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占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东北振兴

作者:张占斌  时间:2016-10-30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

  在2016新兴经济体智库研讨会演讲

  2016年10月30日

  10月29-30日,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德国国际合作机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办,以“结构性改革释放增长新动力——落实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为主题的第81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暨2016新兴经济体智库年会在海口召开,来自12个国家、27个省市、自治区的300多位专家学者和代表将参与此次论坛。中国改革论坛网全程直播。

  以下为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张占斌演讲:

  大家好,在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创办25年之际,这么多国际友人,中国改革研究同仁,集聚在这里召开中国改革国际论坛,说明中国改革开放正向纵深发展,从大家讨论的话题和议题内容看,中国改革也正处在攻坚阶段。感谢迟福林院长和中改院团队,让我做这次发言,倍加珍惜。我发言围绕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东北振兴谈一点自己的体会。

  为了顶住经济下行的压力,也为了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实现中国经济再平衡,同时,也为世界经济再平衡做出中国的贡献。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重大的战略部署,现在全国各地都在落实和推进这项重大的任务,而且把它列入了“十三五”经济发展的主线。我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供给什么样的东西呢?我觉得可能有三个层面的供给,一个是政策、制度和体制的供给,也就是说,要供给一个好的政策,供给一个好的制度,供给一个好的体制,这是一个层次。第二个层次,要素的供给。鲜活的要素供给,有激励的要素供给,可持续的要素供给。第三个层次,供给好的产品和服务。这既是对企业讲的,也是对政府提出的更高要求。从现在各地推进的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三去一降一补”来看,取得了不少的成绩,但是,也发现了不少的问题。我觉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最本质来讲是体制机制的创新、是深化改革,而且在这里面要做出更大的突破,以更大的决心、更大的勇气做更大的突破才行。

  上个月我参加国务院督查组到东北三省的督查,国务院可能也希望通过这种督查推动地方更好的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振兴东北、为中国经济转型提供动力。从东北的情况来看,现在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有一些经济数据不是很理想,有一些问题具有全国普遍意义,其他省份也同样遇到困难。但是,有一些问题在东北有它一定的特殊性,所以,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看,对东北有特殊的意义。首先,从体制、机制来看,或者是政策体制机制来看,东北要振兴必须有一个好的体制机制、好的政策。党中央国务院最近陆续出台了一些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国家发改委也提供了关于重大项目的支撑。这对东北振兴可能会提供强有力的支持,但是,我们觉得,东北振兴更需要有好的体制和机制,特别是东北的国有企业,一定要在这次新的改革浪潮中走出一片新的天地。我个人希望,东北能够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一个重要实验区,国有企业改革的特区,打一场真正的辽沈战役,重振东北制造业的雄风。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东北出现了一些问题,与东北的民营经济发展滞后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在人民日报上写文章的时候也讲到,东北要振兴需要两个毫不动摇,当然是国有经济发展毫不动摇,民营企业的发展毫不动摇,这里更重要的短板是民营企业的短板,要下大工夫补上才行。我们去督查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些情况和数据,东北作为老工业基地,负担很重,历史包袱很重,有一些企业极度困难,怎么能够通过国家政策的支持,包括尽可能的缩小养老金缺口,完成更多的职工分流安置、创新体制,这是很大的一件事。所以,体制机制的创新,好的政策供给对东北振兴意义十分重大。国家发改委这些大的项目出台以后,对东北会有支撑,但是社会上也有议论。国家发改委发言人也指出,这些项目也不都是国家投资,也需要带动民间投资和社会资本进入。这样的话,东北这个棋才能走得活。

  另外,从要素来看,东北这几年人才出现了外流,人口也出现了外流。所以,怎么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对东北来讲十分重要。我说,要供给鲜活的要素,有激励的要素、可持续的要素,希望东北也在这方面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据我观察三个省都有一些办法,但是,我觉得可能有一些政策力度还不够,还需要继续加强。没有人才、没有高水平的人才,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方面的人才,振兴东北可能会更加困难。

  另外,从东北的资本来看,资本市场、金融体系都不是很健全,不是很活跃。跟广东、深圳相比差距甚远,一些重要的天使基金、风险基金、产业基金等很少,上市公司也少,深圳一个市就有300多家上市公司,东北3个省加在一起可能也不到100家上市公司。资本要素的缺失,今后也要下大工夫进行改变。当然,这也需要国家政策的支持,但是,东北也需要练内功。比如说,怎么能够更好的建设一个让市场接受的环境,一个好的产权市场、一个安全的市场,这对未来振兴意义十分重大。

  第三个方面,供给好的产品、好的服务。这对东北的企业来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计划经济年代,东北的国有企业为国家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应当说,也供给了一些有特点的、有特色的产品。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东北有一些企业慢慢的落后了,排在后面了,产品的供给能力、竞争能力在全国越来越下移,当然,这里不排除有个别企业、少数企业仍然在国内有竞争力,但是多数企业出现了很大的困难。所以,怎么能够使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更有竞争力,瞄着国际水平、瞄着和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进行竞争,这对东北产业、制造业的重新崛起意义十分重大。对政府来讲,如何建设一个诚信政府、法治政府、说话算数的政府,让企业家感到有安全感的市场环境,对东北来讲也是十分重要的。所以,供给好的产品和服务,不仅是企业,政府也具有重大的历史责任,只有在政策、体制、机制方面有好的供给,在鲜活的要素、有激励的要素、可持续的要素上有好的供给,在产品和服务上有好的供给,我相信,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逐渐纵深发展的时代,东北振兴也是可以期待的。

  谢谢大家!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