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臣:农户承包土地林地可以流转的理论依据

  时间:2011-09-13

  农村集体土地林地的流转,既包括所有权的流转,又包括使用权的变动,但根据现行宪法和土地管理法规定,农村集体所有制土地林地的所有权流转,仅限于国家对集体所有土地林地的征收,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单向流转。因此,目前人们所谈的农村土地林地流转,是指使用权在不同经营主体之间的流动和转让,其实质是农村土地林地使用权的市场化,即在农村土地林地所有权属于集体所有的前提下,农民根据自己的意愿转让其所承包的土地林地使用权,从而实现土地林地资源的优化配置。

  在长期的计划经济年代,我国农村的土地林地除国有外,全部属于农户集体,理论上、法律上和实际中的所有权与经营权是“统一”的,不允许分离、流转。粉碎了万恶的“四人帮”,批判并抛弃了照抄照搬前苏联的“一大二公三计划四统配”模式,获得“第二次解放”的理论界找出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的理论,论证了以农户家庭为单位的承包经营责任制并没有触动集体所有权,撕开了“分田单干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等僵硬意识形态的口子,极大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特别是城市放松农民工进城打工,农户承包土地林地逐步出现了流转现象,并呈逐步扩大之势。近几年来,地方政府开始把土地林地流转纳入招商引资政绩中,掀起了一轮农户承包土地林地流转的高潮。

  但是,理论界一些人对农户承包土地林地流转持保留甚至怀疑、反对态度,认为流转与理无据,会动摇农户集体所有制的根基,是搞私有化等。虽然这些意识形态大帽子的吓人唬人整人的威力早已不如前些年,但是实践部门从事土地林地的当事人仍然心有余悸。为此,需要对农户承包土地林地流转的理论依据,进行深入研究。

  我们认为,农户承包土地林地所有权与使用权、处置权分离,是农户承包土地林地得以流转的理论根据。

  一、马克思的“两权分离”理论成为土地林地流转的强大武器

  1980年代初期,我国理论界的改革派一方面面临着农户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急需理论说明的宭态,另一方面面对着照抄照搬前苏联社会主义模式与理论不允许讨论所有权、否则就被无情专政的严酷环境,唯一的出路就是到马克思恩格斯那里找根据。幸运的是,这个理论根据竟然还是被找到了,这就是“两权分离”理论。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深刻地论述了借贷资本、土地资本这几类特殊商品所有权的两重性,即法律上所有权属于货币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经济上所有权属于企业经营者即产业资本家。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一方面某些资本家手里会出现暂时闲置的货币资本,另一方面某些资本家因为资本短缺而存在对资本的需求。如此一来,借贷资本便形成了。借贷资本的特点是所有权资本把财产资本让渡给使用者资本家,在此,借贷资本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发生了分离(两权分离),也就是说,资本的单纯所有权,同它的经济上的所有权分离了。当然,马克思认为这种分离仅仅是产业资本家同货币资本家之间的“表面上的分离”,是资本家阶级内部的分离。马克思还分析了除这种分离以外的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分离,即管理劳动作为一种职能同自有资本或借入资本的所有权相分离。在上述两个层次的分离中,执行职能的资本家和代替职能资本家执行管理的产业经理都是经营者,但是毕竟是两个不同层次的经营者,其经营权的内含具有明显差别,但无论如何,资本的单纯所有权或法律所有权同经营权的分离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马克思还分析了农业领域的土地的两权分离:地主并不直接经营土地而是出租土地得到地租,直接经营的农业资本家得到利润;工业领域资本家追求的是股利,经营资本家追求的是剩余价值。为此,马克思得出结论,由于股份公司的出现和发展“实际执行职能的资本家转化为单纯的经理”;“在股份公司内,职能已同资本所有权相分离”。

  用“两权分离”理论解释农户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即把土地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开,实行以户营为主,联产承包,从而既坚持了生产资料的集体所有制方向,又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村形势发生了历史性转折,农业生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局面,农村面貌发生了根本转变。由此,坚持僵化公有制的理论家们便不得不收起吓唬人打人整人的“棍子”。

  实践中,农户承包使用权越来越多、越来越实在,而集体所有权则越来越少、越来越淡化。对此的理论解释,先有张五常说的“只要有使用权、转让权和收入权,所有权属于谁并不重要。”后有李昌金“淡化所有权,强化使用权”的呼吁。

  我们也看到,有极个别学者不同意用马克思的“两权分离”理论解释我国农村土地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其理由是马克思的“两权分离”理论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情况,不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幸运的是,由于个别学者并没有拿出有力的事实证据和逻辑推理来质疑,更多的学者也都对他们的观点一笑置之,主流意识形态和中央决策层采纳的是马克思的“两权分离”理论适用于我国的意见。

  此后,“两权分离”理论开始向工业领域、商业领域、城市领域等进军,也为工业改革、商业改革、城市改革提供了战无不胜的理论武器。例如全民所有制企业由两权统一走向两权分离,即国家仍拥有企业中国有资产的所有权,企业则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成为市场竞争的主体和独立法人。大家都很快形成共识:实行两权分离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前提。

  后来,有学者指出,这种资本所有权与经营管理权相分离的做法,是明末到清代晋商开办商号或金融业号普遍运用的基本谋略。可叹的是,象这种经济史上的常识,在极左思潮统治、不允许学者自由研究和出声的大环境下,都变成了高深的学问和碰不得的禁区!可幸的是,在这个问题上,“左”的僵化的意识形态不得不退避收敛起来。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