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分享经济的产权界定

  时间:2017-05-17

 

  编者语:

  近年来共享经济繁荣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值得深入研究的新问题,尤其是财产权问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认为,财产的权利安排和资源竞争性有关系,如果用四维空间来讨论,共享经济存在两个重点:一是新技术的产生可以使一些法律与技术都排他的物品转变为法律排他而技术不排他的物品;二是很多法律和技术上不排他的东西,其实是技术上排他的。本文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5月13日上午“2017全球化背景下分享经济的发展与实践高端对话沙龙”的发言整理,稿件未经演讲人审阅。敬请阅读。

  文/周其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分享经济带来很多研究的新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可能跟财产权有一点关系。有一个想法,财产权不再重要,产权经济是过时的看法。为了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我们需要有一些概念引进来。因为财产的权利安排,跟资源竞争性有关系。

  有两个维度来讨论今天这个问题,第一个,私产和公产。一些资源是属于个人的,属于家庭的,属于某个团体的,还有一些对所有人排他,在一个村庄排他,或者国家排他,或者全球排他,这是一个公共财产,这是熟悉的概念。

  还有另外一个概念,不从法律角度不排他,从物品本身做一些区分,因为有一些物品是所谓非共用品,就是大家一起使用,一起使用不影响它的价值就是共用品。

  从法律上把非共用品和共用品放在一起有四个象限:

  第一个我们最熟悉的法律上和技术上都排他的这种物品。比如说我的手机别人不能用,我不用的时候别人也不能用,因为有大量的私人信息在里头。

  第二类物品非常有意思,法律上排他,技术上有可能不排他。我这个车钥匙经常我开车过来,现在我不开车车是空着的,如果别人是用是可以用的,这是我们讨论共享一个可能性,这是象限的内容。

  第三个象限,是法律不排他,技术排他。比如,北京大学的校园。北京大学是国立大学,按道理说中国人都可以看,但是校园有一个容量,如果游客、家长带孩子进去参观,学校的教学、研究秩序就没有办法保证。国立大学门口设立一些障碍,如果校区太多的人查证会延长,这样来减缓大学校园拥堵、拥挤。国立北京大学不让中国人来看,属于技术上排他,有空间容纳的问题,过了临界点就不能进入校区参观。

  第四个,法律与技术都不排他。现在技术起来最崭新的领域,还有维基百科,一部百科大辞典花多少钱,现在只要能上网都可以查,在国内百度百科,无数人贡献,查很多资料有报酬,往里加,所有人都可以分享,法律与技术都不排他。

  我们讨论共享经济财产权问题的时候要做一个区分,有两类排他性。一个基于历史、文化、传统,法律上说是谁的对其它人不排他性的。

  还有一类不考虑排他性,讨论这个物品本身使用和消费上排他或者不排他。

  如果用这个四维空间来讨论,跟共享经济有关的有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放在红色象限很多地方,由于技术发生以后变成第二象限的,这是共享经济的重点。比如讲的这部车,没有车钥匙不能开,法律上是我买的车有一个所有权证。

  人类拥有多了以后,拥有越多时间东西越少,大量的闲置,车辆、自行车、房屋,也研究一个案例很有意思,北上广每家都有一个洗衣机,一个洗衣机占地面积,北上广去量多大的资产,洗衣机很多时候是闲置的。这种资源富裕程度提高,人们拥有的东西越来越多,由于时间有限的,用它的时间越少。

  所以在这里头从第一象限可以转为象限没有清楚的信息技术,别人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不开车,我不开却把它停着的原因是想开的时候可以很方便。

  而这个技术知道什么时候不开,谁需要。另外讲到电子,形成一个信用,别人用这个车跟我一样在乎它,等到会议结束后回到这里。这样不排他来进行交换,是所有共享经济的重点。

  当然这个领域第一象限如何转到第二象限,我们比如梳头发都可以共享的,我不用别人可以用,这个价值太小了,不如每个人都买一把。当然如何第一象限可以走向第二象限,这是分享经济讨论非常热烈的事情。

  第二个重点,我们很多法律和技术上不排他的东西,其实是技术上排他的。比如交通拥堵的问题,无论是滴滴、摩拜,过一个临界点变成一个城市的问题,如果共享太便宜、太方便,共享汽车会增加,自行车会增加,到一定临界点后,不排他的公共道路就会变成第三象限的东西。很多公共政策的讨论、辩论里头就遇到这个麻烦。

  刚才有一位讲到中央的态度很开放,为什么落不下去?城市有具体问题,我们过去逻辑上可以说,如果有共享的汽车就不需要买这么多车,这个逻辑成立吗?但是这个逻辑要经验的检验。

  对于曼哈顿因为政策进行改变,因为某些便利技术上排他,变成北京大学可以一样,北京大学属于全国人民谁都可以来看,这个道理上没有错,谁都来看谁也看不成,变化走不通。

  对原来法律不排他的事情建立一些排他性的措施,不是所有权的,不是北京大学是北大人的北大,做不到。对于一些不是北大设置一些障碍,增加一些麻烦,我们城市交通有一些很多麻烦,城市交通是公共的,为什么交通法规法,什么时候可以走,什么时候可以走,过了一些量点要收费,都是从第四象限往第三象限推。

  共享经济的难点是什么?第一象限发现很多东西共享的时候,导致某些资源从第四象限往第三象限推,这就是法律公共政策的讨论的困难。我们从滴滴打车遇到这个问题了,城市交管系统不愿意进来,很多观念不接受新的事物,这个通过工作解决,还有一些现实的,道路拥堵程度降低城市生活品质,分享经济很少,减少资源。

  但是相应引起另外一个变化,一些原来法律和技术都不排他的东西变成法律不排他、技术上排他。摩拜单车,到了一些时机如果不给它规范停在什么地方,那个确实很方便,投放量非常大,甚至连走路都替代它。从整个城市,从人类的健康生活来看,三步租一个车,一块钱骑很方便生活,摩拜车有一个限制,低于多少步不能骑它。

  因为道路上不排他它,我们白天很堵,晚上很少,我们还有低空的开放,低空送包裹,可以减少路面的拥堵。现在大量讨论第一象限变成第二象限,也有很多令人很多赏心悦目的东西。

  但是这个东西发展越快,就会瓶颈,遇到临界点,原来不排他现在非排他不可。这两个变动放在一起研究共享经济一个重点和难点所在,非常愿意跟各位一起来探讨这些问题怎么解决!谢谢大家!(完)

来源:共享经济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