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中国经济韧性不任性

作者:周其仁  时间:2015-01-13

  提要:当经济的潮水退下,当中的石头就显而易见。现在是客观的力量让中国经济非转不可!我对于中国未来的看法,基调基本还是乐观的,乐观的基础就是中国经济有韧性。不是有钱任性,而是坚韧不拔的韧。

  今年已是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第二次在“易居-沃顿”中国房地产商业精英高级研修班上演讲,在去年,他同样面对着台下的学员们,阐述的是自己的改革逻辑,谈及中国房地产业的现状与未来与改革的程度息息相关。

  在2014年,“新常态”一词变得耳熟能详,中国在告别30多年的快速增长,进入7%-8%的中高速区间,2015年的新年之际,他为沃顿的同学们带来了见面礼,正是对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的解析。在本次演讲中,他高屋建瓴、条理清晰地阐述了当前经济形势的三个要点。

  经济高位下行

  “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从高速变成现在的中高速,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经过调整以后,全年的增长速度是14%以上。但是2014年却不到7.5%,第二经济体的增长速度差不多降一半,是很大的变化,已经有不少企业承受到了下行的压力”,周其仁说道。

  在他看来,除了国内调控、高度依赖银行、货币高速增长等原因,全球整体形势也是导致高位下行的原因之一,中国的经济是高度外向的经济,我们在高速增长的阶段,进出口相当于国内GDP 60%—70%,美国经济如欧债危机一发生,全球总需求一收缩,中国高度的外向型的经济会受影响。

  成本、债务、产能水落石出

  “当经济的潮水退下,当中的石头就显而易见”。通俗而言,只有退潮时才发现水下的石头。周其仁在演讲中,巧妙地把经济中的成本、债务、产能称之为三块石头。

  “成本,正是高速增长时的开支,但是经济速度一下调,成本并不会随之下降,例如,聘用员工后,当销售额下降时,工资却不会立刻调整。当市场好,多花成本没有关系,倘若经济一变脸,成本就会使得企业捉襟见肘”周其仁说道。

  同时,他也补充,债务也是其中一块石头,中国的经济高速跟利用银行杠杆是有关系的,高速的时候就是靠杠杆,如果借钱,利率低于借来钱形成资产的上升率,借钱很合算,谁多借钱谁发展得快,谁的资产总额和净资产增加得快,等到经济下行,很多企业和行业被债务困得动弹不得。产能更是如此,市场速度一变化,产能便产生过剩。

  大转型与平常态

  “为什么要转型,我们呼吁了很多年,却没有实质发生改变,现在是客观的力量让中国经济非转不可!”周其仁对台下的学员强调,“以往的模式确实支撑了中国多年的高速增长,但是2007年之后全世界总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发达国家的总份额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提高了,对外投资与贸易过去的重点是发达国家,如何重新在新型国家市场布局,这正需要转型的”。

  作为大学教授,也作为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以一个资深学者的耐心和敏锐,深入真实的在经济生活中,去寻求事物真实存在的理由和问题的答案。在今年1月正和岛新年家宴在昆明举行的时候,周其仁提出去昆明呈贡新区走走,看是否如美国媒体笔下所写的“鬼城”。

  投资是否也需要转型?投资与回报是否成等比?在他平常考察后发现,建设中的城市,基础设施已经建设好,但缺乏人气,缺少经济活动,基础设施投资长久得不到回报,这也是与“投资”超出了正常值有关系。另外,随着近年来,海外消费的需求日益增加,消费转型与产品改革也是迫在眉睫。

  “中国不光要适应外部的新常态,我们现在要转入一个新常态,叫做平常态”。这正是周其仁对平常态的理解,“全球的变化,传统增长模式无以为继,国内先不说别的了,环境压力就让以前的高增长的模式难以持续,转向平常态,这是一个很大的理解当前的关键”。

  对于未来经济形态,周其仁并没给出确切的答案,他解释道,经济活动并非天体运动,存在趋利避害,具有不确定性,但是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中国经济非常有韧性。

  “我对于中国未来的看法,基调基本还是乐观的,乐观的基础就是中国经济有韧性。”见台下不少学员在窃笑,周其仁会意后表示“不是有钱任性,而是坚韧不拔的韧”。这韧性正是基于中国的人口规模大、市场竞争激烈,另外,取决于体制上有“保证”,较低的社会保障水平使大多数人无法完全依赖财政,只能依靠在市场里谋生。再者,30年的市场化改革在中国孕育了一批敢闯、敢尝试的相对富裕的中产阶级,更有90后群体为首的非谋生型创业也将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新生力量。

  

来源:新浪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