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臣 赵海兰:云南省少数民族地区农户是怎样看待土地林地流转的?

作者:赵俊臣 赵海兰  时间:2011-09-13

  我们课题组在进行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西部民族地区农地林地流转中的问题与解决对策——以云南省为例》过程中,为了解云南省少数民族地区农户土地林地流转的情况,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农户对自家土地林地流转的看法,于2011年1月到3月做了一次抽样问卷调查。问卷调查是在实地观察、农户访问、农村会议座谈的基础上的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调查,旨在让农民在没有旁人干扰与顾虑的情况下,真实回答所提问题的一种调查方法。在调查对象达到一定比例的基础上,其数据经过相关统计软件处理后,可以为研究提供有价值的结论性意义。

  此次调查除了我们研究组成员外,主要从西南林业大学选取14名学生,经培训后,请他们利用2011年春节期间回自己所在的村庄进行。结果选取了云南省少数民族地区的20个县内的56个村、530户农户,共发出问卷530份,收回问卷530份,收回率为100%,其中有效问卷为479份,占问卷总数的90.38%。

  此次问卷调查的新发现有以下几点:

  1. 出租是土地林地流转的主要形式。样本农户以出租方式流转土地林地的占流转总面积的53.07%;转包占35.63%;转让占5.32%;股份合作3.09%;反租倒包等其他方式1.76%;互换1.12%。

  2. 有一部分农户是非自愿流转。样本村调研户在进行土地林地流转时,有70.35%的农户是自己主动去联系土地林地流转转入方的;有20.67%的农户进行土地林地流转时是在乡村干部动员下进行的;跟着别人家决策来对土地林地进行流转,这样的流转途径占到了17.12%;还有的是因为要建设种植基地或养殖场等而需要农户进行土地林地的流转。这部分数量不多,479户农户中只有43户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流转的。

  3. 有少部分流转后改变土地用途。关于土地流转后的用途,有22.96%农户认为是与过去一样的,用于种植经济作物的占41.75%,种植粮食作物占20.05%;有9.19%的土地林地流转后是用于非农业的;有7.72%的农户不清楚自家土地林地流转后的用途。

  4. 有相当比例认为流转后收益减少。农户自我感觉土地林地流转后收益,有20.25%的农户认为流转金与自身的收入是持平的;有10.23%的农户认为土地林地流转金相比自身收入来说,增加得较多;另外30.48%的农户认为有略微的增加;有40.29%的农户认为土地林地流转金与自身收入来讲有所减少,其中20.25%的农户认为减少的较多。

  5. 少数农户表示流转金还没有到手或者到手的是一张欠条。土地林地流转后农户收到流转金的情况,有66.18%的农户表示流转金已经到手;有31.94%的农户只收到了一部分的流转金,这种情况有的是因为村集体扣留了其中的一部分作为村里的公共资金,有的是因为流转年限的问题,受让方先交付部分流转金,待几年后再交剩下的部分。还有极少数农户表示流转金还没有到手或者到手的是一张欠条。

  6. 农户土地流转后到受让企业打工的较少。农户土地林地流转后,有58.25%的人到不同的地方去打工了,其中到城里打工占30.69%;有20.25%的农户去了别处打工;到受让企业打工的比较少,只占到7.31%。少数部分农户在土地林地流转后就不再从事任何工作,主要是年纪偏大,无力耕种。

  7. 流转年限以5—10年为多。已有的流转年限,5年以下的占22.77%;5-10年的占31.73%;10-30年的占12.73%;30-50年的占10.86%;50年以上的占11.06%;按第二轮承包期的占7.31%。

  8. 仍有少数农户签订的是口头协议。在所调查的479户有效农户中,土地林地流转过程中签订口头协议的有126户,占有效样本数的26.30%;签订了书面协议的有362户,占总样本数的75.57%,其中由农户自己拟定的书面协议有172户,占到了签订书面协议户数的47.51%。

  9. 私下自行流转占大头。在进行土地林地流转手续办理时,在村里自己私下里自行流转占总样本农户的45.72%;到村委会所在地由村干部帮助制定书面协议,双方同意之后并签字占到了36.74%;到乡镇及县里去办理土地林地流转手续的情况也还是存在的,只是占很少的比例,只有5.85%。

  10. 中介服务十分薄弱。样本村土地林地流转的中介服务到位率不高。其中获得信息发布、交易办理以及法律服务的都在10%以下,这说明样本村所在点的中介服务组织提供的以上服务较少;评估和公正这两种服务所占的比例是10.86%和14.61%,也都在15%以下。样本村中介服务做的比较好的是介绍,占了样本村中介服务的39.87%。

  现将调查结果分析如下:

  一、样本村基本情况

  样本村的选择,主要考虑如下:一是必须是少数民族地区,判断标准是民族自治州所属区域,或是民族自治县所属区域,或是民族乡,或是多民族聚居区;二是农户的选择,以少数民族为主,结果选出傣族、彝族、苗族、佤族、景颇族、傈僳族、壮族、阿昌族、白族9个少数民族;三是着重选择边境州、市、县、乡,特别是地理位置偏僻,且经济发展多数比较滞后的村庄;四是主要选择土地林地流转较多的少数民族地区,因为土地林地流转较少的地方,调查将很难收集到有效信息。

  各样本村的详细位置见表1-1及图1:

  表1-2

  调研的55个有效样本村、479户有效农户、2132人中,其中少数民族为1251人、占58.68%。调研样本村2010年的户均收入为2.32万元,户年均收入在3万元-5万元之间的有10个样本村;低于1万元的有12个村;家庭年收入在1万元-3万元之间的样本村最多,有33个,占到了样本村总数的60%。人均年收入超过1万元的仅有5村,最高的村为红河州蒙自县草坝镇的葡萄园村,人均年收入达到了1.83万元;其次为红河州开远市羊角乡的红土村,人均年收入为1.71万元;人均年收入最低的是怒江州兰坪县营盘镇的嗦罗寨村,人均年收入仅为800元。由此可见,人均年收入在地域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距。

  表1-3

  从表1-3中可以看出,样本农户所承包的土地林地等面积合计13164.57亩。其中承包林地面积最多,为5301.2亩,占样本农户总承包面积的40.27%。样本农户所承包的林地面积平均每户为11.02亩,一般用于经济林开发或用材林种植等。其次为土地,样本农户承包的土地总面积为4178.29亩,占总承包面积的31.74%。其中样本农户的土地承包面积平均每户是8.72亩,一般是用于经济作物的种植,有的和过去一样,有的种植粮食作物等。其他从大到小承包比例依次为自留山、责任山、水面和草地,比例分别为16.83%、8.96%、1.11%和1.08%,户均承包面积分别为4.63亩、2.46亩、0.31亩和0.30亩。其中草地流转的面积最少,这与草地本身的面积少以及流转后用途比较单一有关。一般草地流转后用于种植动物(如牛、羊等)所需食用的草本植物。

  二、样本村农户土地林地流转现状

  表2-1

  调查的样本农户在土地林地等流转过程中共计流转6088.17亩,平均每户流转面积为12.71亩。在样本农户所有的流转面积中,流转面积最小的仅为0.1亩地,且为出租形式。样本农户以这种出租形式流出的土地林地占样本农户流转土地林地总面积的53.07%,超过了一半,其绝对数为3231.07亩;以转包方式流转出去的土地林地占样本农户流转土地林地的35.63%,仅次于出租,样本农户合计转包土地林地等的面积为2169.5亩;以转让方式流转的土地林地等面积为324亩,占样本农户总流转面积的5.32%;以股份合作形式流转的土地林地等面积为188.3亩,占样本农户流转面积的3.09%;以反租倒包等其他方式产生的流转仅占样本农户流转总数的1.76%。所有流转形式中,流转数量最少的是互换,样本农户中,仅有67.9亩是用该方式流转土地林地的,只占样本农户流转总数的1.12%。

  表2-2

  农户在进行土地林地流转时,有的流转自家的水田,有的是旱地、林地等。从表2-2可以看出,样本村调研户流转面积最多的是林地,合计流转3106.9亩,占样本农户流转总面积的51.03%,流转的林地上一般为松树、桉树、核桃树、橡胶树等。松树可采集松脂,桉树可作为造纸的原材料,这些均可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流转林地最多的是德宏州陇川县拢把镇的邦外村,流转面积达到了981.3亩,他们一般是将自己的责任山进行流转。流转面积排在第二位的是旱地,合计流转面积达到1637.72亩,占流转总面积的26.9%,旱地上一般种植蔬菜、水果等。流转的水田有1032.25亩,占流转总面积的16.96%,水田流转后一般种植粮食作物。流转较少的是草地和水面,分别流转了66亩和109.3亩,仅仅占流转总面积的1.08%和1.79%。草地有的时候是用于种植牛要吃的草,水面一般为自家的鱼塘。流转总面积6088.17亩中还有136亩是属于其他类型流转的,比如荒弃的山林。

  表2-3

  样本村农户在进行了土地林地流转后,土地林地的用途有22.96%是与过去一样的,以往在土地林地上所种植的农作物或者栽种的树木等都没有变化,仅仅是转让给受让方。土地林地流转后有较大部分是用于种植经济作物的,这部分占到了41.75%。受让方有的时候在流转的土地上种植粮食作物,这部分占到了20.05%。这三种情形不会导致土地改变农业用途,土壤的肥力一般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然而有的土地林地流转后从事非农业、养殖业等,这些易改变土地林地的性质。有10.65%的土地林地流转后用于搞养殖业,有的时候经营管理者缺少对耕地的保护意识,流转期满后会致使土地林地难以复耕。还有9.19%的土地林地流转后是用于非农业的,比如说修公路、水渠等基础设施建设。这部分有的就不再复耕了,有的由于土地林地活土层受到严重侵蚀而致使复耕困难。还有7.72%的农户不清楚自家土地林地流转后的用途。有的是自身没有流转土地林地,有的是流转了土地林地后,受让方还没决策要做何用。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