府监管的技术手段符合未来新经济监管趋势。大数据、云计算已经在社会各个方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渗透。有些政府还不是很习惯采用这种方式来进行监管,还使用传统手段,应该说,在这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另外,要继续进行放管服务,简政放权,更好地为市场减少各种各样的、不合理的规章制度,更好的解放生产力。这一点非常重要。

  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