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勇描画中国道路路线图

  时间:2011-01-28

得知周天勇教授正在写作《中国梦与中国道路》一书,本报记者特意赶到中央党校。虽然是数九寒天,但我们之间的对话和讨论很热烈。
  周天勇早年在东北财经大学读投资专业本科,后来并没有经过硕士研究生学习,直接考为东财大汪祥春教授门下的产业经济学专业博士,1994年调到中央党校工作。他的《中国梦和中国道路》的理论依据主要是现代经济学,特别是发展经济学的分析方法。
  在实践中进一步创新和发展社会主义
  中国经济时报:道路选择往往与理论研究的清晰和前瞻有关,有时理论上的误判,在实践中会发生方向性的错误。
  周天勇:对,特别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认识,可能会误导中国未来发展道路的选择。
  中国经济时报:谈到中国道路,首先要说清楚我们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
  周天勇:概括来说,社会主义社会的目的和任务,一是发展生产力,使财富极大丰富;二是财富分配公平,力求共同富裕。过去30年,我们在发展生产力方面成就突出,但是,在公平分配和共同富裕方面,有所不足。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为:(1)理论上,我们过去的认识是打土豪、分田地,均贫富,而对于在一个现代市场经济体制的国家中,如何实现公平和共同富裕的路径、体制、政策等,没有搞清楚;(2)30年前,我国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人民生活和发展的位次在全世界倒数第几,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生产力,一心一意搞建设,谋发展,并且通过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形成带动效应,对于收入分配一定程度上存在着顾此失彼的问题;(3)二元结构转型急迫,资本和财富的集中度很高,我们在调节手段、公共服务、转移支付方面,有时来不及应付,在体制和财富分配体系的建设方面还来不及准备,或者没有准备好。
  因此,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任务,未来30年,除了继续发展生产力和创造财富外,就是要实现公平分配和力求共同富裕。
  中国经济时报:有这样一种看法,认为要实现分配公平和共同富裕,就要回归一大二公的所有体制,并且,重视和强化计划经济。您对此如何评价?
  周天勇:传统社会主义理论定义的社会主义社会有两个重要特征,一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二是计划经济。这里的关键是,计划体制的成本、效率、可行性及其实践上的合理性问题。从20世纪80年代起,世界上实行计划经济体制的国家,除了朝鲜和古巴外,都进行了改革,都往市场经济转型,传统理论中理想的计划经济体制,实际上几乎在全球范围内退出了配置资源的历史舞台。
  中国经济时报:那么,在市场机制为主配置资源的经济体制下,选择什么样的所有制结构,才能实现收入分配公平,并实现共同富裕?
  周天勇:我在所有制结构与收入分配关系理论上的一个发现是:一个国家的经济生活中,如果大企业集中度过高,生产力的资本有机构成较高,即使资产公有,如果没有相应的制度建设和制衡,与大资本的私有经济占主导地位一样,仍然会导致分配不公及两极分化。全民积累越来越多的工商和金融国有资产,在越来越少的从业者支配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在法律上界定合理的公有资产预算、分配和民主监督的制度,这种公有制实际上成了推动两极分化的重要力量。因此,理论上的公有制为主导,并且主导的是国有经济,那么,这种体制在实际运行中的收入分配结果一定会是公平的,这一假说,起码中国目前的实践验证,是不成立的,并且是相反的。
  中国经济时报:未来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应该是什么样?
  周天勇:所有制结构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手段,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社会的目的。我以为,在所有制结构上,国有企业资本应社会化和公开化,私人大企业也逐步鼓励其资本社会化,创业和就业的体制宽松和机会平等,广大人民创业的个体、微型和小资本企业在数量和解决就业方面占主导地位,力求初次分配趋于公平;在分配关系方面,开征合理的所得税和财产税,调节高收入阶层;政府提供日益完善的公共服务,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政府对低收入和经济不发达地区进行转移支付;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在市场配置资源的条件下,在资产和分配关系上,人民创造和初次分配财富,政府主导调节财富的二次和多次分配,在资产上激励广大人民创业,在分配上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的方式调高补低,建立和完善国家福利及社会保障制度。这样的社会主义社会,才能既发展生产力,又迈向共同富裕。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