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中国与世界经济再平衡

——在第80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经济转型与可持续增长”的演讲

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  时间:2015-10-31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

  (2015年10月31日)

  2015年10月31日-11月1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和德国国际合作机构在海口合作召开以“经济转型与可持续发展——共建‘一带一路’中的新兴经济体”为主题的2015’新兴经济体经济政策论坛,中国改革论坛网全程直播。以下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演讲: 

  首先谢谢主办方,尤其是迟福林院长的邀请。中改院24岁,很年轻,但是已经做了那么多的事了。第80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很了不起。

       今天,我围绕中国与世界经济再平衡讲几点看法。

 

  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我们都知道,是世界经济失衡的结果。到今天,尽管那么多年过去了,世界经济还是失衡的。从今天世界范围经济来看,这种不平衡可能还会继续下去。今天也有很多欧洲来的朋友,他们知道,欧洲的福利政策,社会投资过度,基础设施投资不足,这是比较难改变的。美国的经济尽管有点复苏,但还是失衡的。美国的金融业过度发达,制造业发展不足,消费过度,老百姓的积累不足,这也是很难改变的。亚洲日本安倍经济学,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对它抱有很大的期待,但是,到今天为止,大家基本上已经对它非常失望。安培经济学确实很难改变日本的经济情况,很难有大的效益。今天,大家都在讲中国经济的困难。我想经济的困难不仅是中国的经济,也是世界各国的困难,大家都是一样的。从中国本身发展的纵向进行比较,今天的中国困难确实很大,但是从横向世界范围来看,中国比其他的国家状况要好得多。尽管中国解决经济下行的压力很大,但是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增长将继续做出巨大的贡献。

  二、如何达到再平衡。每个国家都在不断的努力,今天我们提“一带一路”,美国在进行TPP。各国都是为了经济的发展。先说美国的TPP。尽管美国政府出面谈判,但是背后是有资本推动的。在整个过程中,TPP谈判一旦没有了动力,马上就会产生新的动力,这主要是因为美国资本在推动。这非常好。但是,我觉得对TPP在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世界经济再平衡能扮演什么角色则需要再观察。TPP是针对亚太地区的,但是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没有进入TPP,这个贸易组织是不完美的,不完善的,也是很难持续的。TPP如果实现了,但它怎么运作下去,需要观察。我自己的看法是,TPP很可能是北美自由贸易区的一个扩大版。北美自由贸易区跟欧盟不一样,欧盟是平等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而在北美自由贸易区,美国是主导,等级化程度很高,无论加拿大还是墨西哥都是高度依赖美国的。TPP也有这种类型的趋向,是要把这些成员国的经济等级化,把经济等级制度化。美国特别强调知识产权。TPP的实施之后,对一些国家比如说日本和新加坡等中等国家的积极作用不会很大。美国控制知识产权创造和原创性,加工业则会流向越南、马来西亚等这些发展中国家。在开始的阶段,这些国家会获得很多利益,但是,获得初期利益以后,怎么能够在这个体制内做到平等的贸易,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尤其是TPP有很多超出了传统自由贸易的规范,涉及到劳工、人权等,这些发展中国家如何应对TPP,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不要太乐观。一旦这些国家对美国形成了结构性的依赖,就很难改变。以美国跟拉丁美洲的经济体为例,经过那么多年,拉丁美洲对美国一直产生经济性的依赖,到今天为止还是改变不了这种现状。我希望TPP不要产生这样的情况。希望真正如一些人所说的那样,朝着自由贸易的方向发展,而不是体制内的经济等级化。

  中国在世界经济再平衡过程中会起到积极的作用。美国在寻找一个它认为更自由化的贸易体系,中国也在做这样的努力。到今天为止,中国还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中国要扮演什么样的责任,不仅是在亚洲的区域责任,而且也是全球责任。现在我们一直讨论新兴经济体,但中国在新兴经济体中的份量很重,像金砖五国,其他四国的经济总量加起来远远小于中国的经济总量。中国的责任,下一步的发展要结合“一带一路”发展新兴市场。下一步,发达国家的增长动力主要靠技术发明、技术创造。同时,发达国家也需要开拓新的市场。我们讲消费社会,发达国家的消费已经是高消费了,未来发展方向不明朗。最广阔的现象是新兴经济体,这方面中国可以做很多。中国提“一带一路”,这是非常及时的。到现在为止,“一带一路”合作倡议表现了中国领导人的政治意志力。要推行下去,我觉得“一带一路”的主体不是政府,应当是企业。只是今天我们各级政府说得多了,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政府要走出去,但实际上不是政府要走出去,而是企业要走出去。中国也面临着一个问题,即“一带一路”主要的目标是什么。我觉得还是为了中国可持续的发展。 中国“一带一路”的巨大动力来自三个方面。

  一是中国的资本过剩。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一个伟大的成就,就是从80年代资本高度短缺的经济体转变成为资本过剩的国家。中国不仅有将近4万亿美金的外汇,而且老百银行存款很多。无论是外汇也好,还是存款,这不是资本,是现金。现在各国都在搞量化宽松,人民币每天都在贬值。所以,我们要把现金转化成资本,我觉得“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二是中国的产能过剩。李克强总理无论访问到哪国都要求产能合作,建议产业合作。

  三是中国的技术。中国的基础设施现在在世界上如果说不是最高,也是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所以,我觉得“一带一路”有客观的经济在推动,不光是政治在推动,无论是中国过剩的资本,还是过剩的产能技术,也都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需要的,并不是中国单方面的想法。老挝、缅甸、柬埔寨等等国家还是很贫穷的。中国说,发展是硬道理;对这些国家来说,发展是更硬的道理。我们现在讲区域安全,我很担心这几年我们讲区域安全讲得过多了。对很多国家来说,不发展实际上是最大的不安全。如果不发展的话,政治稳定、社会稳定都成为问题,不仅是军事上的问题。在推动经济合作方面是中国可以做的。

  总体来说,我觉得现在这个世界,2008年以后经济失衡以来,我们很难回到平衡的状态。我们面临的情况是,一方面,我们要思考如何巩固现有的国际体制,另一方面我们也想怎么改变这个秩序,因为在很多方面,现行体制出现了问题。如果直接改变联合国等体制不可能,因为里面都是既得利益者,那么就要创造新的利益。无论是美国的TPP,还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我觉得都是在创造一种新的利益,只有这些新的利益者成长起来后才能改革老的体系。正如基辛格所说,我们处于世界秩序变动的过程中,如果前面的世界秩序中国没有参加,中国没有任何的创意,那么,现在中国应当积极地参与,担任一个积极的角色。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